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76章:子欲养而亲不在
    ,!

    “能告诉我,掌教是如何猜到黑瞳就是我女儿的吗?”

    大长老面带苦涩,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个不难猜,你身为大长老,却对一个弟子如此上心,这已经是有些不对劲的了,更何况,她都想杀你了,但你竟然甘愿领死。”

    “如果说,你是她授业恩师,倒还勉勉强强,但从她对你的态度来看,她应该不是你的真传弟子,这也就是说,你们两人并非朝夕相处。”

    “倘若没有朝夕相处,自然也就不会有那么深厚的感情了,由此可见,你与她必然有着特殊的关联。而能让你甘愿领死,都要保下她的理由,除了你是她母亲以外,我想不出别的了。”

    楚尘将自己的怀疑,与分析说了出来。

    之后,他又补充道:“起初,我也不能肯定,所以我才会数次尝试,但结果表明,我猜对了,不是吗?”

    “是。”

    大长老无话可说,楚尘说的那些,让她无力反驳。

    在面对黑瞳的这件事情上,她的确有失考虑,也的确太过着急的想要保护黑瞳了。

    “关心则乱,如果不是这件事,或许便没有人能知道黑瞳就是你女儿吧!”

    楚尘叹了口气。

    “掌教,我斗胆求你一件事,求你无论如何,都要给瞳儿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她还年轻!这件事情上,她只是被人利用,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而已。错不在她,在我,是我顾忌大长老的身份,没有早些告诉她事情的真相,才让她对我怨恨颇深。”

    “倘若不是我,或许,瞳儿也不会犯下弥天大祸,掌教,我愿意替瞳儿承受所有责罚,但求掌教能给瞳儿一次机会,咚——”

    大长老说着,忽然双膝跪地,那跪下的声音非常的响。

    见此一幕,楚尘与秋芷岚都被吓了一跳,可更让她二人吃惊的是,大长老跪下且不说,竟还是开始磕头。

    “咚——”

    “咚——”

    “咚——”

    她磕的很用力,才几下,她的脑门就被磕破了皮,血水不停的顺着脑门流了下来,看起来十分的可怜。

    “大长老,你这是何苦呢?”

    秋芷岚准备过去制止,但却被楚尘给拉住了。

    楚尘叹了口气,却是任由大长老继续磕头,并为阻拦。

    “够了。”

    大长老磕了二十多个响头,血水都流了不少,原本还沉默不语的黑瞳,此时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需要你假惺惺替我求情。”

    黑瞳咬着牙,狠狠的瞪着大长老,但眼眸之中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怨恨。

    “大长老,你在兰剑宗已经有些年头了,既然你愿意替你女儿领罚,那位便成全你好了。”

    楚尘起身,一步一步走下台阶,声音异常冰冷的说道:“无规矩不成方圆,尤其是兰剑宗这样的大宗门,今日,我若是对你网开一面,那么它日便由更多的弟子效仿于你。”

    “因此,为了捍卫兰剑宗的规矩,我只能将你……”

    话说到这,楚尘便没再说下去了,他右手一招,凌渊剑忽然出鞘,化作一道剑芒,瞬间刺向大长老的面门。

    大长老察觉到了这一点,却是并没有闪避,静静地等着死亡的降临。

    “黑瞳,你这是做什么?”

    一道身影,忽然冲上前去,双手摊开,护住了身后的大长老。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黑衣女子,也是大长老的女儿黑瞳。

    “你不能杀她,错的是我,要杀杀我便好,为什么要牵连无辜?”

    黑瞳咬牙道。

    “无辜?大长老生下你就已经是犯了宗规了,这点,你应该很清楚!再者,她身为你的母亲,却为对你尽到半分养育之恩,这已经是个没有责任心的母亲了。”

    “更遑论,她还杀死了你的心上人,这样一个无情而又冷血,见不得她人好的贱人,不应该死吗?你赶紧让开,我现在就替你杀了她。为你那死去的秦褚哥哥报仇雪恨。”

    楚尘横眉怒目,杀意滔天,似乎不杀了大长老,便不会罢手一般。

    “她生我的确犯了宗规,但罪不至死,之后的事情那也与宗门无关,如何处置,那也是由我说了算,即便你是掌教至尊,也无权干涉我与她之间的事情吧?”

    黑瞳反驳道。

    “你都说了我是掌教至尊,你是我宗门之中的弟子,她是我宗门之中的长老,我如何没有资格管?哦,我明白了,你是想自己手刃仇人,替你的秦褚哥哥报仇对吗?”

    楚尘冷着脸,如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随即右手一扬,那凌渊剑便飞到了黑瞳的面前,“你若是想自行报仇,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赶紧动手吧!”

    “……”

    黑瞳沉默了,她望着停留在自己面前的凌渊剑,却是没敢伸手去接。

    “动手,杀了她!这不是正是你想做的吗?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动手啊!”

    楚尘突然暴喝道。

    被楚尘这么一吼,黑瞳吓的连忙握住凌渊剑,而后转身狠狠刺向大长老。

    大长老望着黑瞳刺来的一剑,却是一脸欣慰的闭上了眼睛。

    或许是因为磕头的次数太多,大长老的衣袖之中忽然掉出了一个小小的物件,那是一块用木头雕刻而成的人象。

    人象的五官轮廓与黑瞳一摸一样,但人象的表面尤其是脸部,却是十分光滑,能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经常被人抚摸。

    “这是……”

    黑瞳刺出的一剑忽然停了下来。

    她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掉落在地上的木雕,这木雕人像与她一般模样,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你以为大长老这些年过的很安逸,很快乐?”

    看到人象,楚尘语气忽然缓和了不少,他声音平和的道:“这人象已经证明一切,一个明知道自己女儿就在宗门之中,却不能与之相认,只能在想念之中看看自己亲手雕刻的人像,以此来抵消心中的思念之情。”

    “被女儿的无解,那种滋味,我想象不出来,但我相信,那一定非常的痛苦!人都会死,但也都怕死,能为了心中所在乎的人赴死,只能说明,在她心里,你比她的命更为重要。”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黑瞳,大长老是生是死,你自己看着办吧!”

    楚尘将大长老的生死,交于黑瞳处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