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77章:美好的结局
    ,!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

    这已经暗示黑瞳,若是杀了大长老,就等着后悔去吧!

    黑瞳也不是傻子,对于楚尘那么明显的提醒,她如何能不明白。

    “我且问你,我十岁生日发烧那年,晚上偷偷跑来照顾我的人,是不是你?”

    “还有我十五岁,因为资质太差,是不是你将我打晕,带到后山石洞,替我开脉筑基?”

    “十八岁时,我收到的礼物之中,有一枚暴气丹,那是不是你送的?”

    “还有……”

    黑瞳咬着牙,一连问了许多个问题。

    “是,都是我做的。”

    大长老闭着眼睛,眼泪已经顺着眼角滑落了。

    “你既然如此在乎宗门的声誉,为何还要做这些事情?”

    黑瞳怒道。

    “因为……我放不下你。”

    大长老声音有些发颤的道。

    “既然放不下,那为何要抛弃?还有,我父亲是谁?”

    黑瞳又问。

    “当年,我与你一样,被伏龙剑宗的人骗了,但我比你更傻,我将自己的清白都交给了他,并为他生下了一个孩子,那就是你。”

    “那时候,我本应该是伏龙剑宗的下人掌教继承人,但因为这件事情,掌教也就是现在的太上长老,非常失望,她暗中调查,得知我放弃一切都要与之在一起的男人其实一直是在欺骗我的感情。”

    “目的,就是为了从我口中套出关于兰剑宗的机密,可怜我的太傻,被利用了还不自知!一直到后来掌教带着我去窃|听……”

    大长老将当年的往事说了出来,至此,楚尘与秋芷岚方才知道黑瞳的父亲,竟是伏龙剑宗的人。

    “我本想就这么默默的守着你,一直到你长大,但每次见到你,我都抑制不住想要抱紧你……”

    大长老将内心的话儿一次性都给说了出来。

    秋芷岚早已经是哭的稀里哗啦,如楔猫一般,泪珠儿,如不要钱似的,不停地流。

    楚尘心中同样感动不已,倘若父爱如山,那么,母爱就如那汪洋大海一般,浩瀚无垠。

    “妈!”

    听完大长老的叙述,黑瞳眼泪顿时抑制不住的夺眶而出,她将凌渊剑一扔,直接扑到了大长老的怀里。

    “瞳儿!”

    大长老老泪纵横,紧紧抱着自己的女儿。

    “唉呀妈呀,真特么的感人。”

    楚尘揉了揉眼睛。

    准备去抱住哭得很伤心的秋芷岚,结果秋芷岚狠狠瞪了他一眼,并恶语相向的道:“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

    楚尘傻眼了,这尼玛,不带这么玩的吧?

    “世上男人千千万,好男人更是万万千,凭啥就认定我是坏男人了?”

    楚尘不满,但也没有跟秋芷岚计较,毕竟计较那么多,还不如晚上狠狠的鞭打一下秋芷岚来的实在。

    待大长老母女娘哭够了,楚尘这才说道:“你们母女二人都犯了宗规,至于如何处置,岚儿,你来定夺吧!”

    “我?你才是掌教,为什么让我来定夺?”

    秋芷岚听到这话,微微一愣,有些不理解的望向楚尘。

    “这么说,你是想让我将她们母女二人都给处死咯?”

    楚尘反问了一句。

    闻言,秋芷岚柳眉倒竖,厉声道:“你敢!”

    “行行行,你胸大,你说了算,我不敢,我不敢!”

    楚尘故作惊恐的高举双手,做投降之状,并示意秋芷岚赶紧处置大长老与黑瞳。

    “大长老的事情,太上长老也是知道的,既然太上长老都没有处置你,那么,我们更不能处置你了。但黑瞳,你犯下的错太严重了,甚至险些让我兰剑宗遭遇灭宗之灾。”

    秋芷岚稍微沉吟了一会儿,随即便道:“让你继续留在兰剑宗,其余弟子与长老,怕也不服,这样好了,我免去你的核心弟子的身份,同时,让你留在掌教身边伺候,以弥补你所犯下的罪过。”

    “等什么时候,掌教认为你诚心悔过时,再看是否能让你重返宗门吧!”

    秋芷岚说完,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楚尘。

    楚尘倒也没有拒绝,他本不想重罚这可怜的母女二人,现在,秋芷岚这么说,他也就做了个顺水人情,免去了这母女二人的责罚。

    “谢掌教开恩。”

    大长老再次朝楚尘磕了个头。

    “黑瞳甘愿领罚。”

    黑瞳也是跪下磕了个头,至此,这大长老与黑瞳的事情才算彻底解决。

    完事之后,楚尘便让那些长老弟子们该干嘛干嘛去了,至于黑瞳,他则让大长老带回她的居所,严加看管。

    雨夜,震耳欲聋的雷鸣之声不断响起。

    一道道闪电划过夜空,给漆黑一片的黑夜带来了短暂的光明。

    此时,在兰剑宗掌教至尊的寝殿之中。

    “岚儿,今天在大殿上我可是给足你面子了,你打算怎么感谢我?”

    楚尘搂着秋芷岚的纤腰,在其耳边吹着热风。

    一边说着,他的双手还很不老实的在秋芷岚的傲人身躯上不停的探索者。

    “你是掌教至尊,这些都是你应该做的,什么叫给足我面子?”

    秋芷岚想要挣脱,但却被楚尘抱得更紧了。

    “好吧,这是我的分内之事行了吧?那啥,天都黑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就寝了?”

    楚尘说着,陡然拦腰抱起秋芷岚,就往寝殿大床的方向走去。

    “你就寝,拉着我干嘛?”

    秋芷岚俏脸羞红。

    “我还能干嘛?当然是替你解毒啊,别忘了,我可是正人君子!”

    楚尘哈哈一笑,屈指一弹,将寝殿的烛光灭掉。

    ……

    次日,楚尘将长老以及核心弟子、精英弟子都召集到了大殿。并宣布了自己要离开兰剑宗的事情,当然,在离开之前,他让大长老暂代掌教之位,处理兰剑宗的一些事宜。

    “掌教,昨夜下雨,山路难行,要不您等天晴以后再走吧?”

    红菱忽然开口说道。

    “掌教,你昨天才上任,今天就要离开了吗?”

    青蝉似有不舍的道。

    不止是她们两,还有好多女弟子都表现出了依依不舍的模样来。

    这些女弟子有个特点,那就是她们之前都曾进过楚尘的屋子,并且时常偷窥楚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