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19章:手段
    ,!

    “你说对了,我今天就是找死了,你不说是吧?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拿你没辙了吗?”

    楚尘嘿嘿一笑,开始肆无忌惮的撕扯着凤灵衣的衣衫。

    前后不足一分钟,凤灵衣便被脱得只剩下贴身衣物了。

    再拖下去,那就是真正的走光了。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不说,再不说,我就不客气了。”

    楚尘起身,最后威胁了一次。

    凤灵衣呼吸急促,双眸紧闭,却是没有楚尘意料之中的那般慌乱。

    越是这样,楚尘却是有些担心了,这女人明显不吃硬的,刚刚软的他也是试过了,也就是说,这凤灵衣软硬都不吃,这就有些难办了。

    ‘艹,救不了人,我也回不去,既然你不让我好过,那我也让你吃点苦。’

    楚尘把心一横,直接将原本盘坐在蒲团上凤灵衣推倒,而后直接压了上去。

    压上去还不止,他直接吻上了凤灵衣的樱唇,双手更是如侵略自己女人一般的在凤灵衣的身上不停的摸索,揉搓。

    楚尘的举动,让凤灵衣有些淡定不下去了。

    她睁开如要喷火一般的眼眸,狠狠的等着楚尘,似是要将楚尘千刀万剐一般。

    “你瞪我也没用,既然你不让我好过,那好,我就毁了你的清白,让你一辈子都记得我。”

    楚尘撂下狠话,而后用力一扯,直接将凤灵衣胸口处的亵|衣给扯了下来,并放在凤灵衣眼前摇了摇,如在示威一般。

    “你……”

    凤灵衣银牙紧咬,如要吃人。

    楚尘见她还不说出钟璃那小丫头的下落,也顾不得其它了,脱下裤子就打算将她给办了。

    “住手,我说!”

    见楚尘要进行那最后一步了,凤灵衣终于妥协了。

    “在哪里?”

    楚尘问道。

    “右边柱子上有一个紫金葫芦,你将葫芦打开,自然可以见到她。”

    凤灵衣道。

    “当真?”

    楚尘之前就被坑了一次,要不是他提前用透视能力扫了一下,估计就中了陷阱了。

    “当真。”

    凤灵衣咬着牙用愤怒至极的语气回道。

    她之所以这般愤怒,是因为楚尘在与她说话的时候,目光却是盯着她的胸口看,那极具侵虐性眼神,让凤灵衣有些难以承受。

    “好吧,我再信你一次,若是你再敢骗我,嘿嘿,后果你自己知道的。”

    楚尘嘿嘿一笑,起身去将那挂在石柱上的紫金葫芦给取了下来。

    他用透视的能力扫了扫这葫芦,结果发现这葫芦里竟然别有洞天。

    “原来是个宝贝,难怪你刚刚死活不肯告诉我她在这里边。”

    楚尘立即明白了之前凤灵衣为何紧咬牙关,不肯告诉他钟璃的下落了。

    原来,她是怕楚尘见到这宝贝,然后起了贪念。

    不过,凤灵衣的想法是对的,因为楚尘知道这紫金葫芦是宝贝以后,还真就没打算还给凤灵衣了。

    他又不是傻子,他已经对凤灵衣那般了,凤灵衣又怎会饶他性命。

    横竖都是个死,还不如拿了宝贝跑路,再者说了,只要能回到地球,回到华夏,这凤灵衣还能穿梭位面,去地球追杀他不成吗?

    “人可以走,葫芦留下。”

    凤灵衣见楚尘拿着紫金葫芦要走,当即冷声喝了一句。

    “宝贝儿,葫芦可不能留下,这可是你给我的定情信物,这信物啊,我收下了,咱们有缘再见!”

    楚尘回头说道,说完,他便准备走了。

    可这一回头,他却是有些心痒痒了,想着迟早要离开这个世界,他嗖的一下冲向了凤灵衣,之后便是听到凤灵衣愤怒到了极点的怒吼声。

    几分钟后,楚尘大摇大摆的拎着紫金葫芦,离开了宫殿。

    离开宫殿的楚尘利用隐身术,一路狂奔的回到了之前与钟啸佐约定好的会合地点。

    只不过,当他来到山洞外后,却是发现山洞里一个人都没有。

    “我艹,不是这么倒霉吧?怕什么来什么,前脚刚救完孙女,这会儿爷爷就被抓了?”

    楚尘十分蛋疼的想到。

    他与钟啸佐约定好是在这里见面,这会儿钟啸佐不见了,总不可能是他自己离开这里,去救钟璃吧?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被抓了,至于被谁抓,那还用问么?

    这里是天宗的地盘,除了天宗的人抓他,还有谁会抓他?

    “唉,早知如此,我之前就直接问那老家伙回去的办法得了,省得这么麻烦。”

    楚尘眉头紧皱成川,后悔不已的嘀咕着。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听到一些动静,当下,他隐去了身形,不一会儿,就见到两名脚踏飞剑的天宗弟子从树林之中快速飞了出来。

    “咦,奇了怪了,我刚刚明明听到这边有动静,怎么会没人呢?”

    一名天宗弟子犯起了嘀咕。

    “会不会是你听错了?”

    另一名天宗弟子道。

    “嗖——”

    两名天宗弟子正说着话,忽然一阵破风之声响起。

    紧接着,其中一名弟子眼前一黑,瞬间被打晕了过去。

    另一名弟子察觉到不对劲,当即趋势飞剑就要逃走,不过,楚尘却是不会给他机会,他施展御空之术,嗖的一下就追了上去。

    “别……别杀我!”

    追上去的楚尘一把抓住了那天宗弟子的脖子。

    那天宗弟子吓得脸色惨白,用支支吾吾的声音哀求楚尘饶他一命。

    “不杀你也可以,说,你们之前抓走的那个老头子在哪里?”

    楚尘冷声问道。

    “被……送到地牢里去了。”

    那天宗弟子不敢隐瞒。

    “地牢在哪?”

    楚尘又问。

    “在……”

    等那天宗弟子说完,楚尘便松手了,还不等那天宗弟子逃走,楚尘一个手刀,直接将他砍晕了过去。

    此时已是深夜,若是如钟啸佐所说,明天就是他们返回地球华夏的最后时间了,若是错过了,或许他就真的不能回去了。

    想到此,楚尘不敢逗留,当即往天宗地牢的方向赶了过去。

    ……

    与此同时,在灵云峰,凤灵衣的宫殿之中。

    “混蛋,最好别让我找到你,否则,我定要将你剥皮抽筋,挫骨扬灰。”

    已穿好衣衫的凤灵衣捂着胸口,脸色却是冰冷到了极点。

    一直到现在,她都觉得自己的胸部有些阵阵的刺痛,而造成这一现象的罪魁祸首,那就是楚尘。

    楚尘虽然没有夺走她的处子之身,但除此之外,基本都已经被楚尘给夺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