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20章:老来受辱
    ,!

    “凤师姐,外门弟子杨倩,求见。”

    “凤师姐,外门弟子何婷,求见。”

    正当凤灵衣心恨恨的回忆着楚尘时,大殿外忽然传来两名女弟子的呐喊声。

    凤灵衣柳眉微皱,身影一闪,化作一道深蓝色的流光,咻的一下,便飞到了大殿之外。

    大殿外,两名身穿紫色纱衣的外门弟子单膝跪地,静静地等候着凤灵衣的接见。

    “你们是长老派来我殿院打杂的弟子?”

    凤灵衣眸光清冷,神色冷漠,淡淡的瞟了那两名女弟子一眼,随即问了一句。

    “是的,凤师姐,刘长老让我们过来伺候凤师姐,以后,还请凤师姐多多照顾。”

    名为杨倩的女弟子双手抱拳道。

    “呵,照顾?”

    听到这话,凤灵衣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那两名女弟子听到凤灵衣的冷哼声,脸色顿时大变,从开始的单膝跪地,一下子变成了双膝跪地,她们低着头,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唯恐凤灵衣生气,降她们的罪。

    “刘长老既然派你们过来,那么,自然也告诉过你们我的脾气和这里的规矩吧?”

    凤灵衣淡淡然的道:“以后,多做事,少说话,谨守规矩,若是犯了错,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是,凤师姐。”

    两名女弟子不敢轻视,当即应道。

    “咻——”

    两名女弟子话音刚落,凤灵衣便是化作一道深蓝色的光之巨剑,一下子冲天而起,没入云霄,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两名女弟子不敢抬头,一直到凤灵衣走后几分钟,这才提起勇气抬头看了一眼。

    见凤灵衣已经走了,她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

    楚尘按照之前那名外门弟子所言,一路寻到了天宗的地牢。

    不过,让楚尘感觉有些惊讶的是,天宗的地牢与他想象之中的牢房完全不一样。

    所谓的地牢,压根不是类似于古代的那种牢房,而是一块露天的空地,那空地上有一个方形的阵法,阵法释放出淡淡的荧光,那荧光组成四面坚硬无比的阵法结界,结界之中清晰可见好几名被天宗抓来的‘囚犯’。

    “老头,你是哪个门派的?”

    此时,几个凶神恶煞,面目丑陋的魔宗弟子正围着一名老者,而那老者正是被天宗外门弟子擒获的钟啸佐。

    “各位,老朽无门无派,只是一个无辜的路人,就因为路过天宗的领地,就被他们当成心怀不轨的……”

    钟啸佐先是拱拱手,随即就准备解释一番。

    只不过,他话还未说完,就被人从后面狠狠的踢了一脚。

    钟啸佐猝不及防,一下子单膝跪在了地上,他脸色一变,强忍着怒意,笑着回头说道:“这位朋友,我们似乎并无过节吧?”

    “老东西,谁特么跟你是朋友,我们血狼哥问你话,你老实回答就是了,在这装什么?无意路过天宗领地,这种骗孝子的借口,连天宗的人都不信,我们会信你?”

    一名身穿青衣,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青年冷笑道。

    “老朽所言,句句属实,你们不信就算了。”

    钟啸佐眼眸闪烁,他又不傻,这些人一看就不是正道人士,跟他们讲道理,自然是行不通的。

    可他总不能直接说自己是来天宗,是为了回到地球华夏的吧?

    无奈之余,钟啸佐只给隐忍,尽可能不与这些斜魔歪道的家伙发生冲突。

    “哟呵,老东西脾气还不小呢?”

    听到钟啸佐这么一说,那叫血狼哥的胖子却是露出了一丝戏谑之色。

    他冲两名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两名手下会意,当即冲上前去,一把抓住钟啸佐的双臂,随即将其按在了地上。

    “啪!”

    钟啸佐的脸刚刚贴在地上,一只大脚却是瞬间踩在了他的老脸上。

    “老东西,不管你在外边多牛,既然来了这里,就给我放老实一点。”

    那叫血狼哥的胖子一边说着,一边转动着自己的脚掌。

    “哈哈哈。”

    见到这一幕,同被关押在地牢里的那些人顿时哄笑了起来。

    他们用嘲弄与鄙夷的眼神冷冷的打量着钟啸佐,那感觉,如是在打量着一只被人掐住脖子,呜呜叫饶着的土狗一般。

    感受到那些鄙夷与嘲弄的目光,钟啸佐只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严重践踏。

    他已是年过六旬的老人家了,说句不好听的,半只脚都已经踏进棺材里的人了,竟是在这个年纪,被人这般羞辱。

    霎时间,一股冲天的怒火瞬间吞噬理智,他双手紧握成拳,突然暴吼出声,猛的一发全身之力,竟是一下子摆脱了那些魔教弟子的控制。

    正当他准备出手教训一下那些魔教弟子时,忽然一道黑影瞬间出现在他眼前,还不等他有所反应,一记铁拳已经打在了他的脸上。

    “哇——”

    钟啸佐一声惨叫,身体瞬间被巨力轰飞出去,他一张嘴,一口鲜血夹杂着几颗发黄的牙齿被他给喷了出来。

    “老东西,给你脸了是吗?”

    血狼哥站在钟啸佐之前站立着的位置,眯着眼,冷声哼道。

    “你们若是有种,便直接杀了老朽。”

    钟啸佐从地上爬了起来,因为是在地牢的阵法之中,他体内的真气被压制住了,这也使得他无法动用丹田之中的真气,只能凭借一身力气与这些人拼命。

    然而,方才那名胖子显然是一名修炼过外家横练武功的魔教弟子,他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远远超出钟啸佐十几倍,有他在,钟啸佐毫无半点胜算。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

    血狼哥一脸狞笑道:“不过,我会慢慢折磨你,一直将你折磨致死。”

    “血狼哥,我已经有两年没碰过女人了,这老头虽然年纪大点,但是……”

    就在这时候,一名身材消瘦,明显阳气不足的中年男子忽然满脸讨好之色的小跑到那血狼哥的身边,他一边低声在血狼哥耳边说着话,一边用极其猥琐,明显不怀好意的眼神上下打量着钟啸佐。

    察觉到那中年男子猥琐的目光,钟啸佐只觉得菊花一紧,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