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26章:出乎意料
    ,!

    声音响起的刹那,天边,一道银白色的剑芒陡然飞掠而来。

    下一秒,就见到一名身穿白色长袍,面如冠玉,剑眉星目,气质不俗的中年男子静立在虚空之上,俯视着低着头,如在找寻着什么的凤灵衣。

    “宗主?”

    凤灵衣微微一愣,却是没有一般弟子见到宗主时的那般敬畏。

    反而皱起眉头,有些不愉的问道:“宗主找灵衣有事吗?”

    “无事,只是敲见到你,所以叫住了你而已。”

    天宗宗主淡然一笑,不急不缓的说道:“凤灵衣,你也收到镇守悟剑碑的弟子的传讯了?”

    天宗宗主说着,眼眸之中不由闪过一丝猜疑之色。

    悟剑碑乃是天宗镇宗的宝物之一,并且,每隔十年,才有一名天资卓越的弟子能在悟剑碑前领悟剑道。

    对于悟剑碑,但凡是天宗弟子,都会心生贪欲,毕竟,只要能领悟悟剑碑之中的剑意,便有机会同时凝聚剑心,一旦凝聚剑心,那就是人上人的资质。

    这无疑是一个让人从庸才变成天才的巨大机会。

    甚至于,不少加入天宗的弟子,都是为了这悟剑碑才投靠的天宗。

    “悟剑碑?什么传讯?”

    凤灵衣迷人的大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解的问了一句。

    但她这么说,却出让天宗宗主有些惊讶,同时也有些怀疑了。

    “难道你不是要去灵剑峰?”

    天宗宗主忽然问道。

    “不是。”

    凤灵衣十分果断的摇了摇头,同时面露急切之色的望向远处。

    “你似乎是有什么急事?”

    天宗宗主又问。

    “是,弟子确实有急事,暂且先不跟宗主多说了,告辞。”

    凤灵衣察觉到楚尘已经越跑越远了,当即也不跟宗主多费唇舌,嗖的一下,便追向了楚尘逃窜的方向。

    而楚尘逃窜的方向敲是灵剑峰的方向,见凤灵衣嘴里说着不知道灵剑峰,悟剑碑的事情,却又往那个方向快速赶去,这越发使得天宗宗主对凤灵衣心生猜疑。

    “这凤灵衣自持天资卓越,便目空一切,竟然胆敢在我面前撒谎,看样子,是近几年来我对她太过关照,给的资源太多,以至于让她成长的太过迅速,从而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天宗宗主心中暗暗想到。

    他以为凤灵衣这是奔着悟剑碑去的,因此,心里对凤灵衣产生了一丝怀疑。

    加之凤灵衣刚刚的态度,越发让天宗宗主对凤灵衣有些不喜了。

    “咻——”

    短暂的停留之后,天宗宗主再次化作一道银白色剑芒,咻的一下就飞向了前方不远的一座巨大山峰。

    那山峰正是灵剑峰,而悟剑碑就在灵剑峰的峰顶之上。

    “通道已经开启了,就在我们上方。”

    地底之中,钟啸佐如感应到了什么一般,陡然提醒道。

    “上方?”

    楚尘抬头一看,这上面不是一座山峰吗?

    这若是要攀登山峰的话,遁地术自然是不太好使的了。

    想着凤灵衣这会儿还没追上来,楚尘也不敢耽搁,他一咬牙,拉着钟啸佐爷孙两冒出地面,随即施展出隐身术来,隐去了三人的身形,最后才以御空之术向上飞行。

    “艹,这女人咋就这么阴魂不散呢?”

    楚尘刚飞出二十多米的高度,忽然感觉之前刚刚摆脱的绝世杀机又一次锁定了他。

    毫无疑问,那绝世杀机的主人就是凤灵衣。

    “楚尘哥哥,之前那个漂亮的坏姐姐追过来了,快飞啊,再不飞快点,我们就要被追上了。”

    钟璃眼角余光忽然发现正朝这边飞速赶来的凤灵衣,见到凤灵衣,钟璃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她的脸色因为之前受伤的缘故,本就有些苍白,这会儿见到凤灵衣追过来,却是变得越发惨白了几分。

    “不行,以这个速度,我们肯定会被抓住的。”

    钟啸佐眼眸闪烁,如在思量着什么。

    他有些依依不舍的望了望自己的孙女钟璃,而后对楚尘说道:“楚尘,我孙女就交给你了,替我好生照顾好她。”

    他说着,将自己手指上的储物戒指一把塞进了楚尘的衣服口袋里。

    那举动,似乎是用这储物戒指作为报酬,让楚尘照看好他的孙女钟璃。

    “爷爷,你想做什么?”

    听到自己的爷爷忽然这么说,钟璃顿时感觉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璃儿,以后爷爷不在,你要好生活着。”

    钟啸佐说着,忽然一把甩脱楚尘的手,而后飞向凤灵衣,打算拼死拖住凤灵衣,给楚尘与自己的孙女争取一点时间。

    “咻——”

    然而,钟啸佐刚飞出一段距离,一道银白色的剑芒却是如流光闪电一般,瞬息之间,便洞穿了钟啸佐的身躯。

    钟啸佐本打算拖延一下时间,却不曾想,自己竟是被人给秒杀了。

    他瞪大眼睛,有些不甘的望向那银白色的剑芒,就见那剑芒陡然化作一道中年男子的身影。

    他目光冰冷,高高在上,用一种睥睨众生,俯瞰蝼蚁的眼神望着钟啸佐,就好像他刚刚杀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可有可无的蝼蚁。

    “爷爷!”

    钟璃见到爷爷被杀的这一幕,脸色顿时大变,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竟是一把从楚尘的手中挣脱,随即嗖的一下在山峰的石壁上借力,扑向了自己爷爷钟啸佐的尸体。

    “我艹!”

    钟啸佐去,那是打算拖延时间,因此,楚尘并没有阻拦。

    但钟璃这么冲过去,那无异于是在找死,他有心去拉住钟璃,但他明白,若是自己这时候去追钟璃,那么他也别想活着返回华夏了。

    正当楚尘犹豫着,要不要去救钟璃的时候,之前秒杀了钟啸佐的天宗宗主忽然打出一道剑芒,就要灭杀钟璃。

    楚尘见状,脸色剧变,眼瞅着一个花季少女就要香消玉殒,楚尘还真不忍心见到这一幕。

    他陡然调转方向,就要去救下小丫头钟璃。

    但就在这时候,有人比他还快一步,一个闪身之间,便是将钟璃护在了身后。

    “是她?”

    楚尘有些不敢置信的望向那护住钟璃的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