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27章:逃出生天
    ,!

    那护住钟璃的女子不是别人,竟然是之前还一直在追杀他的凤灵衣。

    凤灵衣若是想杀钟璃,楚尘倒还可以理解,但凤灵衣竟然出手救下了钟璃,这却是让楚尘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了。

    “这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楚尘心中有些疑惑不解。

    凤灵衣救下钟璃,便说明她对钟璃并无恶意。

    虽然如此,但楚尘却不敢保证,她能如对钟璃那般,对自己也无恶意。

    毕竟,他楚尘可是狠狠的轻薄了一把凤灵衣,凤灵衣对他,怕是已经恨之入骨,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了吧?

    想到这里,楚尘不敢逗留,他加快速度,往灵剑峰的峰顶飞跃而去。

    “凤灵衣,你这是何意?”

    天宗宗主见凤灵衣竟然护住了那小女孩,剑眉一拧,怒斥道。

    “宗主,这小女孩是我新收的弟子,方才被歹人所抓,我追过来,就是想救她的。”

    凤灵衣编造理由,保全了钟璃的性命。

    钟璃没敢说话,因为方才天宗宗主的一道剑气,深深的震撼到了她,让她有些不敢言语。

    她此时正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爷爷的遗体,想要去接住爷爷的遗体,却又担心自己也如爷爷一般,被那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一剑斩杀。

    “歹人?”

    听到凤灵衣这么说,天宗宗主心中一惊,忽然意识到自己方才一直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凤灵衣的身上,却是忽略了别的因素。

    当下,他释放出自己的灵识,当灵识释放出来的同时,灵剑峰周围方圆数十里地的一草一木,尽数落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大胆!”

    他突然一声暴喝,随即身影一闪,飞快冲上灵剑峰。

    与此同时,楚尘也感觉到一股比凤灵衣更加可怕的杀机锁定了自己。

    “我r你个仙人板板。”

    楚尘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同时激发潜能,再次提升了飞行的速度。

    好在天宗宗主气机锁定他的时候,他已经无限接近峰顶了,当天宗宗主追上来时,楚尘已经一跃而上,踏上了灵剑峰的峰顶。

    这边楚尘登上灵剑峰,那一边,钟璃见天宗宗主去追楚尘了,当下也顾不得其他,俯身落下,就要去接住自己爷爷的遗体。

    “爷爷,呜呜……”

    钟璃嘤嘤抽泣着,想要去接住自己爷爷的遗体,但她的速度明显追之不上。

    凤灵衣见钟璃哭的伤心,本打算去追杀楚尘的她,却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打消了追杀楚尘的念头,而是俯身放下,拉着钟璃去追钟啸佐即将被摔烂的遗体。

    ……

    楚尘登上峰顶,第一眼就见到十三名身穿白色长山的天宗弟子正围着一块三米来高的石碑。

    那石碑充斥着一股古老而又浩瀚的气息,同时,不时有一股极其不稳定的剑道气息自石碑之中逸散出来。

    而那些天宗弟子们,此时正聚精会神的领悟着那石碑之中逸散出来的剑道气息。

    “艹,通道呢?”

    楚尘环视四周一眼,随即直接傻眼了。

    按照钟啸佐所说,去往华夏的通道就在这峰顶才对,可这峰顶除了一块石碑,就只有那十名天宗弟子而已。

    哪里有钟啸佐所说的通道入口?

    “这下惨了!”

    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正飞快的朝自己逼近,楚尘的心,顿时如坠入深渊一般。

    “不行,这个时候我必须得冷静,不然必死无疑。”

    楚尘压抑着心中的绝望,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通道的入口,就在那石碑之中,你小子还等什么,还不赶紧一头撞进那石碑之中去?”

    这时候,脑海中龙魂的声音如仙音一般的响起。

    “撞石碑?”

    楚尘闻言,微微一愣,但天宗宗主马上就要追上来了,他一咬牙,也顾不得别的,猛地一蹬腿,撒丫子就往石碑的方向狂奔而去。

    “找死!”

    天宗宗主刚登上峰顶,就见楚尘往悟剑碑的方向飞奔而去。

    他右手一扬,一股浩瀚的力量顿时快速抓向楚尘,就在楚尘距离悟剑碑还不足五米距离之时,那股浩瀚的力量已经将他抓住。

    “怎么回事?”

    楚尘感觉自己的身体如被禁锢住了一般,竟是动弹不得。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擅闯我天宗的禁地?”

    天宗宗主一招制住楚尘,随即就打算生擒楚尘,从他口中问出是否有别的同党或者内应之类的存在。

    然而,就在这时候,异变突起,悟剑碑中陡然释放出一股充满无尽烈焰气息的强大剑意。

    那剑意毁天灭地,如要将天地间所有的一切烧成灰烬。

    更可怕的是,那烈阳剑意竟然直接斩向了天宗宗主,这一幕,着实让人有些看不透。

    天宗宗主察觉到悟剑碑中飞出的剑意竟然想要灭杀自己,顿时之间,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晴不定了起来。

    他怎么都想不到,这悟剑碑之中的剑意,为何会为难自己。

    虽是不解,但他也没有等死,而是随后拍出一道自身领悟的剑意,与悟剑碑之中爆射而出的烈阳剑意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两道剑意,代表着两种不同的意境,一个是焚烧天地的烈阳剑意,另一个则是充满肃杀之气的肃杀剑意。

    两道剑意在撞击的那一刻,陡然爆裂开来,巨大的爆炸余波,将此时正在悟剑碑四周顿悟,企图领悟剑意剑心的十名天宗弟子震的吐血。

    那些天宗弟子处于顿悟状态,因此毫无防备可言,突如其来的爆炸余波,直接震裂了他们的五脏六腑,若不是修武之人,且武道境界高深,只怕他们十人已经命丧当场了。

    “好机会!”

    爆炸的余波同时也将楚尘给震飞了出去,不过,他的前方就是悟剑碑。

    他这已飞出去,直接就飞向了悟剑碑。

    在无限接近悟剑碑的同时,楚尘感应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正在拉扯着自己的身躯,如要将自己拉入悟剑碑中一般。

    “终于可以回去了吗?”

    楚尘心中惊喜过望。

    这时候,一道女子的倩影突然飞上灵剑峰,定睛一看,那女子正是凤灵衣。

    凤灵衣眼眸冰冷,正死死的盯着楚尘,当悟剑碑的吸力拉扯住楚尘之时,他已经无法动弹了。

    他的身体,一丝一毫的开始融入悟剑碑中,按照这速度,不出十分钟,他就会被悟剑碑彻底吸收进去。

    “美人老婆,你来晚了,你家亲亲老公马上就要走了,怎么样,是不是很舍不得我?是不是特别的想将我留在你身边?”

    楚尘见自己已经安全了,于是壮着胆子开始调|戏起了凤灵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