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45章:怀疑
    ,!

    楚尘的话,让熊开山面若死灰。

    他的成就,就是靠着一身修为打下来的,若是没有了一身武道境界,那他还混个屁啊。

    “是不是只要我按照你说的做了,你就会饶了我?”

    熊开山脸色惨白无比的道。

    金钱,与势力都是外在的,只有本身的实力才是属于自己的,这一点,熊开山看的很明白。

    倘若他不再强大,即便别的势力不会对付他洪门,他洪门里的那些弟兄们,也会觊觎他的大哥之位。

    “看心情,倘若你这件事情做的漂亮,我心情一好,自然而然的会解开了你的筋脉穴道。”

    楚尘淡淡然的道。

    “好!”

    熊开山咬咬牙,虽说潘家不好得罪,但牵扯到自己的利益,那么,也只能硬着头皮跟潘家为敌了。

    “事成之后,我要怎么联系你?”

    熊开山起身想要离开酒吧,但离开之前,他想问清楚楚尘的联系方式。

    万一他真的跟潘家闹的鱼死网破了,达到了楚尘的要求,最后又找不到楚尘了,那他岂不是亏大了。

    “喏,事成之后,你找她就行了。”

    楚尘眼眸一转,指了指站在远处,不敢靠近,仍旧处于震惊之中的苏红。

    熊开山微微一愣,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眼苏红,随即悻悻的离开了。

    熊开山一走,他的那些个小弟们,也都跟着一瘸一拐的走了。

    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原本还气势汹汹的洪门大哥,便如见了猫的老鼠一般,仓皇离去了。

    熊开山一走,那苏红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主动走到了楚尘的面前。

    “多谢阁下方才出手相救。”

    苏红很是客气的与楚尘道谢。

    “无妨,顺手的事情而已。”

    楚尘笑着摆了摆手。

    苏红见楚尘并不是蛮横不讲理的人,于是让酒吧的吧员拿了一瓶她珍藏了许久的红酒过来。

    “我叫苏红,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苏红开始试探楚尘的底细。

    在江北一带,一些名人,有实力的名门望族,她还是知道的。

    不过,当听到楚尘说出自己的姓名后,苏红却是皱起了眉头。

    “楚尘?江北一带,似乎没有姓楚的势力吧?”

    苏红心中疑惑不解,但却没敢多问。

    只不过,因为楚尘方才与熊开山的一句话,让苏红不得不询问一下楚尘的联系方式。

    “13237……这是我的联系电话,如果熊开山找你,你就给我打电话好了。”

    楚尘笑了笑,也没喝苏红亲自给他倒的酒,起身就离开了酒吧。

    目的已经达到了,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苏红看着神秘不已,又厉害至极的楚尘,眼眸之中不由闪烁着一样的神色,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很清楚,楚尘之所以没有将自己的联系方式给熊开明,而是给了自己,其目的就是为了让熊开明不敢轻易的为难自己。

    楚尘的好心,苏红还是知道的,正因如此,她才越发感激,越发好奇,好奇楚尘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如此厉害。

    要知道,二十岁出头的青年酗子,那都是事业无成,刚从学校甚至于还在学校没有毕业的学生,而楚尘在这个年纪,却是能以一人之力,控制洪门,让洪门大佬为他做事,就这本事,这气魄,已经不是同龄人,甚至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了。

    “楚尘,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看着楚尘的背影消失在酒吧的大门处,苏红不禁喃喃自语了起来。

    ……

    楚尘离开酒吧后,便打车回了酒店。

    折腾了一天,他也有些倦意了,回到酒店,洗漱一番后,便搂着李洺曦做起了日常爱做的事情。

    这一晚,李洺曦注定难以入眠。

    次日上午,易晓云匆匆忙忙的过来敲门,而这个时间,李洺曦已经睡熟了。

    楚尘起身披着睡衣去开的门,易晓云见楚尘就披着一件睡衣,精致的俏脸儿不由红了红,随即便道:“重大消息,洪门大佬熊开山与潘家闹起来了,而且,看样子闹的还挺严重的。”

    “就在昨天晚上……”

    易晓云将洪门与潘家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听到熊开山连夜便开始了,楚尘不由微微点了点头,见楚尘的举动,易晓云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随即问道:“楚尘,熊开山与潘家闹起来,是你策划的吗?”

    “算是吧!”

    楚尘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你怎么做到的?”

    易晓云有些好奇,楚尘虽然厉害,但还不至于能让洪门大哥为他卖命吧?

    “人都有弱点,只要抓住了熊开山的弱点,想要控制住他,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楚尘笑道。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换位思考一下,熊开山的弱点是什么就很清楚了。

    洪门大哥,江北一带最大势力的掌权者,熊开山的地位在江北自是不用多说的。

    如他这样的存在,最怕的无非就是从高位落下,变成普通人。

    而他之所有能有今天,靠的就是他的一身武道修为,没有了一身修为,他也就是个普通人罢了。

    “对了,晓云,你帮我监视一下潘锋,我总觉得这个纨绔有些不太对劲。”

    楚尘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即吩咐了一下易晓云。

    易晓云点点头,但还是忍不酌奇的问了一句,“他哪里不对劲了?”

    “潘家是军人世家,爷爷是将军,父亲是中校,身为军人,自然是有一身正气与傲骨的,正常来说,身为军人家的子孙,父辈乃至于爷爷那一辈,肯定会给晚辈灌输一些军人的思维,比如保家卫国,报效国家之类的。”

    “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潘锋怎么可能会是个纨绔?再者,据我所知,潘老爷子很不喜欢那些倚靠父辈背景,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更奇怪的是,潘家爷孙三人生活在一起,却是从未闹出过矛盾。”

    “倘若潘锋真是个纨绔,那么以潘老爷子的古板思维,怎么可能容忍得了?”

    楚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易晓云听到这里,却是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楚尘心思缜密,想事情,更是连各种细节都考虑到了,这一点,易晓云自愧不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