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66章:同学会
    ,!

    陈虎在心中佩服张彪的演技,殊不知,张彪此时都有种想要打死陈虎的冲动。

    他那哪里是演戏啊,他那是真疼,疼的冷汗直冒的,这还能有假啊?

    “虎子,你是真虎吗?老子这是真的疼,你别废话了,赶紧带我去医院。”

    张彪忍着疼,解释道。

    “去个鸡毛的医院啊,楚尘不拿钱,去医院你有钱缴费吗?”

    陈虎此时还认为张彪是在演戏,因此,跟着与之配合唱着双簧。

    楚尘就站在一边看戏,看了一会儿后,他忽然问道:“你们之前说的同学会是怎么一回事?”

    “同学会关你屁事,就你这穷……就你这废物,还想参加同学会?”

    陈虎本打算嘲讽楚尘是穷逼,可现在的情况,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楚尘比他们有钱。

    “张彪,你的手只是脱臼了,不过时间再拖长一点,或许就真的要废了。”

    见陈虎态度这么恶劣,楚尘没有与之计较,而是与一旁的张彪说道:“我可以帮你接骨,但有一个条件。”

    “说。”

    张彪疼的龇牙咧嘴,就差没躺在地上大喊大叫了。

    “我替你接骨可以,但前提是,你得打烂陈虎嘴里的牙。”

    楚尘露出一抹邪笑。

    “可以,但你必须先替我接骨。”

    张彪想也没想便答应了下来,开玩笑,能不疼,他干嘛要让自己疼。

    再者说了,骨头接好了,打不打陈虎,还是他楚尘能说了算的吗?

    “咔啪——”

    楚尘走近,伸出一只手,随意的抓住张彪的胳膊一拉一推,只听一声关节摩擦的声音响起,随即,张彪就感觉自己的手瞬间不疼了。

    不仅不疼了,还能动了。

    这神乎其技的手段,让张彪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左手胳膊,感觉与之前并无任何不同,就好像刚刚的疼痛,都是假象一半。

    “行了,动手吧!”

    楚尘开口道。

    “动手?动什么手?打陈虎?你小子是煞笔吧?”

    胳膊好了,张彪当即就翻脸了。

    想到刚刚楚尘下手那么黑,他心中就来气,一时火大,他抡起拳头就打算先发制人,将楚尘击倒。

    他自信自己这一拳下去,楚尘肯定能被打的眼冒金星,失去战力。

    不过,他一拳刚刚轰出去,却是被楚尘十分轻松的避开了。

    见楚尘反应这么快,张彪心中有些惊讶,但在网上学过组合拳的他,却是并没有因此而停手,他直接施展出了组合拳,一套组合拳打下去,他判定楚尘肯定得趴在地上求饶。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一套组合拳打完,却是连楚尘的衣角都没碰到。

    “你喜欢打架是吗?”

    楚尘笑了笑,忽然踢出一脚。

    这一脚直接踢在了张彪的肚子上,下一秒,张彪就有种被高速行驶的大货车撞上的错觉,他整个人一下子倒飞了出去,一飞就是七八米远,随即在地上连着翻滚了四五圈,方才停了下来。

    “哇——”

    张彪想要爬起来,但浑身剧痛无比的他,怎么都爬不起来,他刚想说什么,却是哇的一声喷出一口猩红的鲜血来。

    这一幕,将张彪的好哥们,陈虎给吓得够呛。

    他见楚尘竟然变得这么厉害,当即就有了逃走的心思。

    不过,他刚转身,就听楚尘说道:“你只要敢跑,我决定废了你四肢,让你一辈子都只能在床上度日。”

    “楚尘,不,楚哥,老大,亲哥啊!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是我有眼无珠,得罪了你,是我不对,你别跟我这个人渣一般见识啊。我错了,我错了成不,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

    陈虎噗通一声跪在床上,一边磕头,一边求饶。

    “我问你,那个同学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楚尘没有搭理他,而是问出了之前的那个问题。

    之前,陈虎还挺冲,不肯回答,但这会儿,却是连忙回答道:“同学会是幌子,其实不过是我们这一届的同学一起给薛老师过寿而已。”

    “过寿?”

    楚尘有些惊讶,不过听到陈虎说薛老师时,他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一个和蔼可亲的中年教师的面容。

    薛老师给了楚尘很深的印象,因为以前在学校里时,他经常帮助楚尘,那时候楚尘穷,学费都是自己打工挣来的。

    因为知道楚尘的情况,也知道楚尘的环境并不好,所以,薛老师很关照楚尘。

    没事的时候,他便会拉着楚尘一起去食堂吃饭,只要是一起的情况下,他大多不会让楚尘掏钱,这也是为什么楚尘有多余的钱,给孙婷买礼物,买各种零食的主要原因。

    对于这位薛老师,楚尘是由衷的感激,因为在大学期间,这位薛老师不仅是他的老师,更是他在大学时期的一个亲人。

    “薛老师后天就五十了,我们那一届的同学打算给薛老师一个惊喜,所以……”

    陈虎将这次同学会的事情解释了一遍。

    楚尘听完,问清楚了地址以后,便一脚踢在了陈虎的裤裆上。

    陈虎一声惨叫,捂着裤裆,当场就疼晕了过去。

    这不是他装,而是楚尘这一脚踢在了他的要害部位,这一记断子绝孙脚下去,陈虎这辈子都别想有性生活了。

    “后天吗?到时候让谁陪我一起去呢?”

    楚尘没有搭理那躺在地上痛呼的张彪,以及趴在地上痛晕过去的陈虎,他自顾自的上车了。

    上车之后,他就开始寻思着,寻思后天该带谁一起去参加那场同学会。

    如果只是单纯的同学聚会,楚尘自然是不愿意,也不屑于去的,但如果是给薛老师惊喜,那么,楚尘还是挺乐意的。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以前薛老师对他的好,让楚尘记忆犹新,因此,楚尘决定在后天的同学会上,给薛老师送上一份大礼。

    这么想着,他不由调转车头,往市区商业街的方向赶去。

    两天时间,转瞬即逝,就在同学会的当天,楚尘带着精心打扮过的洛雨凝出发了。

    洛雨凝与薛老师其实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但薛老师也曾教过洛雨凝一段时间,因此,带她一起去,其实是最好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