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70章:送的是心意
    ,!

    有一种痛,叫看着都痛。

    看着那如虾米一般蜷缩在地上,一脸惨白,痛苦不已的叫喊着的许华,在场所有人对楚尘的态度和想法都变了。

    “这家伙简直太暴力了,以后说什么都不能得罪他,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一些男同学们心中暗下决心。

    而女同学们则因此而有些害怕楚尘,毕竟,楚尘不要脸不打紧,可他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啊。

    而且打人就算了,还是往最脆弱的地方在打。

    一般人,哪里受得了他这一脚?

    许华虽然年轻,工作环境好,薪资高,但如果变成一个不健全的男人的话,即便他再有潜力,也不会有女同学主动去与之搭讪的。

    毕竟,谁希望自己以后的老公是个太监,是个不能行男女之事的废物?

    “楚尘哥哥,你……好坏啊。”

    洛雨凝看着躺在地上痛苦不已的许华,有些胆怯的低语道。

    “我这么坏,那你还喜欢我吗?”

    楚尘哈哈一笑,忽然伸手抬起洛雨凝的下巴,盯着洛雨凝那迷人的大眼眸问道。

    “喜欢。”

    洛雨凝俏脸瞬间羞红万分,但却是想也没有多想的就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周围一些男生们,无不是瞪大眼珠子,张大嘴,一个个的,都所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楚尘与洛雨凝。

    他们怎么都想不通,楚尘被孙婷甩了以后,竟然会跟洛雨凝这个上一任的校花勾搭在一起。

    要知道,孙婷虽然是校花,但那是在洛雨凝还没转学之前的事情,这也就是说,洛雨凝的颜值是碾压孙婷的,她在的时候,孙婷是没所有资格成为校花的。

    本以为楚尘是被孙婷嫌弃,被甩的穷**丝,这会儿再看,不少却是认为楚尘与孙婷的分手,其实是楚尘的刻意为之,其目的,就是为了摆脱孙婷,与洛雨凝这个白富美在一起。

    “薛老师来了。”

    宴会厅入口的方向,一名衣着朴素的老人走了进来。

    他一出现,顿时便有人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薛老师!”

    听到这话,之前还当众调|戏洛雨凝的楚尘却是忍不住看了过去。

    当见到那熟悉的,但却比印象之中苍老了许多的薛老师后,楚尘心中不由有些激动。

    “抱歉啊,因为临时有事,所以来晚了。”

    薛老师面容慈祥,见众人看向自己,便笑着解释了一下。

    “没事的,只要您能来,比什么都好了。”

    一名女同学很是嘴甜的回道。

    “咦,许华这是怎么了?肚子疼吗?”

    薛老师走近,听到那许华的痛苦叫喊声,于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保安,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将这为客人送到附近的小诊所去?”

    楚尘闻言,赶紧向两名保安使了个眼色,那两名保安会意,当即上前去将许华拖着往宴会厅外走去。

    “这……”

    薛老师有些傻眼了,他刚来,还没搞清楚这是什么情况。

    不过听到楚尘的声音之后,他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了楚尘。

    “楚尘,你变的跟以前不一样了啊!”

    薛老师目光有些唏嘘的看着楚尘,对于楚尘,他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之前许华给他的同学会的学生名单之中并没有楚尘,为此,他还让许华联系过楚尘,不过许华却是以联系不上为由给敷衍了。

    这会儿见到楚尘,薛老师还是有些意外的,与他印象中的那个老实巴交的楚尘相比,眼前的楚尘变得有些浮夸,有些张狂,但那眼神却是充满了一股强烈的自信。

    自信的男人,才有魅力。

    见楚尘变化这么大,薛老师还是由衷的替楚尘而感到高兴的。

    “薛老师,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楚尘微低着头,态度与之前的嚣张霸道截然不同。

    周围那些学生见楚尘的态度一下子转变的这么大,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哈哈,老样子,就是身子骨没以前好使了。”

    薛老师很是高兴的笑了起来,旋即有些唏嘘的道。

    “薛老师,您这是缺乏锻炼,多走动走动,身子骨自然棒棒的。”

    楚尘嘿嘿笑道。

    “你小子怎么变得有些油嘴滑舌了,唉,这社会当真是个大染缸,以前你还是听老实巴交的一孩子,进入社会以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我差点没认出你来。”

    薛老师在楚尘头上拍了一下,笑着感叹道。

    “哪有,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对了,薛老师,今天是你五十大寿,我特意给你准备了一件小礼物。”

    楚尘说着,如献宝一样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玉观音。

    这玉观音玉质极好,一看就不便宜。

    那薛老师见到楚尘手上的玉观音以后,顿时变脸,连忙说道:“你的心意我收到了,但这礼物我不能收,太贵重了。”

    “老师,你这是在埋汰我啊!”

    楚尘闻言,却是一脸尴尬的道:“这玉是假的,真的要一千万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穷,不过啊,玉虽然是假的,但心意是真的,薛老师,您若是不嫌弃,以后啊,就把这玉戴在脖子上,这样,也不枉费我的一片心意。”

    “你小子,送假货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当真是有些不要脸了啊。”

    薛老师被楚尘的话给逗乐了。

    他笑着接过玉佩,随即当着楚尘的面,戴在了脖子上。

    正如楚尘所言,玉虽是假的,但心意却是真的。

    他本就不是嫌贫爱富之人,再加上楚尘是他在大学时期印象最深,也最看好的学生,楚尘送的礼,即便不值钱,他也不会拒绝。

    不过,说来也怪,当戴上楚尘送的假玉以后,他忽然感觉身体一下子变得暖洋洋的,一下风湿的小毛病,这会儿也不疼了。

    他没想太多,不过,在场的同届校友之中,却是不乏一些有见识的人才。

    虽然大多不识货,但识货的一眼便看出,楚尘送给薛老师的玉是真品。

    “楚尘这小子真是财大气粗啊!”

    一名看出玉是真品的校友轻声低语道。

    “什么财大气粗,刚他自己不是说了吗,那是假玉。”

    在其旁边的一名同学鄙夷道:“不过,这楚尘不要脸却是真的,送假玉还送的这么郑重,这么理直气壮。”

    “你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他在不要脸,也不至于这么煞笔吧?你见过送假货还如他这般像是在献宝一样的吗?他说是假的,你还真当是假的吗?他说他穷,你也真当他穷?”

    “我告诉你,楚尘这小子肯定是发大财了,刚刚那玉是真的,其价值,至少得上千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