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02章:谈判筹码
    ,!

    王可儿这小姨子闹了笑话,自个跑了,却是让楚尘坐在沙发上,有些哭笑不得了。

    她方才说的扬国威,是收拾这些日国小妞们。

    这收拾,不是在床上,而是用拳头,用武力。

    可王可儿却是以为楚尘所谓的扬国威,是要上了这几个女人。

    想到这里,楚尘不由仔细打量了一下北泽川子以及她带来的四个忍界高手。

    这么一打量,楚尘顿时连半点兴趣都没有了,开玩笑,这些女人,跟自己的女人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天壤云泥啊!

    虽说她们长得也算是漂亮水灵,但总体而言,他们的姿色充其量也就是中上游的级别,与他自己的那些,女神级别的女人们相比,简直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毫无任何可比性可言。

    北泽川子的脸此时时而青时而红,用阴晴不定来形容她此时的脸色,那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这帮混蛋,贱人!打人不打脸的这个道理都不懂吗?长得漂亮了不起啊?身材好,胸大,了不起啊?”

    北泽川子心中破口大骂,但却又有些底气不足。

    她从未想到过,自己这躺远赴江宁,竟然会遭遇如此奇耻大辱。

    “咳咳,那个谁,你要是没别的事情,赶紧走吧,这里不欢迎你。”

    楚尘见北泽川子被欺负的也够可怜的,挥了挥手,示意她们可以走人了。

    “楚尘先生,我们可以走,但是,你还没有将我们的东西还给我。”

    北泽川子咬着牙,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变得不是那么的充满恶意。

    “你刚刚就说了我拿了你的东西,但是,你又不说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哪知道你说的是啥?”

    楚尘翻了个白眼,他是真不明白北泽川子说的是什么。

    “神隐披风,难道楚尘先生忘记了吗?”

    北泽川子怕楚尘记不起来,还咬着牙,特意站起身,比划了一下当时她披着披风之时的动作。

    见北泽川子做出那么令人羞耻的动作来,楚尘的那些个女人们,顿时面色绯红,有些不好意思看下去。

    “哦,你说的是那个披风啊?”

    北泽川子的这个动作太过奇葩,因此,楚尘很快就记起当初第一次在楚州见到北泽川子时,与之交手的画面。

    这小妞仰仗一件可以隐去身形的披风,在自己面前秀了一把魔术,要不是他楚尘有特殊的透视能力,险些就被她给蒙混过关了。

    “对,就是那个,楚尘先生,您记起来了吗?”

    见楚尘有印象,北泽川子顿时面露喜色。

    “有印象,不过,我好像忘记我扔哪里去了。”

    楚尘没有撒谎,那神隐披风,他的确记得是被他拿走了,但后面扔哪里去了,他就真不记得了。

    就在这时候,站在众女最后放的易小玉,神色微微变了变。

    “忘记了?”

    听到这话,刚刚还心生喜悦的北泽川子,脸色由一次的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

    她咬着牙,看似有些委屈不已的冲楚尘说道:“楚尘先生,实不相瞒,这披风对我而言,意义重大,如果不能将披风带回日国,我可能性命不保,还望楚尘先生可以加把力,好好想想将那披风扔到哪里去了。”

    “这样啊,好吧,我会仔细想想的,如果记起来了,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楚尘点了点头,这披风对他而言,没有任何价值,如果真想起来,他还真会还给北泽川子。

    毕竟,这北泽川子跟他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必让她因为一件披风而丢了性命呢?

    “楚尘先生,如果您能归还神隐披风,那么,作为报答,我可以将楚州的地盘让出来。”

    为了彰显自己的诚意,北泽川子道出了自己的筹码。

    这是她用来交换神隐披风的筹码,她认为,这筹码已经足够彰显出自己的诚意了。

    不过,她这样一说,还没有想到这个点子上的李洺曦却是动心思了。

    “北泽川子小姐,看样子,这神隐披风对你而言,并不是特别重要啊?”

    李洺曦芳唇轻启道。

    她目光有些玩味的盯着被北泽川子,似乎是在暗示她一样。

    北泽川子闻言,眼眸中不由闪过一丝担忧,她故作疑惑的道:“李洺曦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楚州是什么东西,你我们都明白,与楚州相比,我觉得,港岛才是你现在能拿出来的,最大的‘诚意’吧!”

    李洺曦的话,如一柄重锤,狠狠的捶打在了北泽川子的心头。

    她最怕的就是这种事情,可偏偏这种狮子大开口的事情就发生了。

    她眼神有些闪烁的瞟了眼楚尘,见楚尘对楚州,对港岛的地盘并不怎么上心后,她猛的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

    “我真傻,为什么要当着李洺曦的面谈及这件事情呢?要是单独跟楚尘说,或许……”

    北泽川子心中后悔不已,但事已至此,她后悔也是无用。

    “怎么样,北泽川子小姐?”

    李洺曦追问了一句。

    “这……”

    北泽川子犹豫不决。

    港岛的地盘,意义重大,从港岛那一块,她所处的势力可以收获很大的利益。

    如果让出地盘,那造成的损失,就是不可估量的。

    这种事情,她没有权利答应,她犹豫了一会儿,随即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情,我一个人做不了主,我需要打电话请示一下,劳烦给我一点时间。”

    北泽川子说着,当着楚尘等人的面,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长途手机号码。

    “嗨,了解。”

    两分钟吧,北泽川子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她起身冲楚尘等人鞠了一躬,随即郑重道:“港岛的地盘,我们是不可能让出来的,楚州市那边,已经是我们最大的筹码了!”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北泽川子小姐,你可以请回了。”

    见北泽川子拒绝,楚尘直接下逐客令。

    他虽然不在意什么港岛的地盘又或者楚州的地盘,但既然李洺曦在意,那么,作为她李洺曦的男人,他自然是帮着自己的女人抢地盘的了。

    “楚尘先生,您真不打算归还神隐披风吗?”

    北泽川子皱眉问道。

    “你说呢?”

    楚尘不答反问。

    “好的,您的态度,川子已经明白了,我们后会‘有期’!”

    北泽川子脸色逐渐变得冰冷,她起身告辞。

    但说到后会有期之时,她的语气明显加重了几分,其言语之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