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11章:演戏
    ,!

    一旁,玄雷剑宗的掌教至尊凤九目光闪烁,似乎是在怀疑什么。

    另一边,楚尘挟持云狂,与兰剑宗等人一同返回山上,有云狂在手,天音剑宗、伏龙剑宗以及玄雷剑宗的人,均不敢轻举妄动。

    当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回到宗门大殿之中时,楚尘接下来的举动,却是让秋芷岚以及诸位长老们面色大变。

    “掌教,不可……”

    大长老惊道,就要上前去将那被楚尘放开的云狂抓住。

    “大长老,不可对云狂兄无礼。”

    大长老还未有所动作,却是被楚尘给呵斥住了。

    随着楚尘的言语,大长老发现那天音剑宗的云狂宗主并没有在摆脱‘挟持’之后,就趁机逃走。

    他站在原地,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眼面色惨白,但却一脸担忧之态的搀扶着楚尘的秋芷岚。

    “唉!”

    微微叹了口气后,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瓷瓶,随即扔给秋芷岚道:“这里边有两枚疗伤丹药,赶紧服下,稳住伤势。”

    “云狂,你……”

    秋芷岚目光有些惊疑不定的望着云狂,不知道为何他会如此帮助自己与楚尘。

    “其实,云狂兄人不错,方才你们所见的,不过是我们两人合伙演的一出戏而已。”

    见秋芷岚有些不太相信云狂,楚尘笑着解释了一下。

    “演戏?”

    听到楚尘这么说,大殿之中的众人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演戏还打的那么激烈,还伤的这么严重,这怕是假戏真做了吧?

    这么想着,兰剑宗不少的长老们,以及在场的弟子们,都有怀疑的眼神望着云狂。

    云狂神色自若,但心底却已经有些发虚了。

    楚尘抢了他的女神,他借着这次的机会,报复了他一下而已,这并不算太过分吧?

    察觉到个别几名弟子略显有些愤怒与敌意的眼神,云狂吞了吞口水,解释道:“戏不做足的话,如何能瞒得过那个女人?”

    他口中的那个女人,自然是指孙婷了。

    当下,他又将他之所以与伏龙剑宗联手,一同对付兰剑宗的缘由说了出来。

    得知云狂并不想掺和进来,只是被孙婷逼迫,才加入他们的阵营之时,之前那些充满敌意的眼神,这才消失了。

    “云狂兄,这次多亏有你帮忙,不然我兰剑宗怕是难逃此劫。”

    秋芷岚感激道。

    “伏龙剑宗与玄雷剑宗关系一直不错,若你兰剑宗被灭,唇亡齿寒,我玄雷剑宗也难独善其身,我帮你,也是在帮我自己。”

    云狂含笑道。

    “云狂兄,大恩不言谢,它日有用得上的地方,尽管开口!”

    楚尘也道了声谢。

    “一定,一定!”

    云狂微微点头。

    “大长老,云狂兄这几日可能会在我兰剑宗上暂住几日,你且给他安排一下居所。”

    楚尘吩咐道。

    “是,掌教。”

    大长老躬身点头,随即带着云狂离开了大殿。

    云狂走后,楚尘叮嘱秋芷岚好生修养,而他自己,则打算继续去将那诛仙阵给完善起来。

    时间已经不多了,完善诛仙阵,是眼下的重中之重,也唯有诛仙阵,才能抵御孙婷等人的攻击。

    “楚尘,这是云狂兄刚刚送的丹药,你赶紧服下吧!”

    秋芷岚将云狂方才扔过来的瓷瓶塞到楚尘手中,但楚尘却是摇头拒绝。

    “岚儿,这丹药于我无用,你自己留着吧c了,时间紧迫,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你好生休息。”

    语毕,楚尘嗖的一声,冲出了大殿,继续去完成他那未完成的工作了。

    日落西山,残阳如血。

    伏龙剑宗等人,依旧在山门下虎视眈眈,而楚尘则拖着重伤之躯,不停的忙碌着诛仙阵的事宜。

    当残月高悬,夜幕降临之时,楚尘的诛仙阵已经接近尾声了。

    只需再有两个小时左右,他便可以完成诛仙阵,抵御伏龙剑宗的攻势。

    可偏偏就在这紧要关头,伏龙剑宗的孙婷与传功长老二人潜伏上山了。

    孙婷的突然到来,是楚尘所料不及的。

    但出乎意料的是,有人主动出手,将孙婷与伏龙剑宗的传功长老给拦了下来。

    “小女娃儿,不想死的,赶紧说出云狂宗主的所在。”

    看着拦在她二人面前的,可爱俏皮的少女,传功长老面色阴狠,沉声质问道。

    “云狂宗主是谁?我不认识,还有,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应该是小偷吧?”

    一身时尚打扮,看似稚气未脱,但却十分成熟的少女孟紫嫣双手抱胸,笑吟吟的打量着传功长老以及孙婷二人。

    面对伏龙剑宗的高手,她没有表露出一丝的畏惧之意,相反的,她还展露出了一丝的高人的风度。

    “小偷?哼,不知死活!”

    传功长老眼眸微眯,一缕寒光自他眼眸深处一闪而逝。

    说话之余,他挥手便拍出一掌,要取孟紫嫣的性命。

    不过,他刚抬手,一掌非但没有拍向孟紫嫣,相反的,倒是拍向了近在咫尺的孙婷。

    孙婷毫无防备,当即就被传功长老一掌拍中了背部,她身体一趔趄,转身一挥衣袖,直接将传功长老扇飞了出去。

    “你疯了?”

    孙婷怒斥道。

    若非她境界高,真元之气雄浑,刚刚那一掌,她可能就被拍死了。

    想到传功长老这家伙竟然趁机对自己进行偷袭,她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噗——”

    传功长老被孙婷扇飞,他喷出一口老血,脸色顿时苍白无比。

    他身子一沉,稳住身形,随即有些木讷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一脸迷惑不已的道:“掌教,我不是有心的,只是刚刚我……我好像控制不了我自己。”

    “控制不了自己?”

    孙婷目光闪烁,有些不太相信,这种鬼话,傻子才信。

    不过,当她想到了某种可能性时,她却是转而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孟紫嫣。

    这个看起来年纪才十五六岁的少女,竟然敢只身一人,拦住自己与传功长老两名高手,这其中,定然有什么猫腻。

    “看你衣着,你应该不是兰剑宗的人吧?说,你是何人?”

    孙婷目光一冷,厉声喝道。

    “我是你惹不起的人,识相的,赶紧滚下山去,否则,我不介意在这里弄死你们两个。”

    孟紫嫣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残酷至极的冰冷。

    这般冰冷的脸色出现在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的脸上,却是感觉有些诡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