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35章:晦气
    ,!

    次日正午时分,一直都没有音讯的李洺曦突然打来电话。

    电话里,她语气有些小小的激动,并提出让楚尘去找她的意思。

    楚尘寻思着别墅这边也没有啥事情,便答应了下来。

    当天下午,楚尘就搭乘飞机,直奔李洺曦所在的港岛。

    按照正常情况,下午五点左右,就能抵达港岛,可偏偏楚尘运气不太好,因为某些原因,导致飞机不得不暂时在h市紧急降落。

    并且,最好的一班前往港岛的飞机,还是在第二天的凌晨四点左右。

    迫于无奈,楚尘只得在h市逗留一晚。

    “先生,这是您的房卡,请保管好随身物品,祝您……”

    在前台办理完入住手续后,楚尘直奔电梯口。

    但就在此时,迎面走来两人,其中一人三十岁出头,戴着名表,一身名牌,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另一人则是一名十七岁八岁的年轻女子。

    这女子打扮的有些性|感,面上画着精致的淡妆,其姿色,大概有中等偏上。

    一般来说,楚尘是不会留意这种事情的,但这两人出现以后,楚尘却是感应到一股特殊的能量波动。

    那波动,不像是精神力,也不像是武道真气,而是一种楚尘从未接触过的力量。

    出于好奇,楚尘用精神力以及魂识,同时去感应那两人的特殊之处。

    当魂识覆盖在他二人身上之后,楚尘脑海中陡然呈现出一副令他倍感奇怪的画面。

    画面中,那男人的身上覆盖着一层青色的气流,而那女子身上则覆盖着一团火焰,那火焰熊熊燃烧着,将那女子的身影全部吞噬其中。

    楚尘定睛一看,那女人和那男人身上什么都没有,但用魂识去观察,却是看到了这样的一幅景象,这不免让楚尘感觉有些惊奇不已。

    “唐风,你有没有一种被人窥视着的感觉?”

    那青年女子嘴角噙着一丝媚笑,但却是压低声音,用只有那中年男子能听到的声音询问了一句。

    听到年轻女子的话语,那中年男子微微蹙眉,同样压低声音道:“没有,是不是你昨晚没休息好,所以……”

    中年男子话未说完,但意思很明确。

    “好吧,可能是我的错觉吧!”

    年轻女子道。

    说完,她目光悄然扫视了酒店一楼大堂一圈,一直到她的目光,聚集到楚尘的身上,方才停了下来。

    二人相隔大概有十余米左右,楚尘用疑惑的目光盯着她,她也用诧异的目光盯着楚尘。

    两人对视了片刻,谁也没有主动避开对方的目光,一直到那中年男子轻咳一声,那年轻女子方才如梦初醒一般的转身,与那中年男子同时离开酒店。

    “唉,小小年纪,怎么就干上了这么个行业呢?当真是可惜了!”

    良久,楚尘低声一叹,只觉得那年轻女子是风|尘女。

    没想太多,楚尘走进电梯,刚摁响他住房所在的楼层,忽然就发现一群身穿黑衣的保镖神色慌乱的朝电梯里挤了进来。

    因为人数较多,楚尘被挤到了电梯的角落。

    电梯里的气氛有些死寂,那些保镖们都没有说话,同时,楚尘还发现他们的脸色有些凝重,似乎遇到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叮——”

    电梯门打开,保镖们一窝蜂的冲了出去,这时楚尘才发现,这些家伙竟然跟自己一个楼层。

    “老板……已经没气了!”

    在楚尘路过一间套房时,忽然听到房间里传来一名保镖,略显无奈的声音。

    楚尘好奇,一边用房卡开门,一边用透视能力扫视着那房间里的情况。

    借助透视眼,楚尘发现方才的那些保镖们正聚在那套房的卧室之中,他们的目光,都盯着卧室大床之上,躺着的一名五十岁左右的老男人的身上。

    那老男人穿着浴袍,仰躺在床尾,头部都险些掉到了地上,他双眸瞪得滚圆,目光涣散无光,显然已经死掉了。

    而他的致命伤,则是他脖子上的一道非常细的划痕,透过伤口,楚尘猜测这家伙肯定是被人用类似于钢丝一样的东西给活活勒死的。

    “倒霉。”

    楚尘收回目光,微微皱了皱眉头。

    刚住进来,斜对面的房间就死了一人,这也太晦气了点。

    反正这事情跟自己也没关系,楚尘也没多想,回房间后,便在浴室里抛弃了热水澡来。

    正当他拿起手机,准备跟李洺曦解释一下时,一阵敲门声忽然响起。

    敲门声的频率间隔很短,甚至于给人一种急促之感,听到那急促的敲门声,楚尘的心情都变得有些压抑了起来。

    他眯着眼,透过透视的能力,发现敲门的人,正是之前与他搭乘同一部电梯的那些保镖们之中的两个人。

    楚尘心念一动,精神力直接将房门打开。

    “咦?”

    两名保镖惊讶于房间突然自动打开,好奇的看了看房门后,却发现房门后也没人。

    “谁给开的门?”

    两名保镖像是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眸之中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眼神。

    二人进入房间,刚走到客厅,便听到浴室里传来一道青年男子的声音。

    “有事吗?”

    楚尘左手手指轻轻敲击着浴缸的边缘处,有节奏的咚咚声,让他那原本有些压抑的心情稍稍好转了一些。

    “抱歉,我们是来做调查的,请问十分钟之前,您在做什么?”

    一名保镖毫不客气的闯进楚尘的浴室,面色有些冷酷的问道。

    “十分钟前?走路。”

    楚尘想了想,很老实的回答了一句。

    “这位先生,请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不是跟你闹着玩,请问你,十分钟前,你到底在做什么?”

    另一名保镖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的问道。

    “我也没开玩笑,十分钟前,我的确是是在走路,那时候我刚下飞机,不是在走路,难道是在睡觉啊?”

    楚尘笑道。

    说着,他从浴缸之中站起身来,伸手去拿放挂在衣架上的浴袍。

    在楚尘起身的同时,那两名保镖的目光忽然下意识的瞟了一眼楚尘的裤裆,当见到那令他们感觉到无比自卑的部位后,两个保镖心中同时暗道了一声,“我艹!”

    此时此刻,他两深刻体会到,什么叫人比人,比死人!

    同样是人,同样是黄皮肤的华夏人,凭啥这小子资本这么足?

    一种因为自愧不如的嫉妒之心,让这两名保镖态度变得有些恶劣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