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52章:针锋相对
    ,!

    若非她已经是成熟少.妇,或者,她真有可能被此刻的楚尘给迷惑住,不受控制的,对他一见钟情。

    但她毕竟是经历过恋爱、婚姻,与生育的女人。

    对于男女之情,她已经没有年轻时,那么的无法抵抗了。

    又或者说,在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以后,她已经对心动,对触电,对感情,产生了免疫力了。

    “混小子,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念芸冷静下来,一对水汪汪的美眸之中闪烁着一丝愠怒。

    “我在做,我见到你第一面,就想做的事情。”

    楚尘的回答,相当干脆,相当直接,相当露骨。

    并且,大大出乎了念芸的预料。

    以她的姿色,对他爱慕不已的男人不在少数,那些接近她的人,无不是装的十分绅士,潇洒,正人君子。

    可谁会如楚尘这般,无耻,不要脸?

    “你……”

    念芸有些生气,原本逐渐均匀的呼吸,因为气愤而再度有些粗重了。

    伴随着她的呼吸,她胸口的起伏幅度,更大了几分。

    楚尘嘴角依旧噙着那一抹招牌性的邪魅笑容,目光却是微微向下,窥探着那衣领之中,呼之欲出一对大白兔。

    冰肌雪肤,引人遐想,楚尘是男人,被其迷惑住,也是情理之中。

    “真白,真大,这规模,我可能一只手都无法掌控吧!”

    楚尘将心底的想法说了出来。

    听到楚尘这话,念芸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

    等她抬头,对上楚尘那充满欲|望之火的眼神时,她立即明白了楚尘方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眉头一皱,有些羞怒不已的道:“你在看什么?”

    “你的胸!”

    楚尘的回答依旧肆无忌惮,依旧无法无天。

    “登录浪子,你说你爱曦儿,但此时却对我这个曦儿的亲生母亲,做出这般无耻的事情来,你还敢说你是真心爱曦儿的吗?”

    念芸冷声训斥道。

    “阿姨,你别说的好像我和你有一腿一样好吗?我一没占你便宜,二没和你发生性关系,我怎么就无耻了?仅仅因为我看了你一眼?”

    对于念芸的训斥,楚尘嗤之以鼻,并且还有理有据的反驳了起来。

    “大街上,打扮的性|感暴露的女人不在少数,海边,穿比基尼的更是一大片,如果我看她们的胸,就是无耻,那么,这世界上的男人,谁不无耻?说我们男人无耻,那你们女人何必要穿低胸装?何必要穿比基尼?”

    楚尘冷笑道。

    “你胡说八道,颠倒是非!”

    念芸叱道。

    “你棒打鸳鸯,管得太宽,我与曦儿如何,那是我与她之间的事情,你是她妈不假,但你不应该过多干涉你女儿的私生活,你有你的人生,她也有她的人生,你不好好管好自己,管那么多做什么?”

    “又或者说,你觉得自己的女儿是傻子,是白痴?谁对她好,对她是真心,她自己不会分辨?还有,你别和我扯什么金钱无耻,我虽然穷了一点,但我有志气,不会吃软饭,你的钱,现在给我,我一分钱不要!”

    “但如果我和曦儿结婚了,你哪怕给我一千万,一个亿,我都照收不误!”

    念芸说了一句,楚尘直接碡去十句,并且还说的念芸没有插嘴反驳的机会。

    好不容易等楚尘说完,念芸这才气呼呼的推了楚尘一把,当然,以她的那点力气,哪里能推得动楚尘。

    “我才是管的宽了,我管教我自己的女儿,给我女儿最好的建议有错吗?还有,你能不能别把一切都想的那么美好?现实是残酷的,不是如你所想像的那样美好,你这样的男人,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风浪,没有经历过挫折,没有被磨难雕琢过。”

    “如你这样的男人,我见多了,经历挫折之前,雄心壮志,对美好的未来抱有极大的憧憬,一旦被现实击倒,就意志消沉,碌碌无为,唯唯诺诺,平庸终生。”

    “你别跟我说什么以后,因为你没有那个资格!等你什么时候,能与我平起平坐了,在跟我提你与曦儿的事情吧!在此之前,你所说的,我一句都听之不进。”

    念芸怒气冲冲,狠狠的训斥了楚尘一番。

    方才还有些酒精上头,这会儿被楚尘气到了,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酒劲儿却是被压下去了。

    “好,那我不与你谈这些,你方才不是问我想要什么吗?我现在告诉你,我要你,怎样?你可愿意用自己来交换曦儿?”

    楚尘也被念芸的话给气到了。

    既然不讲道理,那他也索性不讲道理了,他倒是要看看,谁能说的过谁。

    “你痴想妄想!”

    念芸听到楚尘竟然提出要自己,她顿时羞怒至极。

    “你口口声声说为了女儿好,为了她好,那你怎么不肯为她牺牲一下?呵呵,说的再漂亮没有用,行动与结果才能证明一切!曦儿会选择我,那是因为我用行动征服了她。”

    “你如果指望三言两语,就想抹灭了我与曦儿的感情,那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这辈子,曦儿注定是我的女人,哪怕我一辈子碌碌无为,她也会留在我身边,不信,那我们走着瞧好了。”

    楚尘放下狠话,忽然俯身在念芸耳边吹了一口热气。

    念芸没想到楚尘会这般的大胆,耳朵是女人的敏|感部位,被楚尘这么一吹热气,她顿时全身酥麻,差点从梳妆台上滑下去。

    “阿姨,方才你对我的无礼,我就当是你喝酒喝多了,发酒疯,不与你计较,但如果你下次还是这么蛮不讲理,我可不会心慈手软!别忘了,我可是对你美貌垂涎三尺的男人,把我逼急了,没什么是我不敢做的。”

    楚尘用极其暧|昧的语气说了这么一番话。

    说完,他哈哈一笑,转身拂袖而去。

    等楚尘走出房间,念芸方才恢复过来,她红着脸,回忆着方才楚尘在她耳边说的那些话。

    良久,她忍不住扑哧一笑,轻声呢喃道:“难怪曦儿会被他迷住,这小子,当真是女人的天敌!如我这样的年纪,竟是三番四次的,被她撩的芳心大动,唉,只可惜年纪相差太悬殊,否则,即便是我女婿,我也要抢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