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54章:五天的赌约
    ,!

    “也没什么,就是让我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罢了!”

    楚尘盯着电视屏幕,不以为然的回答道。

    听到这话,李洺曦心中一惊,连忙追问道:“她真这么说了?”

    “没我说的这么直接,但说了半天,就是这个意思。”

    楚尘回答道。

    “老公,你别生气,我这就上去找她理论去!太过分了。”

    李洺曦说着,起身就要去找自己母亲理论。

    不过,她刚起身,就被楚尘给拉回来了,楚尘冲她一笑,摇了摇头道:“既然你选择了我,再多的问题,再多的麻烦,我都会一一解决,你|妈虽然现在不待见我,不过,我可以保证,五天之内,她对我的态度会发生巨大的改变。”

    “五天之内?你确定?”

    李洺曦有些将信将疑。

    尽管楚尘是个可以创造奇迹的男人,但自己母亲是什么性格,她非常清楚。

    一旦认死了一件事,那么,她就很难改变心意。

    “要不我们打个赌,如果我做到了,你就得为我解锁更多的姿势,如果我失败了,我随你处置,你想让我用什么姿势,我就用什么姿势。”

    楚尘脸色一变,如一头驰骋在草原之上的大色|狼,用如看猎物一般的目光,盯着眼前美丽可人的李洺曦。

    “呸,你真不害臊,不过,我答应你了!”

    李洺曦俏脸羞红几分,但却是答应了下来。

    因为这个赌约,楚尘还得在港岛多逗留几天。

    他保守时间是五天,不过,才过去了三天,念芸那边就有动静了。

    虽然她没有主动联系楚尘,但却很委婉的打了一通电话给自己的女儿李洺曦,敲这时候,李洺曦与楚尘在某海景酒店,面朝大海,做着一件男人出力,男女都爽歪歪的事情。

    “妈,有事吗?”

    李洺曦接起电话,对身后正卖力耸动着的楚尘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暂时消停片刻。

    “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就是问问你,你现在在哪里?”

    “在港岛啊,怎么了,你想我了?要是想我了,我现在就回来看你。”

    “哦,可以啊,对了,那个楚尘还和你在一起吗?”

    “他呀?”

    听到这个问题,李洺曦看了楚尘一眼,美眸流转之余,随即回答道:“他已经回江宁了,怎么了,您要找他吗?”

    “回江宁了?”

    听到李洺曦的回答,念芸那边的语气明显有些激动。

    “妈,你怎么了,难道真的要找楚尘吗?”

    李洺曦追问道。

    “不是,我就问问而已,对了,你把他的手机号发给我一下,之前他跟我说过,不过我给忘记了。”

    念芸信口胡说,哄自己的女儿,却不知,她的谎言,却是被楚尘听在耳中。

    “好的,她的手机号是132啊——”

    李洺曦刚报着楚尘的手机号,楚尘却是突然使坏,使劲一怼,弄的猝不及防的李洺曦娇呼了一声。

    “132啊?什么意思?”

    电话那边,念芸听到自己女儿忽然这么说,于是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不过,李洺曦却是没有回答她,而是发出了一阵让她这个当母亲的,都感觉有些羞涩不已的娇喘声来。

    听到这声音,念芸如何猜不到,她打电话过去的时候,自己女儿正与别的男人做着一些羞羞的事情。

    听到女儿的娇喘声,念芸脑海中顿时脑补出了楚尘趁机使坏,折腾自己女儿的画面,想到那画面,已经十几年,没有性生活的她,不觉浑身有些燥热了起来。

    “妈……我……有点事,先挂了,楚尘的……手机号……我回头发给你。嘟嘟——”

    李洺曦承受不住楚尘狂风暴雨一般的撞击,用最后的一丝力气说完电话后,便直接挂断了。

    ……

    念芸的别墅里。

    “这混小子,竟然故意这么做,太可恶了。”

    念芸红着脸,有些生气。

    同时也有些渴望,她摇摇头,将这些想法从自己的脑海之中甩脱。

    之后,她又想到了自己这两天发生的一些事情,那一丝渴望,直接就被忧愁所取代了。

    “怎么办,要不要找他呢?”

    念芸脑海中浮现出来三天前,楚尘临走时对她说的那番话。

    尽管她不太情愿去找楚尘帮忙,但对于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她有些难以接受。

    她尝试过找医生上门给她诊断,可港岛医术最好,最有见识的中西医,都对她的‘病况’表示费解,并说了同样的话。

    那就是她一点病也没有,脸上长斑,起皱纹,只是上了年纪的原因。

    这种回答,念芸实在无法苟同。

    毕竟,即便是上了年纪,也不至于这么快吧?

    她之前的皮肤和状态,与二十六七岁的女子一般无二,可这才三天时间,她就变成了一眼看去,就像是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尽管,她的的确确是中年妇女,但她却是个姿色犹存,风韵不减的美|艳少|妇。

    衰老,从美丽变得难看,这是所有女人都畏惧,但却难以逃避的事情。

    念芸,自是不会例外,不仅不会例外,相反,她比任何人都害怕。

    “算了,还是等半小时再打电话过去吧!”

    念芸寻思了一下,与自己的美貌相比,面子这种东西,显然并不重要。

    半小时后,她拨通了电话给自己的女儿,刚准备说,让楚尘接电话。

    可电话里却是传出了让她又羞又恼的声音,男人的喘息声,以及自家女儿的娇|吟声,那声音,如有魔力的咒语一般,让念芸差点崩溃。

    “半个小时了,还没结束?”

    她有些郁闷,同时也有些好奇,好奇楚尘到底能坚持多长时间。

    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在好奇心的促使之下,她忘却了其它,就连挂断电话,非礼勿听这么重要的事情,她也给‘忘记‘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等过了整整两个小时以后,她这才听到电话里传来了自己女儿声音无比虚弱的求饶声。

    “老公,我不行了,你饶了我吧!要不,我用嘴帮你……”

    听到女儿说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念芸脸色通红,她赶紧挂断了电话,不敢再继续偷听下去了。

    楚尘见电话挂断,嘴角微微上扬,将手机塞入枕头底下,而后继续与李洺曦激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