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58章:存心使坏
    ,!

    上楼后,楚尘回到了李洺曦的房间,脱下鞋子,直接跳上|床。

    “什么意思?”

    见楚尘上|床了,念芸微微皱眉,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针对你现在的状况,想要彻底治愈,我得先祛除你身体里残留的毒素,不过,因为一些特殊因素,可能在祛毒的过程之中,会有一些稍微得罪的地方,你要是放不开的话,我们可以关灯进行的。”

    楚尘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在床上,还要关灯进行,这话,怎么越听越让人感觉想入非非呢?

    “你打算怎么替我祛毒?”

    念芸皱眉问道。

    “说了你也不懂,总之,你只要按照我的错,那就对了。”

    楚尘也懒得解释了。

    毕竟,念芸是个普通女人,楚尘若是跟她解释用真元气将真元气输送到她的身体里,将毒素逼出来,她肯定不会相信,只会觉得楚尘是个大骗子。

    既然如此,那么也就懒得浪费时间去解释了。

    “说吧,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念芸无奈一叹,问道。

    “脱!”

    楚尘只说了一个字,但听到这个字后,念芸以及李洺曦却是齐齐变色。

    脱?

    脱衣服?

    这楚尘到底想做什么?

    不知道男女有别么?

    况且,眼前这女人还是你未来的丈母娘呢!

    “还愣着做什么?”

    楚尘皱眉,语气有些不耐烦的道:“怎么,你以为我是要故意占你便宜吗?”

    “曦儿?”

    念芸脸色通红,有些拿捏不定主意的她,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女儿李洺曦。

    李洺曦也搞不清楚楚尘是真的要走这个过程,还是存心使坏。

    但母亲在场,她不可能直接问楚尘这么尴尬的问题。

    “妈,我相信楚尘的为人。”

    李洺曦道。

    “那好吧!”

    念芸红着脸,尽管这脱衣服让她感觉有些尴尬,有些别扭,但比基尼她又不是没穿过,想通了也就没什么了。

    当下,她就开始当着自己女儿与楚尘的面,一件一件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楚尘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目光,火热火热的,让被盯着看了半天的念芸更是一阵不自在。

    “完了?”

    看着脱的只剩下蕾丝内|衣与内|裤的念芸往床边走来,楚尘有些诧异的问了一句。

    “那不然你想怎样?”

    李洺曦有些恼了,母亲都脱成这样了,再脱下去,岂不是要裸着了。

    “当然是脱光啊!不然一会儿在祛毒的过程中,发生意外,我可不负责。”

    楚尘皱着眉,一脸严肃认真的道。

    “可是……”

    念芸有些为难了。

    脱成这样还行,再脱下去,自己的私密部位,岂不是都让这小兔崽子给看了。

    她这辈子,唯一看过她身体的两个人就是女儿李洺曦,以及李洺曦的父亲李婧城。

    “别可是了,我对你的身体不感兴趣,有那功夫,我还不如多和曦儿在床上玩耍,又或者鸳鸯戏水呢!”

    楚尘翻了个白眼,说了这么一句,让念芸恨不得捶死楚尘以及李洺曦羞怒不已的话来。

    李洺曦狠狠瞪了楚尘一眼,用眼神示意他别乱说话。

    “行了,你要是放不开的话,那就关灯吧!”

    楚尘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暗暗嘀咕,“反正关了灯,我也一样能看见。”

    “还是算了,关灯的话,你什么也看不见,万一摸……万一出了别的差错,我还不得哭死。”

    念芸本想说,万一你丫乱摸,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那岂不是更尴尬了。

    不过,这话,她却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嗯。”

    楚尘一脸正人君子,柳下惠再世的模样。

    这时候,念芸已经开始解下身上的遮羞布了,当她脱得一丝不挂的站在楚尘面前之时,楚尘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那白璧无瑕的肌肤,那不盈一握的纤腰,以及那前凸后翘的身材,这哪里像是一个已婚女人?

    这分明就是一个如花似玉的花季少女啊!

    “楚尘,你乱看什么?赶紧给我妈祛毒。”

    李洺曦这个监察官见楚尘眼神有些不老实,连忙低声怒喝了一声。

    “咳咳,这就开始,这就开始。”

    楚尘干咳两声,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转头对念芸说道:“你坐过来,背对着我,待会儿,无论感觉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一定不要乱动,当然,叫喊还是可以的。”

    “嗯。”

    念芸此时已经脸红到脖子根了。

    她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如此令她尴尬的事情。

    “我要开始了,你准备好了吗?”

    当念芸坐上|床,背对着出尘以后,楚尘细心的问了一句。

    “嗯,准备好了。”

    念芸用细弱蚊蝇般的声音的回答着。

    “好,那我开始了。”

    楚尘说着,双掌轻轻抚上了念芸那白净而又柔软的玉背。

    感觉到男人的大手,触碰到自己的肌肤,念芸娇|躯微微一颤,脸色更加羞红了几分。

    就在这时,楚尘开始将真元之气透过自己的掌心,一丝一丝的注入念芸的体内。

    “艹,这要是能正面该多好啊?”

    楚尘心中暗暗嘀咕着。

    人体经脉错综复杂,而且很多都分布在人体肌肉上方,皮肤下方。

    不过女人比较特别,毕竟女人胸|前可还有一对雪白的软肉。

    “啊——”

    本就有些紧张,尴尬的念芸,忽然感觉一股热气顺着楚尘的掌心进入自己的身体之中,毫无防备的她,忍不住娇呼了一声。

    听这宛若娇|吟一般的声音,以及眼前那难得一见的诱人风景,楚尘顿时有些心猿意马了。

    可就在这时候,李洺曦如发现了楚尘的坏心思一样,径自走到母亲的面前,用警告的眼神瞪着他。

    被这么监视着,楚尘也不好使坏,只得老老实实的继续用真元之气替念芸一点一点的将身体里的速度逼出来。

    虽然手上不能占啥便宜,但楚尘却是可以让自己的耳朵占占便宜。

    为了能听到念芸那别有一番风情的娇|吟之声,楚尘故意用真元之气去刺激念芸身体上的一些敏|感部位。

    而这么做的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起初,李洺曦还可以忍受,可听到母亲那越叫越放荡,越叫越让她燥热难耐的声音以后,她却是红着脸,以上厕所为由,离开了房间。

    “不行了……”

    或许是因为刺激的频率太快,力度太大,念芸竟是在这般的刺激之下,直接登上了云霄。

    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愉悦之感,让她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她全身的力气如被抽空,大脑也一片空白,身体更是如没有了骨头一般,向后瘫软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