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57章:装腔作势
    ,!

    “剑下留情!”

    见状,陆无双当即爆吼一声,飞快赶到,并将大哥陆远邵护在身后。

    “阁下赢了,是我们陆家兄弟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阁下,还望阁下绕我大哥一条性命。”

    陆无双脸色发白,眼眸之中满是敬畏之意。

    对于强者,他哪里敢心存半点不敬之心,更何况,自己兄弟二人的性命,这会儿可还被他捏在手心里呢!

    “饶命,方才,你们可没说要绕我一命吧?若非是我实力足够强横,怕是早已经成了你们的剑下亡魂了吧?”

    楚尘冷哼一声,又道:“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我弱之时,你们便打我手中这柄剑的主意,甚至还想杀了我,这会儿发现我比你们强大了,就让我饶了你们?普天之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那阁下想如何?”

    陆无双闻言,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

    这时候,一旁的陆小曼却是傻了吧唧的冲了过来,怒斥道:“楚尘,你别太猖狂了,我爷爷在闭关,不然若是他来了,只需一招,就可以将你打的跪地求饶。”

    “哦?是吗?”

    听到陆小曼这话,楚尘的眼眸之中的杀机更胜了几分。

    陆无双显然留意到了楚尘眼神之中变化,他脸色一变,厉声喝道:“小曼,再要口出狂言,我定不轻饶你。”

    “二叔,可是……”

    陆小曼还是首次被二叔这么吼,一时间有些脑袋发懵,就要解释自己这么说的原因。

    她是想着威胁楚尘,让楚尘放他们一条生路,但没想到自己的二叔竟然会训斥自己。

    “别可是了,赶紧给我闭嘴,这里还轮不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来说话,退到一旁去。”

    陆无双厉声喝道。

    “是,二叔。”

    陆小曼见二叔脸上满是怒意,也不敢忤逆,只得乖乖退到身后,去搀扶着自己的父亲陆远邵。

    “阁下莫要与这黄毛丫头一般见识,她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还望阁下……”

    陆无双赶紧向楚尘赔礼道歉。

    开玩笑,这家伙显然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威胁不成,把他激怒了,自己兄弟二人带上可爱的侄女都得死在这里了。

    “黄毛丫头?看她的模样,也有十八岁了吧?我也才二十,比她年长两岁而成,若她是黄毛丫头,那我岂不是黄毛小子了?”

    楚尘冷笑。

    “阁下说笑了。”

    陆无双没想到楚尘竟然会在自己的话里挑刺,这却是让他有些无言以对了。

    “想让我饶你们也行,让那家伙将刚刚那柄剑拿出来我瞧瞧。”

    楚尘也不与之废话,当即提出放他们一马的条件。

    “不行,这是我陆家的宝物,只有历代家主方才有资格拥有,绝不能落入外人之手。”

    还不等陆无双答应,陆远邵却是严词拒绝。

    “哦,那就是没得谈咯?那行,那我就只能麻烦一点,先杀了你们,然后再自己动手拿了。”

    楚尘嘴角泛起一丝弧度,眼眸中杀意爆闪。

    此时此刻,他手中的烈阳剑,再度爆出强光,看到那强光,陆远邵脸色顿时大变。

    他方才就是败在了楚尘这一招手中,因此,对于这一招,他不可谓是记忆犹新。

    “且慢,阁下若是对凌霜剑有兴趣,我们自当双手奉上,恭阁下过目。”

    最后关头,陆无双果断替大哥陆远邵做主,将陆家的宝贝凌霜剑送到了楚尘的面前。

    不过,他也算是聪明的了,都这种时候了,也不望玩文字游戏。

    楚尘说是拿过来瞧一瞧,不是傻子都明白,楚尘是看上了陆远邵身上的那柄凌霜剑,而陆无双却是故意装傻充愣,还故意说是给楚尘过目。

    不过,他显然是小瞧了楚尘的厚脸皮程度,在接过那柄只拥有剑灵的凌霜剑后,楚尘二话不说,直接收入乾坤戒内。

    “……”

    陆无双没想到楚尘竟然会这么不要脸,他嘴角抽搐了一阵子,却是不知该如何了。

    “行了,你们走吧!若是下次再来招惹我,我可不会这么客气了。”

    宝贝到手,楚尘也不想跟这三人多浪费唇舌了。

    “是。”

    陆无双虽然千般不情,万般不愿,但楚尘实力摆在那,他哪里敢不从。

    当下,他躬身退后,随即扶着自己那受了重创的大哥陆远邵向着江宁市的方向走去。

    楚尘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目送着陆远邵等三人远去,一直到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方才松了口气。

    “好险,幸亏我机智,不然今天就栽了。”

    楚尘长出口气,暗自庆幸。

    早在施展出一剑无尘之时,他体内的真元之气便处于亏空状态,也就是说,他方才已无再战之力。

    就连刚刚装腔作势,让烈阳剑爆发出强光,都是靠剑灵帮忙。

    若是那个时候陆无双跟他拼个鱼死网破,可能他就真的要悲剧了。

    别说是陆无双,就是陆小曼,方才都有能力将他击杀。

    “主人,您的胆色当真是让焰儿佩服不已。”

    剑灵焰儿的声音自楚尘心底响起。

    听到焰儿的声音,楚尘笑了笑,在心中回应着,“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方才要不这么做,可能悲剧的就是我了。”

    “嗯。”

    剑灵焰儿轻声回应了一下,随即便沉寂了下去。

    楚尘在原地盘膝打坐了半小时,待体内真元之气恢复了十之一二,方才动身返回江宁市。

    在回去的路上,楚尘将那柄凌霜剑从乾坤戒中拿了出来。

    当手掌握住剑柄的那一刻,楚尘明显感觉到凌霜剑开始颤动了,并且,一道若不可闻的剑鸣之声还传入到了楚尘的耳中。

    那声音,好似剑之悲鸣,就好像是被主人遗弃了的剑灵,在哭泣着一般。

    “主人,这个剑灵还不错,挺单纯的。”

    刚听到剑鸣之声,剑灵焰儿的声音便响起了。

    “怎么说?”

    楚尘问道。

    “这剑灵知道自己被作为战利品,哭了一下子,然后就接受了这个现实,她在向你示好。”

    剑灵焰儿的声音再度响起。

    剑灵焰儿的声音刚响起,楚尘就感觉到一缕冰凉的气体自凌霜剑之中传递过来,顺着自己手心,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