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61章:两个结论
    ,!

    王可儿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先是看了看楚尘,见楚尘披着浴巾,随即俏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别处。

    原本是因为害羞,从而将目光从楚尘身上移开的,却不曾想,目光刚刚移开,她却是借助走廊的灯光,见到了楚尘房间里,那白色大床上,躺着的一名年轻少女。

    “紫嫣!”

    王可儿惊呼出声。

    或许是因为太过吃惊的缘故,她嗓门有些控制不住的拉高了声音。

    “姐夫,你和紫嫣,你们……你们……”

    王可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楚尘有些懵逼,孟紫嫣不是走了吗?

    出于好奇,楚尘转头看向身后,结果在自己的床上,见到了酥|胸半露的孟紫嫣。

    孟紫嫣躺在床上,红着脸,低着头,有些不敢看向这边。

    “我去,你什么时候到我床上去的?”

    楚尘有些无语的问了一句。

    “我……”

    孟紫嫣听到这话,俏脸更红了。

    楚尘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他努力控制自己,让自己不要对孟紫嫣产生非分之想。

    结果这丫的,竟然如此主动。

    早知道她都不介意了,那楚尘自己还介意个屁呀!

    现在好了,鸭子还没吃上,估计马上就得鸡飞蛋打了。

    “紫嫣,是你自愿的,还是我姐夫他强迫你的?”

    王可儿心情极为复杂的走进了楚尘的房间,她来到床边,用关切的眼神看向孟紫嫣。

    孟紫嫣红着脸,这种时候,她已经羞的想找个缝钻进去了,哪还好意思回答这种问题。

    “可儿,别胡闹,我怎么可能强迫紫嫣做那种不知羞耻的事情呢?这是一个误会,你要相信姐夫的人品,姐夫是那种见了女人,就想上的男人么?”

    楚尘一边关门,一边替自己辩解。

    “别关门,有事说事,关门是几个意思?”

    王可儿忽然瞪大眼睛,制止了楚尘关上房门的举动。

    楚尘脸色一黑,差点没被气死,自己关个门怎么了,这么一惊一乍的,整的好像自己关门是要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可儿,你和紫嫣也累了,要不你们先回去吧,有啥事,明天再说。”

    楚尘不想大半夜的闹的不安生,于是将等明天大家都冷静下来了,再来解决今晚的误会。

    然而,他本是一句好心的话,但听到王可儿耳中,却变了个味。

    “姐夫,你似乎跟你说过,紫嫣明天就离开江宁了吧?你这是故意的吗?你是在逃避什么,掩盖什么?”

    王可儿目光如炬,仿佛已经看穿了楚尘的‘谎言’。

    “可儿,我不怪楚尘的,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孟紫嫣也不想将事情闹大,她毕竟才是十六岁,这事情要是闹大了,以后她也没脸再来这里玩了。

    “怎么可以算了,他都这么对你了,要不是我及时赶来,不是,紫嫣,我姐夫还没得逞吧?你的那个啥还在吗?”

    王可儿显然有些不依不饶。

    “那个啥?什么东西?”

    孟紫嫣因为太过紧张,一时之间,没弄懂王可儿说的那个啥是什么东西。

    “那层膜?你处子之身的最后防线,还在吧?”

    王可儿俏脸红了红,但还是压低声音说了出来。

    尽管她声音放的很低,但楚尘依旧听到真切,听到自己的小姨子竟然问出这种不知羞的问题来,楚尘都替她感觉臊得慌。

    “可儿,别闹了,我和紫嫣真没什么,这只是一场误会而已,你别小题大做了。”

    楚尘无奈的再次解释道。

    “我小题大做?姐夫,我看是你做贼心虚吧!”

    王可儿出乎楚尘预料的倔强,似乎不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就怎么都不敢罢休一样。

    楚尘也看出,这小丫头今天有根筋不对,于是只得将刚刚的事情叙述一遍。

    “你的意思是,刚刚你怕自己做了过分的事情,所以去冲凉?”

    王可儿有些将信将疑的看着楚尘道。

    楚尘点了点头,随即无奈的白了王可儿这个多事的小姨子一眼,转而说道:“那不然呢?”

    “紫嫣,你怎么说?”

    王可儿显然不是那种好忽悠的人,在听过楚尘的解释后,她决定问问孟紫嫣,看看孟紫嫣如何解释。

    “我……当时他很强势,我……我最后屈服了,我想着他既然有这个想法了,我即便是逃,也逃不了,索性就……就……”

    孟紫嫣红着脸,有些委屈,又有些害羞。

    楚尘的回答不知是真是假,如果是假的,那还好说。

    但如果是真的的话,那么,孟紫嫣怕是真的要丢脸了。

    她以为楚尘要对自己那个啥,于是主动配合,乖乖脱了衣服躺床上去了。

    可没想到,楚尘竟然说自己冲凉只是为了降温,让其冷静下来。

    “经过你们两个人的解释,现在得出两个结论,第一个,姐夫你在撒谎,你害怕事情暴露,所以撒谎说自己冲凉只是为了降温,让自己冷静。其实你是想洗干净,好跟紫嫣做羞羞脸的事情。”

    王可儿一副福尔摩斯附体的架势,极为细腻的分析着。

    “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么?”

    楚尘当即否认。

    “你先别急着狡辩,你越是急着狡辩,越是说明你心里有鬼,你做贼心虚!”

    王可儿示意楚尘住嘴。

    楚尘被王可儿的话怼的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做贼心虚?特么的,自己只是正当辩解,以示清白好吗?

    “那还有第二个结论呢?”

    孟紫嫣好奇的问了一句。

    “第二个结论就是,姐夫并没有撒谎,刚刚是紫嫣你自作……你误会了,以为我姐夫要对你那啥,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就可以说明,紫嫣,你对我姐夫有不轨之心。亏我拿你当好朋友,当闺蜜,没想到,你竟然想睡我姐夫!”

    说到第二个结论的时候,王可儿的面色有些不善。

    “好啊紫嫣,你竟然想睡我?”

    听到王可儿这话,楚尘莫名感觉有些想笑,为了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他也跟着说了一句。

    听到楚尘与王可儿都这么说自己,孟紫嫣的脸顿时红的跟猴屁|股一样。

    “对不起,我……我不该有那种想法,是,是我恬不知耻,是我误会了,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自作多情了。”

    孟紫嫣脸色发红,豆大的泪珠儿夺眶而出,楚楚可怜,令人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