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看着地上除了理查德.皮特继续昏迷外,九名雇佣兵全部七窍流血,死状极惨,不论是警察,还是特警,都有些傻了。

    他们接到命令,说国外的雇佣兵潜入新城蓄谋不轨,立即将新城市所有警力都调动起来,甚至在外面,埋伏着超过百人的武装特警。

    可这里哪还有雇佣兵啊,有的只是尸体。

    而且不知道为啥,死状都凄惨无比,就跟鬼片中的死法一样。

    别人不知道,但程静却是心知肚明,暗暗松了口气,同时不禁对李冲又增添了一丝佩服,甚至佩服这两个字已经无法形容了,毕竟眼前这一切实在太过震撼。

    “师傅,您没事吧?”

    李冲摇摇头,感激道:“没事了,麻烦你了静姐。”

    听到二人的对话,在场的警察除了知道李冲和程静关系的外,其他人都有些目瞪口呆。

    咋回事?刑侦大队重案组副组长程静,居然管这个年轻小子叫师傅?

    难不成是姐弟?可长的也不像啊,再说如果是姐弟的话,程副组长也不能叫他师傅啊。

    不但如此,这一次行动,似乎正是因为这个年轻小子。

    为了一个年轻小子,几乎动用了新城大半警力,是不是有些夸张了?

    “程静,他是什么人?”一名男子走到前方,瞥了一眼李冲,皱着眉道。

    程静脸色冰冷,但还是说道:“他是我师傅,怎么了?”

    李冲见状,仔细打量了一眼那名男子。

    是一位特警,从气质和肩章来看,应该是特警中的头头,类似于队长之类。

    而且他很年轻,大概也就三十几岁,很英俊很帅气,尤其是穿着一身特警服,相信很多花痴女见到会疯狂尖叫。

    毕竟以这个年纪当上特警队长,不论是身家还是自身,都是远超常人的优秀。

    只不过在李冲看来,此人的眼神看向他的时候,有着一丝敌意。

    李冲笑了笑,并没有理会对方,反而走到程静面前,道:“你们怎么来了。”

    程静得意一笑道:“当时我们在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已经做了定位,所以知道师傅您的行踪。”

    李冲一愣,顿时恍然苦笑。

    “不过,后来定位似乎出现了问题,信号受到干扰突然消失了,正巧那时我也查到了这十二个人的真正身份,原来是国外的雇佣兵,所以,连忙通知各单位,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这里,只是没想到,已经被师傅这么快解决了。”程静美眸中闪过一丝敬佩。

    李冲心中升起一股暖意,他与程静虽没什么太深交往,但程静对他一直都很敬重。

    然而,那名特警队长却是一脸质疑的问程静:“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些人真的是国外的雇佣兵?”

    特警队长根本不相信李冲能够将雇佣兵解决,毕竟雇佣兵可不是寻常人,反而这小子其貌不扬,看不出有什么本事。

    程静秀眉一皱,淡淡道:“我已经说过了,这些人是号称世界最强雇佣兵组织,血手,难道我会欺骗你?”

    特警队长尴尬笑道:“没,没,只是我觉得如果真是雇佣兵,他怎么能解决?”

    李冲无奈摇头,他看得出,这特警队长是喜欢程静的,估计是正在追求中吧,但似乎程静并不鸟他。

    再说,这特警队长是傻子么?看不到地上的尸体?用头发丝儿都能想到是他做的吧。

    然而程静却没搭理他,反而对身后的手下道:“将这些尸体全部带回去。”

    李冲抬了抬手,道:“等等,还有一个没死。”

    闻言,众人顿时紧张起来。

    李冲笑了笑,直接走到理查德.皮特跟前,一手将其拽起来,另一只手则一个巴掌抽了过去。

    “啪!”

    这一巴掌极为用力,理查德.皮特的脸瞬间苍肿,而他也被直接抽醒了。

    “啊!”

    理查德.皮特醒来后,顿时大叫一声。

    他的伙伴居然全都躺在了地上,而且周围全都是华夏警察。

    完了,果真应了森的那句话,华夏,是雇佣兵的坟墓。

    “理查德.皮特,美国前海豹突击队队员,天生神力,服役期间,曾徒手杀熊,后因杀死队友被驱逐,随后成为血手雇佣兵队长,昨日与其十一名雇佣兵同伙以特殊渠道进入华夏新城,绑架我华夏公民,危害我华夏共和国公民的财产和生命安全,严重触犯我华夏法律,因此我代表华夏共和国,将你正式逮捕,接受我华夏律法的审判。”程静拿出证件,严肃的道。

    理查德.皮特突然用那蹩脚的华夏语言,怒吼道:“no,no,你们不能抓我,我是美利坚人,你们华夏没权利抓我,也没权利审判我!”

    没权利?

    程静突然笑得很诡异,将证件收回后,娇小的身体突然一动。

    “啪!”

    一个响亮的大嘴巴,直接抽在了他的脸上,顿时,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出现。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就连李冲也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魔鬼静的称号,果然不是白叫的,这一巴掌,听声音都疼。

    理查德.皮特被这一下抽懵了,不得不说,程静虽然是个女子,但力道却是不小。

    只见她一字一句的道:“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你不在美利坚老实待着,却跑到我们华夏装逼,真以为我们华夏人好欺负?给我带回去,严加拷问。”

    程静的这番话,极具震撼力,使得在场所有人都不由热血沸腾,甚至也想试试抽那丫一嘴巴的感觉。

    李冲见此,也是欣慰的点了点头。

    在这一刻,他突然明悟了许多。

    ......

    傍晚,新城市第一人民医院。

    由于担心王桂芝和牛翠花惊吓过度,李冲将她们送到了医院,进行诊治。

    好在结果无恙,只是精神有些紊乱,王桂芝和牛翠花要求回去,可李冲担心,就强行让她们住上一天,让医生观察一天后再回家。

    至于父亲李铁城,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虽然也被吓了一跳,但还好,知道人没事后,也松了口气。

    李铁城在病房陪着王桂芝他们,李冲和杜宝山则来到走廊的楼梯间,坐在台阶上,谁也没有说话。

    李冲从身上掏出一盒中华烟,递给杜宝山一根。

    杜宝山接过,笑道:“很久没抽烟了,都忘了是什么味道。”

    点上香烟,两人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想起李国森为他挡的那一枪,李冲心里充满着愧疚,不管对方怎么想,但至少救了他一命,而且,可以说,对方的死,他虽然没有直接动手,但却也算是间接。

    “对不起。”李冲歉意的道。

    这还是他下生以来,第一次说这三个字,而且是发自内心的道歉。

    杜宝山摇头,脸庞浮现一抹悲伤,缓缓从口袋里拿出那染血的灰色日记本,递给了李冲。

    “他的死,并不是你的原因,而是他早有这个打算了。”

    李冲一愣,随即接过日记本。

    日记本上的血迹已经干涸,看上去很旧,但拿在手上,他却感到有些沉重。

    杜宝山有些唏嘘,道:“作为华夏人,他能够死前回到华夏,也算是落叶归根了。”

    李冲缓缓点头,随即打开日记本的第一页,仔细的看了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