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染血的日记本
    五月十三号,夜。

    “今天,是我离开火狼的第三个年头,我很想你们,曾经并肩作战过的兄弟们,不过可笑的是,我竟然成为了雇佣兵,要知道,雇佣兵以前可是我们的敌人。”

    五月十八号,大雨。

    “外国佬太他么操蛋了,根本无法沟通,好在我的实力强,他们都服我。”

    李冲继续翻着日记。

    七月六日,天气晴朗。

    “今天是我第一次接任务,很轻松就完成了,虽然这些外国佬很操蛋,但他们的确都是精锐,每一个人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七月二十五号,天气阴。

    “今天,我杀人了,以前在火狼虽然也杀过,但那毕竟是为了国家,为了组织,但这一次,我却为了钱,为了生活......很可悲是吗?我也这么觉得,看着那人临死前绝望的眼神,我挥动了手里的匕首。”

    七月二十八号,多云转晴。

    “任务完成了,今天庆祝,不过我没喝酒,他们这些外国佬很兴奋,完成任务都会去酒吧喝个伶仃大醉,不过我没兴趣。”

    十月十一号,小雨。

    “好久没写日记了,今天是我加入血手雇佣兵的第五年,这五年里,我变了好多,不再是过去的李国森,而是一个冷血的雇佣兵杀手,我自己都没想到,我竟然和这些混蛋的外国佬一样,开始沉迷于女人和酒......好怀念曾经的日子啊,但似乎已经回不去了。”

    十二月八号,晴。

    “今天接了一个泰国的任务,马上要行动了,是要绑架一位泰国高官,很期待呢,据说这位高官的老婆是个人妖,呵呵,我很好奇,他们怎么玩呢,真想拿着枪指着他的头,让他们现场演练一番呢。”

    十二月九号,阴。

    “妈的,泰国的降头师果然难对付。”

    (次年)三月十三号,小雨。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脸总发痒,太痛苦了,我要去看医生。”

    三月二十七号。

    “怎么会这样?我竟然中了降头,可笑的是,下降头的人已经被我杀了,无解。”

    四月十五号。

    “我的脸又开始烂了,跟丧尸一样。”

    四月二十二号。

    “或许,我要死了吧。”

    李冲叹了口气,将日记本又翻了一页,却发现,后面一片空白,没有任何记录,直到翻到最后一页,他整个人为之一震。

    七月二号,天气一般。

    “我回家了,回到了属于我的祖国,可是,一切都不复存在,曾经的战友不在了,火狼不在了,连我自己也不再是从前的李国森了,已经没什么值得留恋了。”

    “我都没发现,这些年我竟然攒下这么多钱,除了花销,还剩下一千万美金,我已经全部捐给了华夏,以作为穷苦孩子们的教育基金,看来,我只有回到祖国,才能良心发现啊,呵呵,实在太可悲了。”

    七月三号。

    “任务快完成了,可看到她们恐惧的样子,我却觉得有些不忍,找个机会放了她们吧,反正自己也要死了。真希望在临死之前,能够再见到曾经的伙伴啊,不过看来是不可能了。”

    缓缓的合上日记本,李冲心中五味杂陈。

    惊讶、无奈、身不由己,到最后的一页令他的感动。

    李冲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是觉得眼眶有些湿润。

    杜宝山拍了拍李冲的肩膀,李冲回以苦涩的笑容,两人谁都没说什么,此时无言,胜过千言万语。

    有些话,即便说出来,他也听不到了。

    将日记本还给杜宝山,李冲缓缓道:“他还有家人么?”

    杜宝山用脚将烟头踩灭,摇头道:“没了,我们火狼的成员,都不会有家人,我只是个例外。”

    李冲无奈苦笑。

    “明天我们去将他的身体拿回来,将他好好安葬。”李冲道。

    杜宝山感激道:“冲子,谢了。”

    李冲笑道:“谢什么,就像他所说的一样,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不分彼此。”

    ...

    第二日,王桂芝和牛翠花出院了,不过两人的精神状况并不太理想,李冲为此,不禁无奈,看来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淡化这件事在她们心中的影响。

    绑架这件事,可谓让李冲后怕,他决定,不论如何,也一定要确保父母家人的安全,绝对不能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

    为了避免意外发生,李冲通过程静找到了一家安保公司,雇佣了十个保安,他们都是身手矫健,素质过硬的退伍军人,由于这家安保公司是受到相关部门认可的,所以可以佩戴允许范围内的枪械。

    当然,这么多人在一起,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也会给父母带来恐慌,索性,李冲直接给他们在附近不远处租了个房子,随时观察家周围的情况,而杜宝山则是这些人的指挥者。

    与此同时,李冲又雇佣了一个保姆,专门负责买菜做饭收拾家务等一些琐碎之事。

    妥善做好一切后,李冲和杜宝山就离开住所,前往新城市墓地陵园。

    他今天一早就给天九打了电话,托其帮忙在陵园中购买了一块风水不错的墓地,又通过程静的关系,将李国森的尸体送到了墓地陵园。

    一个小时后。

    将其入土为安后,李冲和杜宝山在墓前烧着纸。

    “兄弟,如果真有来世,我们还做兄弟。”杜宝山拿起地上的酒,先洒了一些在墓碑前,随后仰头喝了一口。

    李冲闻言,不由感叹,现如今的社会,已经很难找到像杜宝山和李国森这样的人了。

    其实,李冲很想将李国森的灵魂送入轮回,使其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可对方毕竟死亡时间超过了一天,灵魂已经飘离躯体,只能等头七一过再说了。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是牛翠花打来的。

    “喂,冲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电话那头牛翠花道。

    李冲想了想,眼下的事情已经差不多完事了,说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么?”

    牛翠花道:“没有,我爸妈他们来了,正在和叔叔阿姨聊天呢。”

    李冲猛的一拍脑门,竟把这事儿忘了。

    “他们没生你气吧?”李冲问道。

    牛翠花道:“生气倒是没有,不过就是骂了我几句,说给我打电话关机了,他们就去了旅店,昨天发生了那么大事,一下给忘了,手机也没电了,还是今天早上才想起来,就打给了他们。”

    李冲点头,的确,昨天的事情对于普通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小事,早就吓完了,谁还记得其他的事情。

    “行,我现在就回去。”李冲缓缓道。

    杜宝山疑惑道:“是有什么事儿吗?”

    李冲苦笑,道:“未来的老丈人老丈母娘来了。”

    杜宝山闻言,顿时露出古怪的表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