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泼妇有三宝
    李冲的突然出现,顿时让恶妇愣了,但身为恶妇自然有她作恶的本事。

    只见她突然嚎啕大哭,李冲下意识将手松开,而后那恶妇就顺势坐在地上撒泼起来。

    双手拍着大腿,张着大嘴哭喊道:“来人呐,救命啊,我不想活了,”

    任谁都知道,这老娘们绝对是地地道道的泼妇。

    泼妇有三宝,一哭、二闹、三上吊。

    如果现在有绳子,李冲估摸着恶妇必然会上吊寻死,当然这只是讹人的小计量罢了。

    牛翠花此刻显得不知所措,她没想到这事情会闹的这么大,一向单纯心善的她看着正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恶妇也很生气,但又没办法,而且警察也向这边走来。

    “冲,冲哥,要不算了吧,这一万块钱就当是丢了吧,你等我一下,我先把票买了。”牛翠花叹了口气道。

    李冲暗自摇头,这牛翠花虽然长的漂亮,但这心眼也未免太善良了吧,与其说善良,倒不如说是傻,但不论怎样,在他眼里也是傻的可爱。

    这个场子,必须给找回来。

    警察算什么?要是公平执法还行,倘若有丁点偏向,他都不给面子。

    李冲吐了口气,笑着道:“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你先买票。”

    随后李冲来到恶妇身前,低声冷笑道:“你确定不将钱还给这小姑娘么?”

    李冲笑容很冷,顿时将哭闹不停的恶妇吓住了。不过她不相信,这么多人看着,他还能动手打自己?而且看这小子穿着地摊货,根本不是什么有钱人家,估计是在人家小姑娘面前装装样子罢了。

    此刻,她也见到车站的民警走了过来,心中冷笑,车站人这么多,虽然有摄像头,但之前捡钱时被人挡住根本发现不了,这钱又没写名字,如何证明是那小姑娘的。

    “老娘的钱凭什么要给她?这本来就是我的钱。”恶妇坐在地上理直气壮。

    “你们在干什么?难道不知道这是公众场合么?”一名身着警服五十多岁的警察板着面孔说道。

    看见警察到来,恶妇又开始撒起泼来,大哭道:“你来的正好,你可要给我做主啊,这两个人是诈骗团伙的,非要说我拿了他们的一万块钱,你说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我怎么能偷他们的钱呢,更何况咱也不是那样的人啊。”

    恶人先告状,这一招的确够毒。

    那老警察抬了抬警帽,皱眉瞥了一眼恶妇,随后目光看向李冲和牛翠花。

    这老警察名叫李大春,已经干了半辈子警察了,年轻时候是警界出了名的抓贼王,但现在岁数大了,不比年轻人,但要说眼光,放眼整个新城市的警察都没他看的准。

    当他看到牛翠花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就知道,她并不是骗子,相反,坐在地上的妇人倒很有嫌疑,至于眼前的年轻人更是让他心头一惊。

    好有气势的小子,即便一脸的淡笑,却散发着强烈的自信和威严。

    善意的向李冲点了点头:“车站内人多杂乱,什么人都有,以后出门小心看管自己的财务。”

    说着,转头冷脸对恶妇道:“把钱给人家吧,不然就抓你进警局。”

    恶妇一听,顿时懵了,这啥情况?难道那小子认识这个警察?

    “你,你什么意思啊,你们警察不都讲证据么,凭什么说钱是她的。”恶妇从地上站起,对着李大春吼道。

    李冲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心中对这老民警竖了竖大拇指,人民警察眼睛就是雪亮的啊,这才叫公平执法,而且他对这个老警察也有了一丝兴趣。

    能仅凭观察几眼就能破案,的确有两下子。

    李冲朝着李大春微笑点头,对恶妇淡淡道:“你不是想要证据么?行,我让你心服口服。”

    恶妇冷笑道:“只要你拿出证据,钱给你,老娘不用他抓,我自己去警察局。”

    李冲摇头道:“那可不行,你自己去警察局,那算自首,会轻判。”

    恶妇哼道:“那你想怎么样?”

    李冲道:“如果我拿出证据,你必须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包括广大网友的面,诚挚给这位姑娘道歉,而且......必须跪着。”

    此言一出,售票口前顿时喧哗起来。

    就连那老警察眼睛也不由一亮,这小子有点意思。

    “冲哥,你,你真能拿出证据?”你翠花显然有些惊讶。

    李冲笑而不语,马宏却在一旁道:“放心吧翠花妹子,这小子的能力连我都看不透,既然他说了,就一定能拿出证据来的。”

    “叮......宿主淡定装逼成功,获得2点装逼值。”

    没有理会二人的交谈,李冲淡淡道:“如何?”

    恶妇眼珠转了转,咬牙道:“行,只要你拿出证据,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李冲心中冷哼,还嘴硬,一会你后悔都来不及。

    “你将那钱拿出来放在地上,我有办法让这些钱自动回到它主人的手里。”李冲自信道。

    恶妇自然不相信李冲的大话,她还真不信有如此邪乎的事儿,只见她略显犹豫的将一沓纸币放在了地上,随后对李大春和周围人说道:“大伙见证,别让这小子抢钱就跑了。”

    李大春哈哈一乐,他现在对这小家伙越来越感兴趣了,不由开口笑道:“小伙子,你要是拿钱就跑了,可别怪大叔把你抓进去。”

    李冲耸了耸肩。

    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在场所有人都盯着地上的一万块钱,场面一度安静。

    “钱呀钱,现在可以回到你主人的手里了。”李冲笑着道。

    突然。

    “卧曹,这.....”

    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他们见到,地上的一沓百元大钞,竟然凌空飘起,朝着牛翠花的方向飘去。

    牛翠花也有些发懵,不过她多少知道李冲的能耐,也就没多想说什么。

    至于周围群众则是傻了眼。

    这是啥?变魔术?还是法术?也太神了吧。

    李大春也有些目瞪口呆,做了大半辈子警察,这诡异的一幕还是头一遭见到。

    “妖术!他会妖术!!”恶妇见此情景,早就吓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睛睁的大大的,一副惊恐相。

    李冲上前蹲下身子,淡淡道:“这回你该相信了吧?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即使你想强行占有,但自有上天来将它从你手中拿走。”

    “遵守承诺,给我跪下,给这位小姑娘道歉!”李冲突然起身大喝,脸色异常发冷。

    对付这种恶妇,李冲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或者召唤五鬼出来将她吓傻,但他终究没那么做,毕竟对方也没做什么大恶之事,这样的惩罚已经足够。

    全场一片寂静,就连售票窗口里的工作人员都停止了工作,远远的看着。

    恶妇此时没有别的情绪,唯一只有恐惧。眼前的年轻人说话就好像圣旨一般,她不得不做。

    “对,对不起。”恶妇跪在地上对着牛翠花低声道。

    “你哑巴?没听见再大点声。”李冲喝道。

    恶妇不由身体颤抖道:“对不起小姑娘,都是我不好,是我太贪心,见钱眼开,还恶人先告状,求求你了,别抓我去警局好不好?大姐知道错了,以后不会了。”

    牛翠花一脸为难的看了看李冲,见李冲表情严肃,叹了口气道:“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说着,往后退了一步。

    李冲暗自点头,看来牛翠花遭遇这样的经历后也不算坏事儿。

    “行了,案子也被这小兄弟破了,大家伙儿该干嘛干嘛去吧,你,起来,跟我去派出所。”老警察李大春说道。

    将恶妇铐起来,李大春走到李冲的身前:“小伙子不错,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以你的年纪就有这般能力,前途无量啊。”

    李冲谦虚道:“大叔谬赞,这只不过是一些小把戏罢了,跟大叔比,小子还差的远。”

    李大春很喜欢这个年轻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我在新城市第一刑侦大队,今天过来是找老朋友的,没想到却看了一场好戏,坦白说,李叔喜欢你小伙子,没事儿的时候过来找我,咱们喝点儿。”

    李冲点了点头道:“有时间自然去拜访您。”

    李大春大笑一声,带着恶妇离开了,李冲也觉得这警察大叔与众不同,如果有机会接触接触也没啥。

    “冲子,今天不像你性格啊。”马宏有些不太相信道。

    李冲耸了耸肩。

    虽然说哥是史上第一逼神,但装逼,也看跟谁。..

    李冲的原则:你跟我装逼,我装死你。

    好人。

    至少在李冲心中认定的好人,他自然不会主动装逼。

    而且李冲也很庆幸,多亏收了五鬼作为鬼仆,否则今天这事还真有点麻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