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安山乡的禁忌
    安山乡位于新城市西四百余里,由于路况不佳,汽车行驶了近五个钟头才临近目的地。

    在车上,牛翠花大致将她的家乡向李冲二人介绍了一番。

    原本李冲以为安山乡只是一个普通的乡镇,可听牛翠花一说,倒是有了一丝兴趣。

    据牛翠花描述,安山乡存在久远,似乎在古代就已经存在,只不过不知当时叫什么,安山乡有一座山名为陀螺山,因山似陀螺而命名,山顶处有一座古庙,是那时百姓为了祭祀山神所建。

    山神很灵验,可以说有求必应,但所需祭祀的物品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这山神居然要人的尸体,而且必须是童男童女,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

    这里所谓的童男童女,更多的是指未破身的男女。

    在古代,战火不断,尸横遍野,索性这些尸体也容易弄到,因此在古时候安山乡的百姓日子都过的不错。可是到了民国时期,安山乡就一年不如一年了。

    每年都有大量的人死于灾祸,都是横死。

    有人说是没了祭品给山神,山神怒了,所以才会将灾祸降临安山乡。

    直到后来,一名游历天下,自称天风散人的老道带着两个徒弟来到了此地,那老道了解过后顿时大怒,对着众村民说道:“这哪是什么山神,分明就是鬼怪作乱。”随后二话不说带着徒弟就上了山。

    可师徒三人上了山,就在再也没了消息,也不知是死是活,但奇怪的是,自从老道上山后,安山乡就在没出过乱子。

    从那以后,安山乡就留下一个传统,陀螺山是禁地,任何人都不得上山。

    不过,传统虽然是传统,但还有一些人自恃胆大,加上好奇心作祟,偷偷上山,可结果都消失了,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最后无奈,乡里只能组织大量的人力去寻,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群人中竟然又离奇消失了两人。

    自此,再没有人敢上陀螺山,甚至连这三个字都是禁语。

    听到这些,李冲心中有些猜测,同时也升起了一丝好奇心,他倒是很想上陀螺山看看,到底是何方鬼怪在害人,这也验证了艺高人胆大四字。

    一路上,李冲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毕竟自己想要变强,除了装逼值外,更重要的是提升捉鬼天师等级,而眼下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如果真有鬼怪作祟,杀了不光能提升等级,相信还能有不少收获。

    很快,安山乡到了。

    刚下车,李冲就有一丝舒爽的感觉,在城市待久了,突然来到乡下,空气清新不说,人也似乎离自然更近了。

    李冲目光来回扫视,最终定格在安山乡西侧。

    那里,正是陀螺山所在的位置,望着远处的陀螺山,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他一样,使得他恨不得现在就奔过去,这种感觉让他也有些纳闷。

    “等处理完牛父的事情以后,再去看看吧,现在也不知道牛翠花的父亲到底生了什么怪病。”李冲暗自想道。

    拐了几个弯,三人终于来到了一座类似于四合院的建筑前,此时门口停了一辆顶配宝马,值得注意的是,车牌号挺牛逼,粤b2345.还是广东的牌照。

    不过李冲只是看了一眼就将目光移开,注意力放在了眼前建筑上,这建筑应该有些年头了,估摸着民国时期就存在,想来经过翻新过才再住人的。

    “这就是你家吧?”李冲缓缓道。

    牛翠花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李冲见状,皱了皱眉,很明显牛翠花是见到门口停的车后,脸色有变化的。

    “你家来客人了吧。”李冲继续问道。

    牛翠花咬了咬嘴唇,点头道:“是我爸的一个朋友,走吧,我带你们进去。”..

    说着,便率先走进了院子。

    李冲与马宏对视一眼,都看出一些情况,但也没说什么就跟着牛翠花走了进去。

    还没进屋,李冲三人就听见里面传来交谈的声音,声音的主人是个男人,好像在给牛翠花的父母介绍着什么。

    “牛老哥,为了你这病我可是煞费苦心呐,你瞧,这位就是新城市大名鼎鼎的吴凡大师,我也是费了很大力才将大师请来给老哥你看病的。”

    中年男子名叫沈军,大约四十来岁,身穿一身黑色西装,一脸笑容的说道。

    而在他身旁,站着两个人,一老一少,老的大概五十出头,短发,身穿一身唐装,在沈军介绍他的时候,一直用手捋着几根胡须,从进屋后就一直没正眼瞧过人,始终看着天花板。

    至于年轻的,则大概有二十多岁,长相与沈军有着八分相似,看他一直在房间中乱看,时不时的还露出嫌弃的神情。

    牛翠花的父亲由于无法下床,只能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没法下床招待你们,花他妈呀,还愣着干啥,赶快拿椅子让大师他们坐下。”

    牛母是个典型的农妇类型,尴尬的笑了笑道:“你瞧我,都忘了这事儿了。你们先聊着,我去拿椅子,顺便给你们弄点茶水。”说完,就朝着外屋走去。

    而正巧这时,李冲三人进了屋。

    “妈。”牛翠花喊了一声。

    牛母见状,先是一愣随后又有些佯怒道:“哎呀,我说你这孩子回来干啥,我和你爸都挺好的,你不用担心我们,现在学校课程那么紧,回来不得耽误上课啊。”

    牛翠花拉住牛母的手撒娇道:“我这不是想你们了嘛,更何况我的成绩一直都是学校第一,请假一两天学校也是同意的。”

    牛母无奈瞪了她一眼,随后就看见女儿的身后站着两个年轻小伙子。

    “这是你的同学?”牛母问道。

    “阿姨好。”李冲二人礼貌的道。

    牛翠花拍了一下额头,介绍道:“这两位是我的学长,在学校帮了我不少忙,而且他们是学医的,这次跟我来也是想帮我看看爸爸的病。”

    牛母打量着李冲和马宏,让二人不禁有些尴尬,尤其是李冲,牛母的眼睛一直在他身上,倒是让他有种丈母娘看女婿的感觉。

    “好啦,别这么看人家,人家第一次来,再给我学长吓到。”牛翠花甜甜的道。

    “对了,你沈叔叔和他儿子来了,还带了一个市里的大师,说给你爸来看病的,你一会进屋可得懂礼貌知道么?别耍你那小性子。”牛母说道。

    “恩。”牛翠花不情愿的点点头。

    牛母道:“行了,你好好招待你的同学,我去给他们烧壶水。”

    走进屋子,当李冲看见躺在床上的牛父后,脸色顿时变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