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一个八拍征服他(求收藏)
    李冲冷笑道:“今天本天师就把你算个底朝天,让你这老神棍知道什么叫宇宙第一神算!”

    “叮......宿主装逼成功,获得2点装逼值。”

    听见李冲的话,马宏在旁有些忍不住了,冲哥真不愧是装逼界一股清流啊。

    装逼无处不在,赛过东方不败。

    “你名虽为吴凡,但你的真实名字叫吴有才,你十三岁时贪玩在电线上尿尿,差点被电死,十五岁时偷看隔壁大妈洗澡被人狠揍,二十岁时在公交车上猥亵妇女被抓去派出所,二十八岁因为一事无成进了黑社会,后来差点被断了第五肢,三十岁结婚,结婚三天老婆就嫌你功能障碍跟别人跑了,三十八岁在地摊买了一本捉鬼大全,还是盗版的,练了十几年也只学了个皮毛,这些年你都依仗这点小小障眼法来坑蒙拐骗......本天师可有说错?!”..

    李冲的声音并不大,却让屋子里的人听的清清楚楚。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吴凡的身上,就连沈军父子也不例外。

    只见吴凡脸色一变,惊愕道:“你,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你!”

    可话出嘴边不到半秒他就后悔了。

    完了,这下全完了。

    众人再看向吴凡,发现他的脸色已然煞白。

    李冲冷笑道:“这还不算,你曾经给别人卜算,以冠冕堂皇的理由让那女子脱光衣服,你继而强行猥亵,最终害的那女子为了清白跳楼自杀。”

    噗通。

    吴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反驳道:“我,我没有做,是......是那个女人自愿。”

    说到这,他实在说不下去了,此刻的他已经彻底傻了。

    至于众人,早在吴凡脸色煞白时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李冲冷笑,跟小爷装逼?!

    一个八拍就征服你。

    “叮......宿主装逼成功,获得2点装逼值。”

    李冲心中暗乐,对付这种人,就得让他绝望。

    “你可知道,被你所害的女子,此刻就在这屋中?”李冲冷声道。

    此话一出,屋子内顿时一股阴风出现,而在场的众人均忍不住一脸骇然。

    就连马宏都有些打怵,他虽然已经有过一次见鬼经历,但听见女鬼就在这房间中,仍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卧曹,冲哥你别吓我。”马宏连忙道。

    李冲翻了翻白眼,暗道你个棒槌,这里哪有女鬼,只不过是让鬼一释放一点阴风而已。

    没再理会马宏,眼睛盯着吴凡。

    “求求你了天师,求求你了让她走吧,是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我去自首,我去坐牢,求求你饶了我吧。”

    终于,吴凡忍受不了这种折磨了,以他的能力还无法见到鬼魂,但他确确实实感受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在这种恐怖的压力下,他彻底崩溃了。

    “叮......宿主装逼成功,获得2点装逼值。”

    说起来,李冲施展神机妙算时,他也没想到这老神棍竟然连违法犯罪的事情都敢做,单说强行猥亵妇女逼人跳楼这条,足够让他枪毙四五个来回的。

    见李冲将吴凡本性揭穿,沈军也脸色难看,要知道,这所谓的大师可是他花费不少银子请来的,如今竟然是个坑蒙拐骗的主,哪能不怒?

    “你个骗子,杀人犯,我要把你抓进警察局!”沈军此刻已经有些气的癫狂,他在这老神棍的身上花了不下两百万,就算钱要不回来,这气也已经要撒在老神棍的身上。

    说着,沈军就招呼沈小飞,两人二话不说,直接将瘫软在地的吴凡拽起,向门外拖去。

    看着这搞笑的三人,李冲不由冷笑,如今将老神棍的身份拆穿,对方也被沈军父子拽走,估摸着应该会先毒打一顿然后送警局了。

    求老神棍心里阴阳面积。

    “冲哥,你真厉害。”牛翠花突然说道,声音很甜。

    “叮......宿主装逼成功,获得2点装逼。”

    李冲闻言,法国式装逼笑容顿时出现:“小意思,小意思,区区一老神棍,自然不是本天师对手,一个八拍征服他。”

    “没毛病老铁,双击。”马宏也笑道。

    牛翠花的父母见此,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他们已经不懂这些年轻人的世界了。

    不过他们却明白,女儿的这位同学,着实有着真材实料,说不定真的能将这古怪的病治好呢。

    “小伙子,你叫李冲是吧?”牛母笑着问道。

    李冲点头:“阿姨您放心,叔叔的情况我已经知道该怎么解决 了。”

    “真的?”

    牛家三口都是一连的惊喜。

    要知道,牛父得的这病已经找了很多大夫来看,不光如此,也找了一些懂得异病的阴阳先生看过,但都无济于事,想不到今天碰到高人了。

    “我,我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李......天师,你......你只要能救我家老头子,我给你当牛做马都行。”牛母此刻重见希望,顿时激动起来,就要给李冲跪下。

    让未来丈母娘下跪?那还不折寿?

    李冲连忙将牛母搀起,宽慰道:“阿姨您放心,我和翠花是很好的朋友,您说我能眼见你们二老出事么?只是叔叔的情况有些特殊,我还需要做些准备。”

    其实李冲也不知道该如何寻找解决办法,系统又没给什么提示,只是说牛父染了尸气,可尸气从何而来却不得而知,想要知道原因,看来只有询问牛父了。

    牛母见似乎真有办法,她也就不那么着急了。

    李冲皱眉思索了一会,对着牛父道:“叔叔,来的路上翠花已经介绍过安山乡的事情,所以,我有些话想问问您,希望您如实回答。”

    牛父苦笑了一下道:“有啥不能说的,看来你已经猜到了,我的确上了陀螺山。”

    什么!

    牛母和牛翠花顿时大吃一惊。

    “老头子,你没事去陀螺山干啥,你不知道,那......那地方是禁地么?你想吓死我呀。”说着,牛母竟然掉了眼泪。

    见此,李冲不由暗暗吃惊,看来这陀螺山对安山乡民众影响还真是大呢。

    这陀螺山,看来比想象的更要复杂。

    牛父苦笑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去那了,那天晚上,我刚刚从地里忙完农活,准备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陀螺山山顶有一道红光,我有些好奇,但知道那是禁地,是不能去的,可是这个念头刚有,我就像着了魔一样,朝着山上去了,至于到了山上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甚至连如何回的家都不知道。”

    诡异,牛父描述的事情太诡异了。

    如果山上有僵尸的话,牛父还能完好无缺的回来么?身上李冲看过了,没有一丝伤口,这也就是说,他没有碰见僵尸,但身上的尸气却又从何而来呢?

    想了半天也找不到方向,李冲决定,今天晚上就上山查个明白,否则24小时一过,他的损失可就大了。

    “叔叔阿姨,你们放心吧,今天晚上我就去山上查看一番,看看究竟是何方妖魔作祟,等找到源头也就能治疗叔叔的病了。”

    李冲并没说牛父身体沾染尸气,毕竟这是普通人无法理解的,万一尸气没害死牛父却被这劳什子尸气给吓死,那就逗逼了。

    “那地方可不能去啊,你不知道,那......”

    牛父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马宏打断了:“大叔你放心吧,李冲可比今天那老神棍强多了,有本事着呢。”

    牛翠花听后也是连连点头。

    李冲则是苦笑道:“阿姨,你看都到中午了,有没有啥吃的啊,我好饿......”

    众人先是一愣。

    下一刻却都忍不住笑了。

    “有,阿姨这就去给你们做好吃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