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牛父牛母的嘱托(求收藏,鲜花)
    大约四点多钟,天边已渐渐泛起了鱼肚白。

    李冲等人告别岳飞夫妇,便下了山。

    临别之时,李冲收到系统提示,金龙佩已正式归他所有,这把他兴奋坏了。

    要知道,此次能够顺利击杀强大的巴蛇和秦桧,道家至宝金龙佩可是功不可没。

    可是当他打开人物板面一看,却是又骂了系统一顿。

    金龙佩存在时间,从三秒变成了五秒,而且一天只能使用一次,想要真正发挥金龙佩的真正威力,就只有提升捉鬼等级,按照黑心系统的说法,当李冲真正成为一名天师时,金龙佩所化作的五爪金龙,会真正成为他的坐骑。

    李冲对此不禁嗤之以鼻。

    真正的天师?按照系统的说法,必须将捉鬼等级升至满级,何年何月?

    不过系统给他的回答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说起来,李冲从获得系统至今,也不过三天时间,就已经成为一名学徒级捉鬼师,这已经是神速了。

    李冲想想觉得也是,不由讪讪一笑。

    至于岳飞夫妇,他们选择暂时留在陀螺山,如今秦桧一死,他们的心结也已经打开,生前为国为民,死后,他们想为自己而活,虽然是一只僵尸和一只玄煞鬼。

    李冲曾想帮助他们轮回为人,可被岳飞拒绝了,让他想不到的是,岳飞如此人物也有柔情一面,说轮回后他与李娃便不再相识,倒不如现在长久相伴。

    总算是回来了,这一个晚上可是惊心动魄。

    此时的天已经亮了,李冲三人远远望去,已经看到了牛翠花的家。

    此时的牛母满脸焦急的在炕上坐着,一夜未归,难道是像传说中的一样,失踪了?

    “老头子,你说花和她的同学会不会?”牛母爱女心切,生怕女儿有个好歹。

    牛父明显沉得住气,道:“你就别胡思乱想了,我看那小兄弟挺有本事的,有他在,咱闺女没事。”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妈,我们回来了。”

    二人一听,顿时喜上眉梢。

    牛父得意道:“你看我说啥了,这就回来了吧。”说完,明显松了口气。

    牛母高兴的点头,二话不说,赶忙跑了出去。

    此时,李冲三人已经进了院子,就看到牛母担心的看着自己女儿,他不禁也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好久没见了,找个时间也该回去看看他们二老,如今有钱了,也让他们到大城市享受享受生活。

    进了屋,牛母才开口问道:“小冲啊,你牛父的病有没有的治啊。”

    李冲刚要回答,就被牛翠花抢着道:“妈,你放心吧,爸的病已经有办法了。”

    牛母牛父看着李冲,似乎要等他确认。

    李冲微笑点头道:“翠花说的没错,我已经有办法了。”

    牛父二人闻言大喜。

    牛母兴奋道:“饿了吧,我这就去给你们拿早餐,一会边吃边说。”

    一旁的马宏听见早餐,顿时来了精神,刚才他下山都快体力不支了,要知道昨天吃的东西在见到老僵尸的时候就已经吐的差不多了,加上看一晚上惊心动魄的大战,早就饿懵了,方才下山时,看见地上的草,都恨不得抓一把塞嘴里。

    “阿姨我去帮你。”马宏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李冲和牛翠花对视一眼,都笑了。

    不一会,牛母就摆满了一桌子的美味。

    馒头,粘豆包,小米粥,小咸菜儿。啧啧,这个香啊。

    马宏眼中已经没有了其他人,只有桌子上的食物,拳头大小的馒头两口一个,噎住了就喝口粥,刺溜刺溜的声音,惹得牛父牛母连连苦笑。

    “阿姨,我给他算过了,他上辈子是饿死鬼投胎,大家别介意哈。”李冲沾了沾白糖,将粘豆包放进嘴里,笑道。

    李冲的一句话,让饭桌上的氛围更加愉快了,众人仿佛一家人般,开心的吃着早餐。

    饭后。

    牛父躺在床上,李冲站在床前表情肃穆,其他人则站在两侧,静静的看着。

    如今牛父体内的尸气已经非常浓郁,已经开始转化为尸煞,相信再过不久,牛翠花的父亲就会变成僵尸了。

    李冲穿上道袍,口中念道:““敕敕洋洋,日出东方,吾赐灵符,普扫不祥,口吐山脉之火,符飞门摄之光,提怪遍天逢历世,破瘟用岁吃金刚,降伏妖魔死者,化为吉祥,太上老君吾吉吉如律令!!!”

    这是李冲从系统花了3点装逼值学来的去驱邪煞咒,可以驱除邪煞,对尸煞也有很好的效果。

    念完后,李冲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灵符,在牛父的身体上来回环绕几周,伴随着最后一句轻喝,灵符无火自燃。

    见此,没有见过李冲大显神威的牛母顿时震惊了,而马宏和牛翠花则是表情自然。

    灵符化为灰烬,散落在地。

    李冲松了口气道:“叔叔没事了,以后经常晒晒太阳,不出一个月,就能完全恢复。”

    牛母顿时大喜,牛父也是一脸激动,被这尸煞的影响,他已经躺在床上两个多月了,听到没事,哪能不兴奋不激动呢。

    “小冲啊,阿姨实在不知如何谢你才好。”牛母感激道。

    李冲没有回答,却是看向牛翠花。

    牛翠花俏脸一红,居然踮起脚尖亲了李冲一口,然后就捂着脸跑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李冲愣了,牛父牛母也有些愣了,而马宏则在一旁嘿嘿傻笑。

    “孩子大了啊。”牛父笑道:“小冲,既然你是翠花的同学,以后就麻烦你多照顾了,有你照顾,我们两个老家伙也放心了。”

    牛母也点头道:“有时间就常来家里坐,阿姨给你们做好吃的。”

    卧曹。

    啥情况这是。..

    李冲是一脸懵逼啊,这难道就是老丈人丈母娘对女婿的嘱托?

    这才过去一天就把自己当女婿了?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有木有?

    当然,李冲心里虽然兴奋,但表面却装作一脸诚恳。

    “叔叔阿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翠花的,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他。”李冲拍着胸脯保证。

    牛父牛母欣慰点头。

    ...

    在牛翠花家吃了午饭,李冲和马宏就准备回去了,牛翠花因为不舍父母,所以打算在家多待一天。

    临走时,李冲在牛翠花的耳边轻轻说道:“回去给我打电话。”

    可就这么一句话,牛翠花俏脸又红了,看的牛父牛母不断感叹自己老了,年轻人的世界,他们已经看不懂了。

    回到了新城市,李冲告诉马宏,让他准备一下,最好是在一个星期内找到合适的办公地点,打算弄一个公司。

    至于公司性质,虽然是捉鬼为主,但表面上还得是符合国情的,总不能封建迷信不是?所以,就以当铺为主,一方面可以贩卖一些法器,一方面还可以做捉鬼生意。

    马宏听后立即大喜,二话不说就跑了,说是现在就去找地方。

    李冲摇了摇头,准备回他租住的房子,如今有钱了,也打算有时间带父母买一套大房子,实现小时候对父母的承诺。

    他租的房子是两室一厅的格局,房东是一位三十出头的时髦姐姐,当时也是看他刚毕业挺可怜的,手里没什么钱,就五百块一个月租给他了,而另一间房子就空出来做储物室,时不时的这时髦姐姐也会回来住一趟。

    可谁成想,当时的李冲交不起房费了,又不敢回去,怕房东催着要钱,所以就露宿街头,开始了直播赚钱,可钱没赚到就被揍了一顿,接着就发生了做梦都想不到的这些事儿。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小爷现在也是土豪了。”李冲一边念叨着,一边打开了房门。

    可就在这时,一个凶神恶煞的女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两人大眼对小眼,就那么对视着。

    “小兔崽子,你个没良心的,还知道回来啊!”

    “玫......玫瑰姐。”李冲嘴角抽了抽,尴尬道。

    此人正是他的美女房东,玫瑰姐。

    ......

    (二更到,晚上还有一更,喜欢请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