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3章 真相一角
    碑林深处,一片迷雾难以侵蚀足有篮球场大的空间中,苏灿狼狈的摔倒在地,却顾不上五脏六腑撕裂的巨痛,翻身脚尖一点地面,身子再次如同炮弹一般激射而出。

    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多少次被击飞后发起的攻击了,而目标赫然是那挡路的一个透着恐怖气势的身影。

    那身影浑身裹着古老的铠甲,浑身死气缭绕,宛若魔气滚滚,那气势就好似可怕的魔神降临世间。

    苏灿有种无力感,最让他恐惧的是这空间中,有如此恐怖气息的不止眼前这一尊,而是足有十余尊之多。

    只是其他恐怖的身影,此刻似乎没有功夫理会自己,而是环绕着这空间中央位置一个古老的祭坛。

    而祭坛中央位置,赫然竖立着一块漆黑如墨的石碑。

    那石碑虽然不过丈余高,但是却散发着一股古怪的气息,笼罩整个空间。

    那种气息好似死气缠绕着生机,神秘莫测。

    而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那漆黑的石碑上巨大的铁链缠绕中,露出一个干瘪的宛若木乃伊一般的身躯。

    此刻,那十余道身影似乎在进行着献祭,海量的生机之力从十余道身影中透体而出,化作一道道宛若龙卷风一般的气柱,滚滚涌向那石碑上。

    随着那海量的生机涌入,那铁链缭绕的身子正在慢慢如同充气一般的鼓起。

    这十余道身影可都是碑林厮杀最终的存活着,强大程度可想而知,结果这十余道身影献祭己身,那石碑所困的身影,该是何其强大?

    苏灿不敢想,直觉告诉他,必须要阻止这一切,否则不仅仅是他,恐怕这秘境中所有人都要被团灭,甚至秘境外都有可能受到震荡。

    只是……仅仅是一个鬼物阻扰自己,就让他无法抗衡,自己又如何才能阻断这一切?

    苏灿心中也是满满的挫败感,只是他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所以这两天依旧是屡败屡战。

    果然,眼看着自己一拳就要轰在对方那死气翻腾的身躯之上,那宛若一堵墙一样阻住自己去路的家伙一拳轰来,而后自己的身子就如同败絮一般,被狼狈的砸倒在地面之上。

    苏灿深深的吸一口气,而后再次吃力的爬起来,就准备继续冲上去,跟这鬼东西死磕到底。

    却在这时,迷雾中再次一阵翻腾,一个身影狼狈的跌跌撞撞而出。

    那身影跌进这空间的那一刻,先是一喜,之后就注意到了苏灿。

    而后两人就开始大眼瞪小眼。

    紧接着两人都变的杀气腾腾起来。

    因为眼前这个冲进来的家伙不是别人,赫然是那个龙灵儿的二伯。

    之前,如果不是这个该死的混蛋,自己也就不会被困在这碑林之中,无数次险死还生。

    两人此刻自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今天老子就送你上西天!”老头此刻目光中只有苏灿,根本没有注意到不远处那气势恐怖的身影,以及远处那祭坛周围的场景。

    苏灿一听,更是怒不可及,自己自问没有招惹这个老东西,甚至满打满算见面也不过只有两次,结果第一次这家伙就对自己玩阴的,自己差点儿没被害死。

    这第二次见面,结果这家伙居然又向自己动手,简直莫名其妙。

    苏灿心中也是涌起阵阵怒火,一边躲避着老东西凌厉的攻击,一边气急败坏的道:“老东西,老子上你女人了,你娘的跟疯狗一样,见人就咬。”

    “小东西,你果真跟你那个老娘一样没有教养,你早就该死了,二十五年前就该死。”老头子狞笑着道。

    而听着他的话语,那一刻,躲避中的苏灿眉头却是皱起,眼中也闪过一丝寒意:“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老头很满意苏灿脸上的表情变幻,一张苍老虚弱疲惫不堪的脸上,此刻却满是癫狂的笑意:“你还不知道吧,二十五年前,就是我对你们母子下的手,可惜我的人追杀你一路,却让你这个孽畜活了下来,不过不要紧,今天我就亲自收了你的小命,给当年的一切做个了结……哈哈……”

    苏灿脸色瞬间煞白,接着一股滔天的怒火在心头翻腾。

    他想到了九灯和尚跟自己说的话,当年他带着自己远离了自己的母亲,一路从燕京逃亡明珠,路上遭遇了神秘势力的攻击……

    最后更是身受重伤,不得已将自己弃在一处垃圾桶旁,而他躲在深山老林养伤二十余年才算恢复,可见当年那追杀是何其凶残。

    他现在虽然跟自己的母亲相认,但是也一直在好奇当年到底是那股势力想要自己的命。

    之前他怀疑是苏家想要保存自己的颜面,而不想自己活在这个世上,之后确认并不是燕京苏家的人。

    并不是对方有多好,而是对方根本没有这个能力!

    结果今天,在这秘境碑林内,他见到了当年幕后真正的黑手,这还真是冤家路窄。

    苏灿苍白的脸上慢慢的冷酷了下来,眼中更是闪动着凶狠的杀机:“你该死。”

    “哈哈,小孽畜,你很生气?”老头狞笑着道,“不过没用,在我眼中,你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而已。”

    “门内的那些家伙还想着让你认祖归宗,好将那所谓的生命元液收归己有,简直白痴,我根本不在乎那个所谓的生命元液,即便是在乎,我也绝对不会让你活着回去,所以你只能死。”

    “知道我为什么要进入这秦皇陵吗?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冲着你来的。”

    “秘境中如此凶险,你死在这里应该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吧?”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是你的二伯,恩……亲的二伯……怎么样?是不是更生气?”

    “龙灵儿那个傻丫头……还想要接你回家,哦……可能我那个傻弟弟坐门主做糊涂了,也想你回去……他问过他的大哥了吗?他大哥没有争到门主之位,好不容易自己儿子有希望,怎么可能让给你这样一个小孽种?”

    “……”

    老头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而苏灿脸色却是一变再变,脑海中对当初的那一切悲剧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当然,他愤怒的心中也闪过一丝慌乱。

    龙灵儿……她跟自己是何关系?

    苏灿摇摇头,抛开脑海中的胡思乱想,接着脸色阴沉似水,目光凶狠的盯着眼前这个看起来狼狈不堪,此刻却兴奋的状若癫狂的老东西,而后目光微微瞟向那处在老东西视觉死角的鬼物。

    当他目光收回,之后直接凶悍的向着眼前这个老东西扑去:“你去死吧。”

    作为害的自己母子骨肉分离二十几年的罪魁祸首,他该死!极品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