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序章(最好看一下)
    ,!

    深山幽谷,溪涧粼粼,古木参天,繁花似锦……

    这里不是世外桃源,只是一处无名坟岗,

    一片土包掩藏在疯长的杂草下,风雨侵蚀,早已看不出本来模样,而在不远处,挺立着的是一块斑驳的石碑,碑头金色的国徽下,几个突兀大字好似鲜血浇灌,却透着一股无声的悲凉……

    军人殉国,魂佑疆土!

    这不是墓碑,只是一块普通的帝国界碑,无声宣誓着帝国的边界,

    界碑前,

    聂蔓婷站在凛冽的山风中,看着那银钩铁画般的八个大字,一动不动,俏丽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波动,只是眼底隐藏不住忧郁、低落、愧疚,还有那隐藏至深的痛恨。

    “首长,该……该返程了,不然……天烟前就回不到哨岗了。”聂蔓婷身边,一个面目稚嫩的士兵小心翼翼的提醒道,眼底却难掩狐疑好奇。

    从旭日东升到此刻夕阳西斜,这位年纪轻轻就已经两杠三星的女上校,对着眼前这界碑已经发呆整整一天了,如果不是因为带着这个女上校前来,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座偏僻的界碑周围,这些早已被风雨侵蚀,荒草遮盖的绵延土包居然是一片坟岗。

    “是该走了。”聂蔓婷微微一叹,深藏眼底的抑郁,转身准备离开,然而就在这时,草丛中闪烁的微光透入眼底,却让她动作一顿,接着飞快的转身,用那抑制不住颤抖的纤纤素手拨开草丛,那始终平静无波的俏脸上,却是再也抑制不住的激动和惊喜。

    那是一枚军牌,在残阳下好似被镀上一抹妖艳的血色,在军牌的正面,两把出鞘利剑交错,锋芒毕露,这是‘龙刺’,曾经那个辉煌,而如今成为军中禁忌的名字。

    聂蔓婷颤巍巍的捡起军牌,迫不及待的翻转军牌背面。

    军牌的背面,活灵活现的浮现着一个滑稽的小丑图案,她的心在这一刻猛然间一颤,那隐藏在心底,几年来都不敢去碰触的遥远记忆,却如同汹涌的潮水般涌来……

    心底那个熟悉却又飘渺的沙哑声音飘起:‘在扑克中有一张牌,它代表着天真、善良、滑稽、憨态可掬、给人快乐、独一无二……它是小丑,但是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王牌!’

    “回来了……回来了……”

    聂蔓婷紧紧的捧着军牌,在心底轻声呢喃着,接着抑制不住的失声痛哭,哭的歇斯底里,悲痛无助,却又欣喜若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