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冰山女神
    ,!

    三月的明珠已经烈日当头,空气中热浪翻腾,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苏灿感觉自己就像块被晒化了的奶油,粘稠的t恤皱巴巴的贴在身上,浑身无力的看着眼前耸立的写字楼……

    虽然已经吸收了一上午的太阳能,但还无法转化成那顿没有吃的早餐,摸摸干瘪的肚皮,看看手里比自己脸还干净的钱包,如果先前还只是浑身无力,那么现在就已经生不如死了。

    白领是什么?

    白领就是昨晚刚领的工资,潇洒一晚,今天一看,这个月工资又白领了!

    眼看着离下次领工资还足足29天,这可怎么活……

    想到早上逃离那家快捷酒店时,床上那个睡的跟死猪一样的陌生女人,苏灿就感觉宿醉后的脑袋好像又开始抽着疼了,可惜了自己那一个月的积蓄啊。

    不过转念一想,那女人虽然胸有点儿贫,但是脸蛋儿漂亮呀,身材也正点,皮肤也好……而且昨晚貌似真空上阵,算啦,就当自己是为人类基因库做贡献了。

    苏灿摇头晃脑的向着公司走去,这是一家名叫佳人服饰的女装设计公司工作,虽然公司只是国内龙头企业钱氏集团下属的一个子公司,不过在明珠繁华地段拥有自己专属的整栋写字楼,出入美女成群,也是一种实力。

    相传公司男女的比例高达惊人的一比十,按照概率学原理,女人多的地方,美女自然也多,能成为这样一家公司的男员工,在每天都有一大票人失业的明珠,绝对是值得炫耀的资本。

    不过对于苏灿而言,除了发薪水那一天,每天上班的心情简直比上坟还要沉重……

    “小苏同志,你又迟到了。”刚进大堂,就看着前台美眉对着自己翻白眼,精致的脸蛋上满是俏皮的笑,“你天天迟到,小心我打你小报告哦。”

    “哪里天天迟到。”苏灿有气没力的倚着前台,一边眼神左右四顾,一边满脸严肃,“朱佩佩童鞋,你可别诬陷我,我一周也就迟到五天。”

    朱佩佩先是一愣,接着抿嘴咯咯直乐,而后一双大眼睛向大堂四周观察了一阵,又神秘兮兮的身子前倾,靠近苏灿几分:“小道消息,听说总公司又派来一员大将任公司副总,今天就要走马上任了,这两天,你可悠着点儿。”

    “真的?”苏灿立马配合的摆出一脸惊诧状,一双眼睛却是落入了对方倾斜过来的身子敞开的领口……

    苏灿直咽口水,他一直觉得,烟色bra配上若隐若现的白色衬衫,透过衣领,肉隐肉现,才是最性感的都市白领装,对于总公司派谁来当副总,貌似跟自己这个公司底层p民无关。

    “讨厌,往哪看呢。”朱佩佩俏脸微红,一双手护住领口,没好气的白了苏灿一眼,不过那俏脸含羞的模样,更是动人。

    “嘿嘿!”苏灿咧嘴直乐,一脸贼眉鼠眼的凑上前,“晚上请你吃饭,怎么样?什么灌肠,肥肠炒木耳,油焖茄子,拉丝香蕉,三明治夹香肠……中西餐随你点……”

    “色狼!”朱佩佩俏脸红润的好似能拧出水来,扭捏的瞪了苏灿一眼。

    “咦,这跟色狼有什么关系?”苏灿大奇,看着俏脸红扑扑的朱佩佩,很是费解的样子,自己难道有说错话?

    “讨厌,要吃你自己吃去。”朱佩佩举着签到本,作势欲打……

    苏灿摇头晃脑:“哎,现在的小年轻,一点儿都不懂得尊老爱幼了。”

    “你觉得竹笋炒肉片怎么样。”突兀的,一个冷飕飕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而原先嬉笑怒骂的朱佩佩已经俏脸飞白,慌慌张张的弯腰行礼。

    “呃……这个不合我口味儿……”

    原本吊儿郎当的苏灿一个激灵,缩头缩脑的就准备开溜……

    “站住!”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

    苏灿眼皮直跳,接着转身,对着身后俏脸寒霜的女人,好似刚注意到一般,一脸惊喜的模样,点头哈腰的凑上前:“哟,领导!领导早。”

    “早?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女人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苏灿,当目光扫过那皱巴巴的t恤上残留的酒渍,更是眉头皱起,眼底似有寒光闪过,语气也愈发的杀气腾腾起来,“上班时间不在工作岗位,还影响她人正常工作,到我办公室好好解释清楚,解释不清楚,就卷铺盖滚蛋!”

    “这个……就不需要去办公室解释……”苏灿小心翼翼的赔笑,不过注意到女人寒光闪闪的眼神中毫不掩饰的威胁,忍不住一缩脖子,只能满脸堆笑的跟上。

    没办法,谁让这女人是自己这些受压迫人民的顶头上司,佳人服饰的头号boss……木槿!

    木槿,一种花的名字,不过用花都不足以形容这个女人的容颜。

    清冷的眼神,冰冷的气质,隐隐透出的上位者气场,宛若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

    在整个公司,这女人就是所有男员工幻想翩翩的对象,他就不止一次听见身边那几个歪瓜裂枣的劣货对着木槿想入非非,一脸欠抽的嘴脸……

    电梯平稳的爬升,狭小的空间内寂静无声,苏灿站在女人身后,一双眼睛却毫无禁忌的在眼前女人的身上瞄来瞄去,如果先前前台美眉只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那么眼前这女人就是绽放正浓的鲜花,娇艳欲滴。

    “88,56,86……”

    苏灿脑中冒出一排数据,非是他目测有多准确,也不是他有穿过衣服看本质的透视眼,而是他没有那种开始‘动物世界’时还穿着衣服的特殊嗜好。

    对于两人之间目前的关系,苏灿也是有些一言难尽,那时,苏灿还是总公司的小保安,每天混吃等死,在一次巡逻地下停车场的时候,遇到了被人下药的木槿,桥段相当的狗血,接下来发生的也很狗血,就在这女人那辆奥迪tt上,两人完成了某种有益新陈代谢的运动。

    本来一个是分公司boss,一个只是总公司不起眼的小保安,两人的身份地位悬殊,工作地点都风马牛不相及,那件香艳的事只是一件巧合,互相满足对方需求而已,结果鬼知道自己怎么就被总公司发配边疆,来到了这个子公司,而且还成了这女人的手下。

    有个强势的顶头上司,那事儿还由得自己做主么?自己只能任劳任怨,伺候好主子,做好小白脸的本职工作。

    叮的一声,电梯在十八层停稳,而眼前女人好似忘记了身后的苏灿,径直向外走去.

    听着哒哒哒鞋跟落地声传来,似乎在宣泄着某种怒火,苏灿苦笑的摸摸鼻尖,接着飞快的自己浑身上下,确定没有露出破绽后,才满脸堆着谄媚的笑,屁颠屁颠的跟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