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龟背
    ,!

    “额滴神呐……”

    苏灿刚关闭办公室门,整个人就软到在门板上。

    那女人怎么会来这里?而且看样子,跟木槿还熟悉的有些过分。

    这要是穿帮了,自己以后还有没有活路了!

    苏灿觉着以后坚决不再去夜店鬼混了,现在还是乖乖去上自己的班为妙,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热爱自己的岗位。

    溜回到保安更衣室,赶紧给自己来个全身换装,不得不说佳人集团是服装设计公司,即便是保安制服,都不同于一般保安公司那种土的掉渣透着一股猥琐的样式。

    衣服每一处细节都透着设计的味道,穿在身上,即便是保安科那几个歪瓜裂枣,也能穿出爷们儿硬汉的味道,更何况自己这完美堪称黄金分割比例的身板,还有这脸蛋儿……

    “啧啧,这张脸,越来越有小白脸的气质了!”

    看着更衣镜中宛若换了一个人一般的家伙,苏灿看了一眼,忍不住又去看第二眼,第三眼……

    太帅了,不仅帅,而且最要命的是那双眼中,满满忧郁的王子气质,啧啧,自己看着都流口水了,自己肿么可以帅的这么撕心裂肺!

    苏灿一脸自恋的摸着自己的脸颊,不过当目光滑落脖颈处那掩藏在衣领下的那道疤痕,眼神却是微微一凝,脸上的自恋神色慢慢化去,眼底又有些飘忽起来。

    差一点,当时只差一点点,那枚子弹就能切开自己的颈动脉,自己或许现在已经成为一堆黄土了。

    自从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之后,这五年里,那一次是唯一一次让自己感受到了死亡,想到那个狙击手最后被自己堵在中东沙漠里切片,苏灿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快意恩仇。

    五年的追杀,虽然手刃凶手,可是老爹毕竟没了,这不是一命抵一命就能算清的。

    五年前,他忘不掉老爹倒在自己怀里,临最后,看着自己的眼神,没有怨恨,只有满满的留恋,担心,不舍……

    而这些年,他们几个人几乎在追杀与被追杀中度过,这一切仅仅是为了那一块龟背。

    那是一块巴掌大小的龟背,整体呈现一种罕见的宛若羊脂玉般的乳白色,最神奇的是在龟背九块六边形甲片上,浮现着奇异漂亮的纹路,如同血脉在流转,有种难言的奇异。

    他无法忘记,因为那块龟背,远在明珠的老爹,都被抓到远在千里之外的那片原始密林,成为对方威胁自己的人质,最终被第三方人狙击身死,他三十多个兄弟,当突围回基地,却只剩下了五人,可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庆幸自己的死里逃生,迎接自己几人的却是‘自己人’一层层的枪口。

    龟背被收缴,而他们随之锒铛入狱,当初他们分明是接令出击,只是一个最简单的击杀盗墓贼,夺回失落文物的任务,结果最后等来的却是‘无故离营,私自越国界杀人’的重罪。

    在被押运往监狱的途中,却又受到了神秘势力的截杀,当时他就明白,这分明是杀人灭口,只有他们的死才能掩盖那个龟背的存在……

    对于暗中那些大人物而言,华夏十几亿人,每天每时每分每秒,都有人死亡,偶尔死上他们这样的平民百姓,根本不放在心上!

    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随意的翻手间,地上几片散落的碎屑,好似受到了无形力量的掌控,诡异的漂浮虚空之中,随手屈指一弹,嗡的一声,细碎的碎屑划过一道犀利的白芒,宛若利刃一般,锋利的钻入墙壁不见!

    飞花摘叶,皆可杀人!

    如果按照武侠,这算是绝世高手吧。

    没有人知道,那个被上缴的龟背早已不是当初自己夺取的那个龟背。

    确切说,龟背依旧是那个龟背,但是龟背上繁奥宛若血脉之力流转的那九幅图,在一次无意中沾染上自己的血迹后,就诡异的消失了,而他的脑海中却多了九幅繁密莫测的纹路。

    五年的时间,他只是勉强掌握了其中一幅图,获得的却是堪称诡异的力量——御物!

    从开始吃力的遥控一枚硬币,到最后随心所欲的掌控任何一件自己十米方圆的东西,能掌控的事物的重量也越来越大……

    从开始只能掌御一件,到现在可以同时掌控几件……

    这种神奇的能力,算是武功?或是异能?还是修真中的修真者?

    苏灿不知道,他现在更好奇的是第一幅图让自己拥有了御物之力,那么剩下的八幅又会带来怎样的能力?

    更让苏灿舒心的是,那个幕后的烟手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他们精心策划的阴谋,最终也没有真正的得到龟背,却为自己做了嫁衣裳……

    “喂喂……嘶嘶……喂,莫西莫西,哈喽……听到请回答……”肩膀上,对讲机的磁磁声打断了苏灿的思绪,紧接着就听着对讲机中传来大呼小叫的声音,“哎哟喂,大事不好,小苏牺牲了。”

    “让我们深切的缅怀小苏同志,是他带着我们哥几个,出入市内各大酒吧、洗浴中心、夜总会、城中村发廊,他荤素不忌,对我们更是言传身教,为明珠的服务业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不过昨晚却因为邪恶势力的‘扫黄打非’中,来不及穿裤子跳窗,现场被抓而英勇就义,壮烈牺牲,经过我们一致投票,决定给予小苏同志‘烈士’称号……”

    “去你的,你才牺牲了。”苏灿老脸发烟,对着对讲机没好气的道。

    “哎哟,还活着呐,那赶紧到值班室来。”手机中,一个嘚瑟的声音传来。

    保卫科的值班室在公司的一楼,同监控室合并在一起,苏灿还没进门,就看着紧闭的房门打开,露出一张肥硕的大脸,一脸浪笑的凑过来:“哈喽,北鼻……”

    “谁家裆开了,把你这货给露出来了。”苏灿没好气的一个白眼,这货一米六的个头,足有三百多斤的吨位,腰围比身高还长,大名朱亮,外号——肥波。

    苏灿拨开挡在眼前的大脸,挤进狭窄的值班室。

    值班室的一面墙上,是一面巨大的显示屏,上面监控着公司每一个角落,当然,没有人在意这些,一个服装公司而已,又不是什么中南海之类的政要枢纽,时不时有个刺客间谍什么的,而且,就算真有什么刺客高手,这几个歪瓜裂枣也明显不靠谱。

    此刻房间里的另外两个人,正对着一个电脑屏,看的啧啧有声。

    其中一人三四十岁的模样,头顶精光倍儿亮,也是保卫科的头儿,名叫王强,他最喜欢别人叫他强哥,不过因为长相酷似某国产动漫里的悲催配角,四十出头,已经地区支援中央,脑门倍儿亮,外号光头强。

    看着苏灿进门,王强只是扭过头来看一眼,接着又飞快的转头继续死盯着屏幕,嘴里还啧啧有声:“啧啧,周琳这娘们,平日里对咱们都不正眼看人,真没看出来……”

    瞅着那猥琐的表情,苏灿想不明白,这货是怎么当上保卫科头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