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

    就在苏灿胡思乱想,心中忐忑的时候,眼前的小妞转过身来,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看的苏灿也是直发毛,转头四顾,发现不知不觉间,居然跟着这女人来到了走廊无人的拐角。

    “那个……如果没有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告辞了。”看着女人直勾勾的眼神中,似乎有飞刀在飘,苏灿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还是先溜为妙。

    “你给我站住。”

    苏灿眼前一花,女人就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跟前,堵住了去路,一张漂亮精致的脸上,此刻却是抑制不住的嘲讽:“怎么,见到熟人,也不知道打声招呼就走?”

    “熟人?”苏灿心中一个咯噔,不过脸上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纯真表情,“这位美丽动人的小姐,我认识你么?咱俩在哪里见过?恕我眼拙,那个……”

    “装,继续装。”钱秧秧一脸冷笑的道,“要不要我给你提个醒?昨晚……零点酒吧……速8快捷酒店……”

    一双眼睛扫过苏灿浑身,嘴角更是噙满嘲讽的冷笑,“你不是富二代么!不是随便进进出出就好几亿的存款么!”

    “额,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唉,这人一上二十,记忆力就开始衰退……”苏灿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他想过反驳来着,自己确实随便进进出出,就好几亿的存货,而且还是祖传的宝贝,当然,这话打死他也不敢说出口。

    “哐!”钱秧秧一把抓住苏灿的衣领,狠狠的压在墙角,苏灿感觉身后整个墙壁都是一颤,而钱秧秧压抑的声音中透着一股歇斯底里的怒火,“你这个骗子,臭保安,不是男人,自己敢做不敢当!”

    骂自己骗子,自己认了,骂自己臭保安,自己忍了,可是说自己不是男人,这简直就是上升到二弟能力的侮辱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彼此彼此!”苏灿抹去脸上被眼前女人喷上的唾沫星子,既然已经摊开了,反而浑身轻松起来,看着身前如同发怒的小母豹似的女人,一脸无所谓的道,“大家都是大人了,出来玩儿,又不是第一次,何必这么较真呢。”

    “你,混蛋!”钱秧秧气的脸都白了。

    什么叫不是第一次,自己就是第一次好吧,而眼前这个混蛋还一脸振振有词的模样。

    “咦,你居然知道我外号?好了,如果没有别的事儿,我就先走了,再见,不对,是再也不见。”苏灿拨开抓着自己衣领的手,趁着女人愣神的功夫,赶紧就溜,甚至连值班室都不回了,直接去车库巡逻……

    珍爱生命,远离女人。

    “你!”看着溜的比猴子还快的家伙,钱秧秧气的咬牙切齿,接着似想到了什么,嘴角一勾,露出一个森冷的表情,“看你怎么逃得出姑***手掌心!”

    ……

    对苏灿而言上班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等待下班,在停车库掐着秒表,一到下班点儿,立马往餐厅窜,绝对不给资本家多干一秒钟,自己可是党员。

    虽然早上遇到那么一件令人不愉快的事儿,但是丝毫不能影响他如饥似渴的胃口。

    公司在楼层的中部,有属于自己的职工餐厅,每天提供一顿工作餐,对于银行存款从未超过三位数的他而言,免费午餐自然不能错过。

    餐厅,苏灿正端着餐盘,给自己挑选食物,就看到肥波三人吱的一声,在自己跟前刹住脚步,三张影响市容的脸挤了上来,对着自己挤眉弄眼。

    看着这三货猥琐的表情,苏灿就有一股无力感:“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一脸大便干燥,手指头扣不出来的模样。”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对人家始乱终弃……”肥波一脸龌龊的表情,让苏灿很不爽,真想把手里的餐盘砸这货的肥脸上,这货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

    “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始乱终弃。”肥波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王强一巴掌拨拉到一旁,而后就一脸荡.夫模样的凑了上来,“小子,你发了,以后可不能忘记了我们这群难兄难弟。”

    “什么意思?”看着三人龌龊的表情,苏灿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木总刚下调令,从今天……不对,应该是午饭后,你就是副总经理秘书了。”王强一脸高山仰止的崇拜道,“你不知道,哥们儿刚打听到,刚才找上门来的,就是新来的副总,兄弟,佩服,你跟她出去一共半个小时,就把那女人搞定啦?哎,想我也算是风度翩翩,号称夜场小王子,刚才怎么就没有选中我……”

    王强摸着自己的光头,很是一副懊丧遗憾的模样,而苏灿已经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了,此刻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她不是老师么,怎么就成了公司副总了,骗子,都是骗子。

    不过,为什么要选自己为秘书?难道……那个女人对自己居然贪图自己的美色……

    人家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

    苏灿决定化悲愤为食量,把昨晚和今早没吃的饭全都补回来。

    正在他努力的往已经堆成尖儿的餐盘上夹菜的时候,原本嘈杂的餐厅气氛突兀的一滞,而正挤眉弄眼的肥波三人,已经对着餐厅门口方向,一脸陶醉的表情。

    以苏灿对这三货的了解,能让这三货忘记吃饭的,也只有女人了。

    果然,餐厅门口方向,木槿正跟那个让他躲都来不及的小妞一起走了进来。

    两女的出现,让整个餐厅都有些黯然失色,一个如富贵牡丹,一个如出水芙蓉,站在一起,简直就是绝代双璧,漂亮的如同画中仙子一般。

    只是这两个女人怎么往自己这边走来?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苏灿心中默念隐身咒,不过两女从身边而过,而耳边轻飘飘的飘来一个鄙夷的声音:“饭桶。”

    我饭桶怎么了,我饭桶我骄傲,我给自己省钞票!

    苏灿恶狠狠的往堆尖的餐盘上再加两个鸡腿,看着身边三货对着两女离开的背影流口水,让他很是鄙视,一看就是下半身思考的物种,吾羞与为伍。

    自顾自的找个位置解决午餐,只是一想到下午就要为奴为婢的伺候那个女人,而且这女人分明是来者不善,苏灿就觉得平日可口的饭菜都没有那么香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