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叫姐夫
    ,!

    苏灿一脸错愕,早退都可以如此的理直气壮?再看着钱秧秧嚣张的离开的背影,苏灿偷偷的竖起中指:泼妇!

    不过这小妞一走,苏灿就恢复自由之身,随手将抹布一丢,很是潇洒的坐倒在那张柔软宽大的老板椅上,翘起二郎腿儿,享受一下做领导的滋味,顺便规划一下自己即将开始的夜生活。

    只是一想到自己浑身上下加起来都不够十块钱,囊中羞涩,连晚饭还没有着落,先解决晚饭要紧。

    苏灿心中一动,飞快的从身上摸出手机,点动手指,给木槿发短信:

    “亲爱的,长夜漫漫,晚上一起出来吃晚餐?”

    “大姨妈来了。”

    “……”苏灿呲牙咧嘴,这女人思想怎么如此肮脏,怎么可以这样龌龊,把我苏灿想成什么人了,自己是真的单纯的蹭吃蹭喝而已。

    “你想歪了,我只是单纯的想请你吃饭。”

    “那好吧,不过要清淡点儿,这几天上火,口腔溃疡……”

    “额……我突然想起来晚上跟肥波有约。”

    “……”

    苏灿觉得还是在肥波三人身上劫富济贫一下, 不过刚到公司一楼大堂,原本心情不错的苏灿,就有那么一点点不爽起来。

    “瞎了你们的狗眼,居然敢拦老子,知道我是谁么,你去陆家嘴工地打听打听我甄剑是什么身份。”一个西装笔挺,手里捧着艳红玫瑰花的青年,正对着肥波几人破口大骂,一甩手,指着自己的脖子,“看到没有,金链子,筷子这么粗,绕脖子能绕七八道,见过没有,老子是土豪,找你们老总是交盆友的。”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们木总真的不在公司……”

    “不在?你tm放屁。”年轻人一脸得意,“我告诉你,公司正门,后门,停车场,都有我的人守着,你们的木总根本就没有离开公司,想骗我,没门儿。”

    “……”

    苏灿微微的皱眉,一看这情况,肯定又是一上门追求者,对于这一幕,自从他被发配到分公司之后,早就见怪不怪了,只是相比起以前那些道貌岸然的追求者,眼前这货的质量可是下了不止一个档次。

    就这土鳖暴发户,居然也敢上门挖自己的墙角?

    苏灿摸摸鼻子,习惯性的将目光投向公司外,果不其然,不远处街口,一个家伙正鬼鬼祟祟的缩头缩脑。

    苏灿眼睛一眯,眼底凶光闪烁,不过接着眼珠子一转,似乎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好主意,嘴角一勾,露出一个贱贱的笑来……

    ……

    木晨扭头看一眼公司大门,见那哥们儿还没有被那个野蛮人扔出来,看样子这次有戏,总比前几个强,刚进公司大门,就被丢了出来。

    一想到那个野蛮人,木晨就堵的慌,真不知道那个家伙有什么好的,老姐怎么就看上了他。

    木晨又是兴致勃勃的摆弄起自己刚到手的镶钻百达翡丽来,啧啧,这回这哥们可真有钱,随手就送自己一块百达翡丽,他在网上查了一下,要十几万大洋才能买到,而且还必须提前预定,要从意大利空运过来,这可是贵族的象征。

    木晨对着手表镜面一阵哈气,再在身上蹭干净,乖乖,不愧是进口货,石英玻璃都要比华夏的光洁明亮,居然还能倒影人影……咦,怎么倒影里有两人头?

    木晨瞪大眼睛,接着撒腿就开溜,不过还没跑,就感觉屁股一疼,一招完美的屁股朝后,平沙落雁狗吃屎式趴到在地上。

    “卧槽,姓苏的,你丫找死是吧,信不信老子找人削死你。”木晨疼的呲牙咧嘴,转过身来,破口大骂。

    “哟呵,几天不见,胆儿又肥了是吧。”苏灿一脸冷笑,拎小鸡仔似的一把拎起地上的家伙,对着后脑勺就是一巴掌。

    正好今天下午被那个女人搞的一肚子火气,在这个家伙身上撒撒火。

    “我靠,松手,你这个死保安。”木晨伸胳膊蹬腿,奈何卡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如同钢铁一般,任他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也掰不开。

    “你说你出息了啊,拉皮条我不介意,可是你看看你找的都是一群什么货色,前几天好歹也是区长公子,后来变成镇长公子,村书记公子,这次又是哪家的公子?”

    “村长公子也比你这泥腿子强,臭保安,我告诉你,这次老子找来的可是真土豪,家里是包工头,手底下好几百号人,随便包下一个工程,那就是好几千万,比你这土鳖强了去了!”木晨涨红着脸,接着炫耀似的晃着手腕上的手表,“瞅见没,知道这是什么牌子的不,patek philippe,就你这小保安,一年的工资都买不起一根表带。”

    “别给我拽你那四川腔的英文。”苏灿一个白眼,毫不客气的赏这家伙一巴掌。

    “哎哟,骂了隔壁的,找抽是吧,老子最烦别人动老子头了,老子一定找人嫩死你,死保安。”

    “死保安也是你叫的么……”苏灿甩手就是两巴掌,“叫我什么!”

    “死保安……”

    “啪,叫我什么!”

    “你特么给老子等着……”

    “啪啪!叫我什么!”

    “打人不打脸……”

    “啪啪啪!叫我什么!”

    “别打了,大哥,大爷……”木晨抱头鼠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任他东窜西逃,就是躲不开这混蛋的巴掌……

    “啪啪啪啪!叫我什么!”

    “呜呜,姐夫,姐夫,你是我亲姐夫,别打了,我错了,呜呜……”木晨算是看出来了,自己硬,这混蛋比你更硬。

    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服软,回头自己一定要叫小伙伴,再给这个混蛋一点颜色looklook。

    “啪啪啪啪……”

    “你特么……还打……”

    “不好意思,打顺手了。”

    “……”

    苏灿随手将烂泥一样的家伙丢在地上,开始在木晨身上翻战利品——钱包。

    这也是自己过来的主要目的,翻开钱包,取出红色毛爷爷,拢共一千来块钱,随手往裤兜里一塞,空钱包丢给地上脸肿成猪头的木晨,很是鄙视的道:“一个大男人,钱包里就一千来块钱,也敢出来混,也不嫌丢人!”

    木晨感觉自己浑身都在哆嗦,纯粹是被气的,这混蛋就是一个流氓强盗,自己姐姐怎么看上这种人!

    看着眼前这混蛋又蹲下身子来,木晨立马死死的护住手上的百达翡丽,这玩样儿可比自己浑身家当都值钱:

    “你……你要再动手,我……我可告我姐姐说你打我。”

    “哟,还会告状了。”苏灿乐了,“放心吧,我对你那只a仿的百达翡丽没兴趣。”

    “你……你放屁!”木晨涨红着脸,“这可是意大利原装进口的,对……你一定是羡慕我。”

    “拆下来自己看表背,made in prc !prc是啥意思,懂不?”

    “什么意思?”木晨瞪大眼睛,意大利的英文缩写貌似不是这三字母吧,要说中国制造,不是应该叫a才对么……

    “傻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缩写,懂不!”苏灿一脸鄙夷,“南京路夜市,一百块钱两块,买二送一。”

    “……”木晨表情呆滞,接着飞快的拆下表,果然,侧边一排细小的英文……

    甄剑,我艹你大爷!

    “以后招子放亮点。”苏灿很是同情的拍拍木晨已经变成猪头似的脸蛋儿。

    姐姐那么漂亮聪明,搁弟弟身上,差别咋这么大捏,这基因突变的也忒厉害点。

    苏灿站起身来,抖抖衣服,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美美的点燃一根烟,然后摸出手机就开始嘚瑟的打起电话来:

    “你们三儿,赶紧搞定那个土鳖,晚上有节目,嘿嘿……哥现在可是有钱淫……”

    咦,有杀气?

    苏灿声音一顿,抬头就看着不远处一辆奥迪tt里,木槿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