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国产的,有点儿大
    ,!

    每天早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克服被子的压力和地球的引力,然后努力的起床。

    苏灿闭着眼睛,没办法,昨晚鏖战半夜,成功的将那个女人杀回了零蛋,不过后果就是睡眠明显不足。

    床头的手机铃声锲而不舍的响起……我再等一分钟,或许下一分钟……一分钟后……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紧紧的把那拥抱变成永远……三分钟后……再过五分钟,再过五分钟,火箭早已升上了太空,五分钟,就是五分钟……五分钟后……每一天都是星期天,每一天都有新发现,属于我的世界,我希望不会变……

    苏灿本来还想懒床,不过一想起自己现在可不是保安了,而是那个泼妇的秘书,昨晚上把那个女人欺负的那么惨,鬼知道今天会不会借机在自己身上撒火。

    为了不给那个女人任何借口,苏灿还是快速的起床。

    作为一个帅哥,他每天都要花大把的时间在梳妆打扮上,花了整整三分钟,给自己梳了一个帅气的偏分,还很奢侈的给脸上用sod密做个保养,穿上前几天刚从夜市淘回来,胸前印着骷髅头,霸气侧漏的t恤,才悠闲的赶到小区门口的公交站台,正好自己需要乘坐的班车缓缓的驶入站台。

    而且让苏灿狂喜的是,车门居然史无前例的在自己脚跟前打开。

    瞅着车厢里明显还有空余位置,这一刻,他只感觉李小龙附体,东方不败在世,身轻如燕,飞檐走壁不在话下,其他挤车的家伙怎么会是自己的对手?

    我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腰间,龙头在胸口。

    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眼瞅着自己抬脚就要踏上公交车,不料四周人潮涌动,只是眨眼间,就把自己挤出一米开外。

    “卧槽,都什么素质啊……”苏灿膛目结舌,而后也死命的撅起沟子往里挤,结果却被挤的东倒西歪,眼瞅着离车门口愈来愈远。

    “呃……”苏灿脸色一变,身子也是一顿,接着眼珠子瞪大滚圆,颤巍巍的伸手拍拍身前正扭动着肥硕身子,挤得起劲儿的大姐……

    “干嘛!”大姐恶狠狠的扭头,凶狠的道。

    “大姐,我可是会武功的,动起手来,可是连我自己都怕。”苏灿浑身哆嗦的道。

    “老娘还会断子绝孙脚呢。”满脸肥肉的大姐很是嚣张的道。

    苏灿脸色涨红,接着发青,而后变白:“大姐,你丫踩着我脚啦……”

    “你丫有病!”大姐很是鄙夷的瞅了一眼苏灿,高跟鞋踩着苏灿的脚背一跃,那足有两百多斤吨位的身形,居然身轻如燕的挤上车……

    “嗷……”

    苏灿疼的眼泪花子都出来了,抱着脚丫子原地惨叫,不过看着公交车就要关门,他还是赶紧抓着车门往上窜,不过却离先前那位大姐远远的,那一脚的风情,简直太**了。

    “司机师傅,等……等……”就在苏灿上车的同时,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传来,声音似乎有些熟悉,扭头就看见一个家伙窜上车来,居然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外加邻居,钱秧秧那个小刁妇!

    看着这家伙此时的装束,简直惨不忍睹,衣衫凌乱,蓬头垢面,几千块钱的高跟鞋正充当拖鞋的角色,明显还没有睡醒的双眼顶着偌大的烟眼圈,眼角还有不明物体,差点儿没把眼糊住,这哪家精神病院把这货放出来了……

    昨天,自己居然还觉着这女人是出水芙蓉,傲娇的小天鹅?

    真是瞎了自己这24k钛合金老眼,这就是一狗尾巴花!

    “看什么看,再看,小心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原本正在气喘吁吁的钱秧秧也注意到苏灿,一张脸立马就烟了下来,真晦气,大清早就碰见这张让她倒胃口的脸。

    自从遇到这个混蛋之后,自己就诸事不顺,恶狠狠的瞪一眼这个混蛋,接着开始打开自己的小包包,摸出迷你梳妆镜,化妆包……

    有跟这个混蛋吵架的时间,还是先赶紧收拾一下自己的妆容,她可不想正式上班第一天,妆容不整。

    我的妈呀,这是谁的眼睛!

    钱秧秧差点把镜子丢开,接着原本熄下去的火气,又蹭蹭往上冒,都是那个该死的火腿肠,该死的王中王。

    这件事儿没完,姑奶奶总有一天要把你砍回零级,趴在地上给姑奶奶唱征服。

    ……

    “哐当!”

    这时公交到了下一站,车门打开,又是一拨人挤上车来,原本就显得拥挤的车厢,就更加的拥挤了……

    钱秧秧微微的皱眉,接着一脸厌弃的靠近了苏灿几分,不过努力的保持安全距离。

    只是整个狭小的车厢早已人挤人,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空隙,钱秧秧就感觉自己身子不由自主的跟这个混蛋挤在了一起,最要命的是这混蛋兜里也不知道揣着什么东西,硬邦邦的,随着车身晃动,顶的自己难受。

    钱秧秧很是不爽的扭头瞪一眼身后这混蛋:“你那什么东西,拿开点,咯着我了。”

    “额!”苏灿表情一僵,“那个……手机……国产的,有点儿大!”

    苏灿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接着一副壮士断腕的伸手抓住,往边儿一掰,身子也努力的想要远离这个女人。

    不过苏灿身子刚往后挪动了一丝,就感觉到身后的人群一股力道涌来,身子又是不受控制的一挺……

    “啊!”钱秧秧一声娇呼,身子一僵,而后暴怒的转身瞪着身后的混蛋,“你特么挤个j8!”

    该死的混蛋,居然得寸进尺,别以为有个国产机就了不起,老娘的还是大屏的!

    而随着声音,原本乱哄哄的车厢内一静……

    “呃!”苏灿瞪大了眼睛,感觉到四周投过来的目光,苏灿很是忸怩的瞟了钱秧秧一眼,“就……就一个!”

    “……”钱秧秧一愣,接着就感觉喉咙一甜,有种吐血的冲动,老天啊,怎么不一道雷把这混蛋给劈死算了。

    新仇加旧恨,钱秧秧就准备跟这个该死的混蛋拼命,让这混蛋知道自己跆拳道烟带七段的威力,不过司机似乎似乎有着一颗戏弄人的童心,她还没来得及发飙,行驶中的公交车忽然一个急刹,惯性之下,钱秧秧就感觉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后仰,不过还好,拥挤的人群抵住了她后仰的身子,只是还没等她松一口气,一双眼睛就瞪大的滚圆……

    突兀的急刹车,让苏灿的身子也是不受控制的前倾,为了控制身形,苏灿本能的一伸手,然后就那么一抓,不过紧接着,就感觉到不对,还没来得及收手,一巴掌毫无征兆的向着自己甩来:“臭不要脸!”

    苏灿赶紧伸手一挡,堪堪挡住甩过来的巴掌,还好,自己身手没有退步,苏灿不忘自得的摸一把一丝不苟的头发,头可断,发型不可乱。

    “日!”

    刚刚自得的苏灿瞪大了眼睛,低头就看见自己那双温州仿的牛皮鞋上,一只漂亮的水晶鞋足有十厘米高的鞋跟正在努力的转动着。

    苏灿僵硬的抬起头,就看到眼前这刁妇正面目狰狞,咬牙切齿,怒目圆睁……

    果然,最毒妇人心!

    苏灿飞快的抽回惨被蹂躏的脚,一个劲儿的吸冷气,铁定青了。

    而眼前这女人的尖叫,让两人瞬间成为了全车的焦点,当注意到女人一只手护着胸口,双眼喷火的表情。

    所有人目光再投向苏灿的时候,或羡慕,或鄙夷,而一些人更是一副卫道者般的摇头叹息,好似他已经成为了社会败类,全民公敌一般。

    苏灿只能暗道晦气,接着一脸无所谓的扭向一边,反正也快到站了。

    “败类!”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入耳中。

    “……”

    我忍……

    “臭不要脸!”

    我再忍……

    “人渣!”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自己也不是吃素的,苏灿很是鄙夷的瞟一眼身边正骂的理直气壮的男人婆: “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小笼包嘛,回头赔你两个!”

    原本正在咬牙切齿的钱秧秧呆愣了,一双眼睛不可思议的瞪大,接着一点点的泛红……

    小笼包!小笼包?小笼包……

    每一个字都好似锥子,刺入自己心窝。

    看着眼前傻愣愣的小妞,苏灿感觉到了一股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绝对不能给她酝酿的时间,正好此刻公交车已经到站,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啊!混蛋,我要杀了你!”许久之后,钱秧秧如同被踩着尾巴的小猫,暴跳如雷,结果发现那个混蛋已经溜下车,一看站牌,也是慌忙的往车门挤,“哎呀,司机师傅等等,我也在这站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