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好狗不挡道
    ,!

    苏灿来到公司,看看时间,居然史无前例的没有迟到!

    好现象,自己如此爱岗敬业,难道不应该调戏一下漂亮妹子,犒劳一下自己。

    苏灿已经满脸坏笑的瞟向前台的朱佩佩,不过还没等他付诸行动,眼前就凑上来三张猥琐的脸。

    “嘿嘿,苏秘书,一天没见,突然发现你又变帅了。”

    “苏秘书,渴不渴,要不先去我们值班室喝点儿水?”

    “苏秘书辛苦了……”

    看着眼前三张贱笑的脸,苏灿就有些有气无力:“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知我者,苏秘书是也。”肥波一脸贱笑,“你难道不觉得咱们副总身边还缺点儿什么?”

    “咱们副总?”苏灿狐疑看着眼前这三张歪瓜裂枣的脸,这三货又准备玩什么花样,“缺啥?”

    “贴身保镖啊!”一旁的王强已经迫不及待的一勾苏灿的脖子,挤眉弄眼的道。

    “啥!”苏灿瞪大了眼睛,“就你们三个歪瓜裂枣,还想给人当贴身保镖?”

    “歪瓜裂枣怎么啦。”王强很不满的一个白眼,“别看哥哥我长得丑,但是我壮啊。”

    说着,还不忘摆弄一下自己松垮垮的肱二头肌,而后一脸贱笑的摸着自己精光倍儿亮的光头: “现在白富美玩小白脸都玩腻了,我觉得我这大叔款应该火了,最主要的是我演灯草和尚,都不需要化妆……”

    “……”

    看着这三货的表情,苏灿就搞不明白,自己这么帅气不凡,英明神武,风度翩翩美少年,怎么就交上这三个朋友?

    苏灿很是鄙夷的看着眼前这三货,你们这群肤浅的家伙,只看到那个小妞漂亮的外表,却没有看透那小妞恶毒的心肠。

    “好狗不挡道!”突兀的,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苏灿一转身,就看见一张满含煞气的脸,正是那阴魂不散的刁妇。

    让苏灿诧异的是,先前衣裳不整,蓬头垢面的女人,此刻居然如同变了个人一般,一身得体的职业装,优雅的水晶高跟鞋,脸上,淡淡的妆容,恰到好处的遮盖了偌大的烟眼圈,却又透着一丝小清新。

    如果不是先前见过这个女人的‘庐山真面目’,苏灿还真被这女人的外表迷惑了。

    看着这女人此时正一副母鸡中的战斗机似得瞪着自己,苏灿就搞不明白,这么大的大堂,随便你横着走,打滚儿着走,也碍不着你什么事儿吧,这女人怎么就偏偏只往自己身边凑?

    最可恨的是,居然还骂人!

    还好,自己身边还有三哥们儿,这妞肯定不是骂自己,狗这种生物怎么能比得上自己的英俊潇洒和风度翩翩。

    苏灿很是阿q精神的自我安慰一番,心想,现在这三货应该看清这个刁妇的丑恶嘴脸了吧。

    结果侧身一看,才发现原先在自己身边挤眉弄眼的三货,此刻居然早就躲到了不远处的前台,三个混蛋挤在一起,监督员工上班打卡,一副很爱岗敬业的姿态……

    看着这一幕,苏灿就满肚子的搜刮华夏语言中最恶毒却又不带脏字的国骂,问候这三个混蛋,诅咒他们,女朋友永远漏气。

    不过独自面对这气势汹汹的女人,他还是选择低眉顺眼的让到一旁,还是先暂避锋芒,择日再战。

    看着苏灿一副乖巧的模样,钱秧秧如同一只战胜的小母鸡,傲娇的仰着修长的脖颈,斜眼看一眼身边的家伙:“你……是哪个部门的员工!”

    咦,这妞又想玩什么花招?

    苏灿瞟一眼明显没事儿找茬的女人,小心翼翼的道:“我应该是你秘书吧?”

    “很好!”钱秧秧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不过紧接着横眉冷对,语气恶毒,“身为一个秘书,难道见到自己的上司,不知道打招呼问好?知不知道是谁给你发工资的!”

    “呃……”

    “呃什么呃!”看着眼前这家伙一脸便秘的表情,钱秧秧就如同吃了人参果一般,浑身透爽,决定乘胜追击,巩固战斗成果,“你还有没有点职业精神,知道身为一个秘书,面对自己的上司,都该干些什么吗!”

    “这个我懂。”苏灿松一口气,看样子自己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正准备长篇大论教训这个家伙,来满足自己虐人快意的钱秧秧一愣,不过这混蛋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差点儿背过气去……

    “有事儿秘书干,没事儿干秘书嘛,我懂,我懂。”

    “……”钱秧秧眼睛瞪大的滚圆,看着眼前这个混蛋点头哈腰,一副随时准备献身的样子,就有种胸口中刀的感觉,“好,好,好,你……你有种,给我等着瞧,哼!”

    钱秧秧面目铁青,转身就向电梯间走去,她怕自己再走慢点儿,会被这个混蛋气的吐血。

    看着钱秧秧离去的背影,苏灿也是一愣,这就完了?

    他倒是希望这女人一怒之下,一脚把自己踢开,那样自己又能做回闲散自在的小保安了。

    不过看现在这情况,很显然,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自己还要伺候这个女人,还要忍受这个女人各种歹毒的人身攻击。

    苏灿一脸不情愿的来到钱秧秧的办公室,小心翼翼的推开门。

    正对着电脑一脸专注的钱秧秧抬头看了一眼,一张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烟了下来。

    一看这幅提前更年期,没事儿找茬的神态,自己还是别触霉头,赶紧乖乖的坐到自己那张堪比小学生课桌的小办公桌后,只希望这女人能够忽视自己的存在。

    “啪!”

    一声闷响,吓了苏灿一跳,抬头就看到一双凶狠的眼睛,正恶狠狠的瞪着自己,那张足有双人床大的超豪华办公桌上,正孤零零的散着一叠文件。

    苏灿正不明所以,就看着钱秧秧双手环胸,双眼微眯,眼底抑制不住的得意:“不错嘛,刚才我查了一下公司的出勤记录,这个月刚过了24天,你居然迟到了18天,早退了18天!”

    苏灿一缩脖子,果然,来者不善,看着对方那种诡异的表情,苏灿就感觉自己脑门有些冷飕飕的:

    “咳咳,那个……我不是还有6天没迟到……”

    “是啊,三个双休日,你当然没迟到了。”钱秧秧乐了,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个极品,“你说,像你这样的员工,我把你辞退,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什么!”苏灿不由瞪大了眼睛,自己不就是早上不小心摸了她胸一把么,这就辞退?

    这不就代表自己失业了?失业就代表没有收入,夺人钱财,简直就如杀人父母啊。

    看着眼前这个小妞,苏灿眼珠子乱转,琢磨着是不是该吧这刁妇杀人灭口,自己也好脱离苦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