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潜规则嘛,我懂
    ,!

    “当然,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看着眼前这混蛋一副如丧考妣的表情,钱秧秧心中大爽,身子舒服的靠着老板椅,仰着秀美的脖颈,一副你明白该怎么做的表情,“就看你该怎么做,才能让我满意,说不定你表现的令我满意,我一高兴,放过你一马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一想到这个混蛋乖乖的跟自己道歉,哀求自己放过他的可怜模样,钱秧秧就越想越开心,心里琢磨着,等玩够了,再罚这个混蛋回去写上十几万字的检讨……

    “呃,您的意思是……”苏灿瞪大了眼睛,接着一脸艰难抉择后,豁出去的表情,“好吧……我懂了!”

    苏灿说着,站起身就开始解腰带,脱裤子……

    “喂喂喂,你……你干什么!”原本正舒服的靠在老板椅上,幻想着这姓苏的混蛋趴在自己脚下苦苦求饶的钱秧秧傻眼了,接着如同被踩了尾巴的小猫,从老板椅上蹦跶了起来。

    “钱总,别说了,潜规则嘛,我懂。”苏灿一脸苦涩的道,接着还不忘摆出一副献身的悲壮神色:“我就知道,这小蜜没这么好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你你你……”钱秧秧凄惨无比的叫起来,一双手紧张的捂着眼睛,跺着脚羞愤的道,“你别脱了,快……快穿起来……”

    “这怎么行,我一个大男人,说道一定做到。”

    “你……行,我不辞退你了,这总行了吧!”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按照自己设想的剧情,不应该是自己拿捏着死穴威胁这个混蛋,然后这个混蛋对着自己哀求,祈求自己放过他一马,然后这混蛋还不是任由自己揉捏……

    许久没有声响,钱秧秧偷偷的叉开手指,透过手指缝隙偷偷的向着那个混蛋瞟去。

    不过看见的一幕,却让她气急败坏,原先还在装模作样脱裤子的混蛋,此时居然已经在自己的位置上,翘着二郎腿,嘴角叼着烟,一脸悠闲得意的表情……

    “姓苏的,你耍我!”钱秧秧恼羞成怒,如同一头发怒的小母豹,呲牙咧嘴。

    “咦,钱总难不成还真想跟我来一出办公室那个啥?”苏灿咧咧嘴,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道。

    “你!”钱秧秧涨红着脸,接着指着紧闭的办公室门,一字一顿的道,“滚,给我滚出去。”

    “好好好,我滚,我马上就滚,这么凶干嘛!”苏灿悠闲的站起身来,正好出去透透气。

    “谁凶了,我没凶!没凶。”钱秧秧气的眼睛都红了,心中却是无比的委屈,为什么每次想好了法子报仇雪恨,可是最后总会莫名其妙的被气的半死,还有,这个该死的混蛋,还是不是男人,让自己一次能死啊。

    “好吧。”苏灿瞟一眼双眼泛起水汽的钱秧秧,一脸服软的表情,不过一双眼神似有所指,“我知道,你没……胸……”

    “……”

    钱秧秧表情呆滞,接着浑身哆嗦,气急败坏的抓起桌子上的文件夹,就向着这混蛋砸去,“滚,给我滚到门口站着,没有我的招呼,不准你进来。”

    看着这女人发飙,苏灿赶紧转身就溜,刚逃出办公室,就听着紧闭的房门里,一阵噼里啪啦乱响,还有某女发泄式的尖叫……

    “罚站么!”

    门口,苏灿懒散的倚着门框,嘴角叼着香烟,任由烟云飘渺,使得那张帅气的脸也若隐若现,只是看着寂静的走廊,还有窗外雾霾万里,眼神似乎也在这一刻有些涣散:

    “好熟悉的感觉,好似昨日。”

    恍惚间,他似又回到了曾经那段深埋在心底的岁月,同样是狭长的走廊,因为年久失修而显得斑驳,窗外是碧蓝的天空,身后是朗朗的书声。

    同样是罚站,但是对于还是毛头小子的他,却是最幸福的时光,因为只有那样,他才能透过门上的小窗,肆无忌惮的看着教室里的她。

    那个喜欢穿着白裙子,笑起来柔柔的,带着小酒窝的女孩儿。

    那时的他只是众人眼中拾破烂的老头捡回来的孩子,自卑孤僻,无数次因为周遭戏谑的调笑,而冲撞的头破血流,然后一个人偷偷的躲在角落,如同一头孤狼,偷偷的舔舐着伤口,一次次重复,却倔强的从不低头。

    直到那一次,他蜷缩在泥泞的地上,看着那双伸向自己的纤纤素手,那洁白的手帕,那阳光下明媚的脸,即便是现在,依然清晰的印在脑海深处。

    从那之后,他成了她的小尾巴,一日日,一年年,看着那娇小的背影变的柔美,而她也成为了自己除了苏老爹之外,第二个可以用命去捍卫的存在。

    而他们也从两个陌生人,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甚至最后懵懂的两人成为了恋人……

    他忘不了那个漆烟的小巷,昏黄的路灯下,自己颤抖着脏兮兮的手拉着那双柔软的手,看着灯下被慢慢拉长的身影,直到彼此交融。

    那一刻的悸动,还恍惚昨日。

    那是他的初恋。

    他也忘不了,当他拿着和她同一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兴奋的甚至没有来得及告诉老爹,而先跑去她家分享喜悦时,远远看到的一幕……

    她满是欢喜的挽着一个帅气男人的臂弯,开心的撒娇的表情,而那个男人却不是自己。

    那一刻,他心如刀割,整个天空都灰暗了,他以为她是自己的一切,结果自己却是她眼中无关紧要的过客。

    苏灿苦涩的咧咧嘴,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样的多愁善感了,他狠狠的吐一口烟,看着那飘渺的烟云在空中纠缠,最后消散……

    或许……如果不是那一天无意中碰到的那一幕,自己应该会享受着四年的大学时光,然后跟城市里所有的白领一样,找个工作,安安分分的做自己的市井小民吧。

    如果当初没有选择参军,那么这些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都不会发生,老爹也不会那样死在自己眼前,这一切的悲剧都不会发生!

    “啪!”

    清脆的开门声,打断了苏灿的胡思乱想,扭头就看到女人凶狠的眼神,正恶狠狠的瞪着自己。

    “哼!”

    钱秧秧一仰脖子,骄傲的从自己身边走过。

    看着手里挎着小包包,分明就是要早退的节奏,苏灿心中一喜,正考虑是否该去木槿那里消磨一下时间,顺便在那张豪华的办公桌上,完成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运动,就看着已经离开十几米的女人,又蹭蹭蹭的退了回来,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

    注意到对方诡异的眼神,分明不怀好意,苏灿不由戒备的眯着眼睛:“你想干嘛!”

    “你这是什么表情。”看着眼前这家伙一副戒备的表情,钱秧秧就不爽的挑起了眼角,不过眼底似乎有些挣扎,最后撅着嘴,一脸刁蛮的道,“你……跟我走!”

    “去哪儿。”苏灿瞪大了眼睛,接着双手护胸。

    难不成这小妞还真想把自己潜了不成?

    如果真是这样,自己是该主动点儿呢,还是装模作样的抗拒一下,最后再逆来顺受一番……

    “你!”钱秧秧恼羞成怒的跺跺脚,而后理直气壮的道,“市场调研,懂不懂!公司给你发工资,可不是让你吃白饭的。”

    说完,还一脸威胁状:“不跟我走,你就等着被扣光这个月的工资吧!”

    又扣工资!

    威胁,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苏灿瞪大了眼睛,接着却如同泄气的皮球:“算你狠!”

    “哼!”钱秧秧得意的一勾嘴角,转身就走,苏灿只能耷拉着脑袋,跟在女人身后,看样子自己的‘课外活动’又没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