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哟,老同学……
    ,!

    第十四章 哟,这不是老同学嘛!

    “长那么大,也不怕坠的脖子疼。”秧秧刚靠近,就听到这个混蛋品头论足的声音,忍不住恶声恶气的道。

    苏灿表情一凝,扭头就看着秧秧一脸凶悍的神态,手里还在蹂躏着一款可爱风的妞妞罩,看着那妞妞罩变成各种诡异的形状。

    苏灿嘴角忍不住一勾,脸上带着三分邪气,七分俊朗:“这款样式不错,挺配你气质的。”

    “啊!”原本正准备给这个家伙长长记性的秧秧神色一愣,顺着这家伙目光,秧秧不由闹了个大红脸,刚才只顾着生这个混蛋的气了,居然忘记了手上还抓着一款自己中意的bra。

    听着这个混蛋的话,照理说,自己应该发飙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不敢去看这个家伙的眼睛,甚至紧张的能够感觉到自己心砰砰直跳。

    “a罩杯?这个大小有点儿不合适吧。”

    听着这家伙的话,饶是她平日里胆大刁蛮,也是心中忍不住的慌张,看看手里的bra,确实不是自己平日里用的大小,心想算这个家伙还有点儿眼光。

    秧秧忍不住挺起了胸膛,要知道经过自己几个月的木瓜牛奶雪蛤洗礼,自己勉勉强强也能达到b罩杯的,虽然不能跟那些f大胸相提并论,但是自己好在小巧坚挺珠圆玉润啊,也不是这个家伙口中的小笼包嘛。

    “这款有点儿大了,我觉得你的应该定做。”苏灿煞有其事的道,“某东洋岛国前段时间不是推出了男款bra么,嘿嘿,我觉得配你大小刚刚好。”

    “……”

    秧秧得意羞涩慌张全都僵硬在了脸上,接着嘴角抽搐,有种呕血一斤的冲动……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秧秧一字一顿的道,接着气呼呼的抓着bra,向着收银台走去,不过没走几步,又气呼呼的转身走过来,狠狠的踢了苏灿一脚,“臭流氓,不要脸。”

    “嗷!”苏灿表情僵硬,抱着腿根直吸冷气,我靠,铁定青了。

    “喂,还愣着干什么,准备在这里吃午饭啊。”收银台,秧秧杀气腾腾的转过身来,对着苏灿道。

    一听午饭,苏灿立马来精神了,赶紧屁颠屁颠的凑到女人跟前,就指望着这女人能够看在自己当了一上午苦力的份儿上,中午请自己大吃一顿。

    “傻愣着干嘛,还不付账。”

    “好嘞。”苏灿满脸堆笑,不过接着表情就是一僵,“等等,付账?付什么帐?”

    “你说呢。”秧秧双手叉腰,恶狠狠的瞪着眼前这个家伙。

    不让这个混蛋肉疼,如何能一解自己心头之恨,而且,今天带这家伙出来的主要功能就是充当钱包,要不是这次自己离家出走,信用卡被冻结,自己还用得着这个碍眼的家伙跟着么!

    可惜,这个钱包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儿钱包的觉悟,紧张的双手护住裤兜:“凭……凭什么,这玩样儿又不是我穿,凭啥我出钱。”

    苏灿瞪大了眼睛,特别是眼角余光瞅到那高达上千元的标签,更是嘴角直抽,赶紧一脸赔笑:“那个……这玩样儿一点儿都不好看,哪里配的上你这样高贵优雅的气质?要不我带你去夜市,十块钱一件,保证物美价廉!”

    “……”秧秧俏脸一点点的僵硬,阴森森的看着身前这个混蛋。

    那个……九阴白骨爪怎么使来着?

    不管了,秧秧冲上去就在这混蛋身上施展了一套精华版九阴白骨爪,才恶行恶相的夺过这家伙紧紧揣在手里的钱包:“你懂什么,女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儿!”

    苏灿有点想死,这钱貌似是自己的好伐,这是对我狠呀!

    “一个大老爷们儿,身上才装一千来块钱,也不嫌丢人。”秧秧很是鄙夷的瘪瘪嘴,随手将空钱包丢回给苏灿。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苏灿手忙脚乱的接回已经空荡荡的钱包,欲哭无泪,只能在心中用最不堪入目的动作,将这个女人ooxx了千百遍,以祭奠自己还没捂热乎的毛爷爷……

    不过让他隐隐有些开心的是,付款之后,自己的钱居然还有结余,刚准备取回自己的血汗钱,就瞅着一只纤纤素手,熟练的抓着收银员的找零,往口袋里一塞,才洋洋得意的一扬手: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拿东西走人,恩……本姑娘现在也是有钱人了,说吧,想去哪儿吃,午饭我请!”

    “……”

    苏灿目瞪口呆,这女人还能再有一点羞耻心么,不过接着眼珠子一转,苏灿已经非常狗腿的凑上前,一脸谄媚的道:“我知道附近有家药膳坊不错,厨师可以清朝皇宫御厨的后人……”

    “好,听你的。”

    苏灿心中一乐,正琢磨着等一下只挑贵的,不挑好的,不吃到这女人破产不罢休,就见眼前这女人很是大气的小手一挥,“就去兰州拉面,管饱。”

    “……”

    曰!以后大家还能不能愉快的交流了!

    拉面,这得吃多少碗,才能吃回本儿来?

    诅咒这个死八婆妞妞每天缩小一罩杯!

    苏灿有气没力的跟在女人身后,不过没走几步,突兀的,一道狗吠传来,紧接着,一声娇呼中,苏灿还没回过神来,就感觉手臂一紧,一个柔软的身躯贴了上来……

    咦,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投怀送抱?

    看着原先还趾高气昂的女人,此时小鸟依人般的缩在自己身边,更让他眼睛发直的是,那原本没什么料的胸脯,在自己手臂间居然挤出各种令人遐想的柔软形状!

    好吧,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勾引啊,早就知道,这女人对自己图谋不轨,一定是看上了自己的美色……

    “喂,你走路没长眼啊,看把我们家贝贝给吓的!”正在苏灿贼眼乱瞄的当口,一个尖酸而矫揉造作的声音传来。

    说话的是一个衣着时尚的年轻女人,身子正腻着一个中年男人的臂弯,根本没有因为自家恶狗冲撞了行人,该有的歉意,反而满脸心疼的揉着身前正对着秧秧呲牙咧嘴的松狮犬:“让妈咪看看,有没有吓着宝贝儿。”

    女人和狗?

    好吧,苏灿承认自己不纯洁了。

    一年前,他觉得烟木耳仅仅只是用来当菜吃的,两年前,他还觉得菊花残,满地伤的歌词很文艺,更离谱的是,五年前,自己第一次拉了她的手,居然提心吊胆一个月,害怕她怀孕,而现在,他只要看到年轻女人养着大狗,就会笑的意味深长……

    “你!”秧秧呆愣许久才回过神来,忍不住冷言嘲讽道,“你家孩子长的可真像你!”

    “你……你这人真没素质……”

    “你快别侮辱素质这个词儿了。”似乎有了苏灿在身边当挡箭牌,秧秧又恢复了一脸的刁蛮,“看你长的白白嫩嫩,却没个人样,是被人养的吧!”

    “你!你!”

    “噗……”看热闹的苏灿先忍不住乐了,一双眼睛很是暧昧的瞟一眼眼前时尚女子,再意味深长的瞟一眼身边那个已经谢顶的老男人,不过紧接着赶紧转移视线……

    画面太丑,没法看!

    “你笑什么!”年轻女人在秧秧身上吃了瘪,把满肚子的怒火撒向了一旁的苏灿!

    只是视线落到苏灿脸上时,女人却是明显一愣,接着双眼满是狐疑的上下打量着苏灿,脸上却慢慢露出一抹轻佻的笑来,“哟,这不是老同学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