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恶心嘴脸
    ,!

    “啧啧,我们的林大美女,居然在卖身!”王倩一脸哀叹的表情,眼底却难掩得意,“唉,想当初,林校花那样高高在上小仙女儿一样的人物,也有沦落凡尘的一天,真是世事难料……”

    “你说什么!”苏灿一把抓住王倩的手臂,脸上再也无法保持淡然。

    她不是应该跟那个帅气的男人双宿双飞么,怎么会这样?

    苏灿脸色铁青,他曾以为放下了那段感情,放下了过去的一切,可是当知道关于她的消息,他才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放下,只是将关于她的一切深埋在了心底,不敢去碰触。

    一阵嚣张的狗吠传来,苏灿阴冷的扭头看一眼张牙舞爪的准备扑来的恶狗。

    原本呲牙咧嘴的恶狗,好似遇到了惊恐的东西一般,浑身毛发炸开,呜呜哀鸣声中,夹着尾巴小心翼翼的后退,脚底甚至溢出一滩水渍……

    这怪异的一幕,让王倩也是表情一呆,要知道自己这松狮可是有獒犬的血统,而且平日里为了保持这家伙野性,喂了可都是活物,今天这家伙怎么怂了?

    “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苏灿紧紧的抓着王倩,表情狰狞可怖,布满血丝的眼底,却难掩一丝惶急。

    “小瘪三,还敢动手,还不给老子松开。”一旁的孙林面目狰狞的冲上来,一把抓住苏灿的手臂,借机发泄先前受的一肚子气,可是任他憋红了肥脸,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却难以掰开那只手臂分毫。

    “滚!”苏灿脸色阴沉的可怕,随手一挥,原本脸红脖子粗的孙林,足有三百来斤的身子,却如同败絮一般,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狠狠的砸在街角一排垃圾桶上……

    看着眼前那凶狠的如同凶禽猛兽的苏灿,王倩忽然有些后悔惹怒了这家伙。

    她忘记了,当初这家伙为了那个林芷晴,可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可是接着,她又忍不住恼羞成怒起来,她林芷晴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这些臭男人都想黏上她,现在她一无所有,也就剩下了那副皮囊而已,可是居然还有人这么在意她!

    “怎么回事?卖身救母,这剧情怎么样?”不知是因为手臂剧痛,还是心理的扭曲的快意,王倩笑的无比狰狞,“哈哈,只是林大美女清高,卖第一夜居然卖一百万。”

    “一百万,当红大明星都不用这价,啧啧,苏同学还有机会摘走她林大美女的第一次哦,只要你有一百万。”

    “为什么会这样。”苏灿呆愣愣的看着眼前发泄般笑的无比狰狞的女人,眼前这一切都太陌生了,“她可是把你当成真正的朋友……”

    “朋友?朋友是什么东西。”王倩表情狰狞,“那不过是她的施舍而已,老娘不稀罕,凭什么,凭什么当初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而我只是陪衬的小丑,所有人都对她爱慕,就连你这个捡破烂家的穷小子,都不待见老娘一眼?还不是因为人家有个区委书记的老子!”

    “我除了身世不如她,哪里不如她!不过现在好了,我每个月的零花钱,都够你们这些穷鬼赚几年的工资,而她林芷晴呢,老子畏罪跳楼自杀了,留下个半死不活的老娘,果然,老天都是公平的……”

    苏灿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这一刻,人性的丑恶在眼前这个女人身上诠释的淋漓尽致。

    当初,她瘫痪在床的老子病危,是林芷晴瞒着家里人,拿着自己从小攒到大的压岁钱交的手术费,那时的王倩,感激的痛哭流涕,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却如同一个毒妇。

    “她……她现在在哪个酒吧。”一想到那个干净的如同一朵莲花般纯白的女人,此刻却被苦难的生活磨难,苏灿忽然发现,自己的心头远无法平静。

    “哪个酒吧?”王倩笑的眼泪横流,满脸畅快,“我忽然忘记了。”

    “你!”

    “不过……下周一,我和我未婚夫要在锦绣缘办订婚酒,我们正准备给林大美女多介绍几个公子哥儿呢,怎么也算是曾经帮助过我的同学嘛,现在有难,我也该帮助一下!”

    “苏同学要不要参加?哎哟,你看我这记性,锦绣缘那可是高档会所,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去的,只有那里的内部会员才可以……”

    “不过苏同学,你跟她早已没有什么关系了。”王倩有些幸灾乐祸的看一眼一旁表情怪异的秧秧,“你这样在意,难道就不怕你的现任吃醋……”

    苏灿表情一僵,是啊,自己跟她早已没有关系了。

    想起那一年,自己眼睁睁的看着她在哪个男人的臂膀间撒娇嬉笑,想到这些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苦难,想到老爹的死……

    如果不是因为当初她的背叛,这一切都不会发生,自己应该恨那个女人,她过的越悲惨,自己应该越快意才对……

    “杀人啦,这个小瘪三杀人啦!”

    先前摔蒙了的孙林,此刻才回过神来,抹一把满脸的血红,忍不住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不过当注意到那个野蛮人一般的家伙阴冷的目光瞟来,吓的浑身一个哆嗦,惨叫声又噎回到嘴里。

    苏灿慢慢的松开了王倩的手臂,有些失魂落魄的转身准备离开。

    自己跟林芷晴,现在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喂,你……你要去哪里。”一旁,秧秧看着准备离开的苏灿,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道。

    刚才,她被这个家伙吓到了,在她印象中,这家伙就是一个吊儿郎当,整天嬉皮笑脸,没个正经的小保安而已,可是刚才发起火来,这让她心滞,那一刻,好似空气都凝固了。

    “我想一个人静静。”苏灿头也不回,看似轻松的背对着秧秧挥挥手,可是秧秧分明看到那手背青筋虬结,微微不自然的颤抖。

    秧秧暗自跺脚,那个姓林的女人到底是什么人,能让这家伙这么在意,难道比自己还漂亮?

    不对,那女人漂亮不漂亮,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为什么要跟那个女人比。

    秧秧莫名烦躁的摇摇头,接着恶狠狠的瞪一眼一旁笑的跟个泼妇一样的女人。

    两个狗眼看人低的玩样儿,锦绣缘有什么了不起,自己哪天不爽,就在明珠开一堆的锦绣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