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别逼我动绝招
    ,!

    苏灿漫无目的的行步在车水马龙之间,几年的时间,这座城市已经变的无比的陌生,可是这座城市却承载了自己很多的记忆。

    熟悉而校园,街道,公园,都永远深埋在自己的记忆中,这些年,几次与死亡插肩而过,除了不可抑制的对老爹的愧疚,他同时还会想起这曾经留下自己无数或温馨,或苦涩记忆的地方。

    每次死里逃生,总会难以抑制的想起那个温温柔柔,笑起来带着甜甜酒窝的她……

    不知不觉间,苏灿来到了那条应该充斥着小商小贩叫卖声的街道,可是眼前的一切都变了。

    曾经污水横流的街道变的宽敞整洁,一边依旧破旧的村落,墙壁上划满了狰狞的拆字,低矮的门面,遍布着暧昧的洗头房,而马路对面,那座曾经熟悉的院落,已经化作了成片高耸的住宅区。

    没了,一切都没了。

    七年的时间,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让苏灿有种说不出的失落。

    只是拆迁,她不应该得到一大笔的补贴,成为富得流油的拆二代才对么?

    为什么会沦落到王倩所说的那种境地!

    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灿自嘲的摇摇头,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变的这样的多愁善感,这个世界总不会一层不变的,就像曾经的村落已经变成了成片的住宅区,就像身侧,曾经她最喜欢的奶茶铺,现在却变成了洗头房。

    微斜的夕阳下,苏灿歪着头,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一口气,然后愣神的数着口中喷出的一个个烟圈……

    “嗨,帅哥,洗头不?大头十块,小头一百……”一个娇嗲的声音,将苏灿拉回了现实,接着就感觉自己的手臂深陷一团肥腻的肥肉之间,鼻尖充斥着一股子劣质香水刺鼻的气味。

    苏灿表情一僵,扭头就看着一张粉白的肥脸凑了上来……

    女人娇嗲做作的声音让苏灿浑身鸡皮疙瘩,努力的抽出夹在那两团肥腻之间的手臂:“那个……这位大妈,是在跟我说话?”

    “叫谁大妈呢,小瘪三,你才大妈,你全家都是大妈。”女人怒了,双手插腰,一脸彪悍的道,“老娘今年正是二八年华,你眼瞎啊,这都看不出来!”

    “呃,这还真没看出来。”苏灿看着女人面目狰狞,真害怕那满脸的白粉会掉下来,“那个,你找错人了,我没钱。”

    “没钱?”女人态度急转直下,“那你丫的在我们门口这么久,装什么深沉,神经病。”

    “……”

    “警察临检,所有人都不准动。”突兀的,一个清脆的声音传入耳中,干净利落,中气十足。

    苏灿回头一撇,见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警,制服特有的魅力,将那身健美的身躯包裹的前凸后凹,借着已经昏黄的阳光,苏灿也看清了女警的容颜,饶是他供职在美女成群的佳人集团,还是忍不住眼前一亮,特别是颈部以下,那对高耸在制服的包裹下,呈现夸张的弧度,惹人遐想不已。

    此刻,女警正指挥着身边几个男警进屋检查,注意到这一幕,一边带着‘面具’的女人明显脸色有些难看,想来这几天的劳动成果又要打水漂了。

    苏灿忍不住幸灾乐祸起来,轻佻的吹着口哨转身就走……

    “没听到我的话么,谁让你走的。”

    苏灿摇摇头,也不知道哪个傻叉,扫黄现场还想开溜,典型的敢做不敢认。

    “说你呢,还想溜!”清脆的声音由远及近,接着,苏灿就感觉肩膀上多了一只有力的手,还没回过神来,右臂随之一紧,被死死的卡在了背后。

    “小子,在我的眼皮底下,还想开溜!”焦小娇的声音带着一抹难言的兴奋,一只手还不忘紧一把苏灿已经被卡在背后右手,没想到今天开门大吉,第一次出任务就逮住这么个家伙。

    苏灿一脸错愕,这是在跟自己说话?开什么玩笑,自己可是良民!

    苏灿扭头看着居高临下的女警:???那个……美女,你们扫黄,抓我干什么,我可是良民……”

    “叫警察同志!”焦小娇一瞪眼,一脸冷酷的道,“刚才就看见你跟着女人拉拉扯扯,不抓你抓谁。”

    苏灿瞪大了眼睛,接着苦着一张脸:“冤枉呐,我跟这???人可是清白的……”

    “警察同志,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呐!”苏灿话还没说完,原先还在一旁烟着一张脸,一副死了孩子的肥女人,夸张的哭嚎起来,“这家伙……玩完了居然不给钱,刚才还在夸人家紧,我们这些打工妹,靠着身体赚的辛苦钱容易么……”

    “……”苏灿目瞪口呆,注意到身边女警那鄙夷的眼神,还有一旁那个肥脸女人明显幸灾乐祸的嘴脸,就忍不住想去死。

    失算了,打了一辈子雁,最后居然被小鸡啄瞎了眼……

    “哟,没看出来呀,你小子口味儿够重的啊。”看着一旁正一副泫然若泣的女人扭动着水桶般的腰身,焦小娇如同被戳中了尿点,兴奋的双眼冒光。

    “我靠,这没法活了,六月飞雪呐。”苏灿快哭了,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美女警察同志,我真是冤枉的,我嫖她?别开玩笑了,我可是脱离了低级趣味儿的党员……”

    “少废话,等一下回局子里,让你亲属来领人。”

    “……”苏灿嘴角一抽,一想到等一下木槿到派出所领人,而自己的罪名是街头洗头房螵娼,女人要是漂亮也就罢了,还是这肥婆,自己还不被那木槿以正家法了不可。

    不行,打死也不能进局子。

    苏灿脸色一凝,接着慢慢的收起了脸上的嬉皮笑脸,一化作了一脸的严肃沉冷:“漂亮警察同志,你现在放开我,那么都好说,否则的话,我可要还手了施展我的绝招了……”

    “咦,居然还有绝招?”焦小娇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满脸兴奋的跃跃欲试起来,看着这家伙长的一副小白脸嘴脸,难不成还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不成。

    “警察打人啦,快来看呐,警察打人啦!”就在焦小娇满怀希望的时候,就见眼前这家伙扯着嗓门,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哎哟,我这胳膊啊,肯定断了,这还有没有王法啦!”

    “……”焦小娇眼珠子差点儿没掉出来,这……就是绝招?

    看着眼前这家伙嚷嚷的起劲儿,四周有围观者开始聚集,焦小娇被气的老槽牙咬的嘎嘣响:“看什么看,没见过警察扫黄!”

    看着身前这家伙作怪的嘴脸,焦小娇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拧着这家伙的手臂就忍不住紧了紧:“绝招?我让你绝招,让你使绝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