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不请自来
    ,!

    “哎哟,女人,我靠,你可别逼我。”苏灿一瞪眼,“想我纵横江湖许多年,死在我手里的人可是不计其数,两手间那是尸横遍野,我是不跟你一般见识……”

    “……”焦小娇挤挤眼睛,心里又是莫名的兴奋起来,眼前这家伙居然是杀人犯?

    没想到啊没想到,自己第一眼出任务,本来只是接到举报,说这里窝藏着一个毒贩,没想到居然就逮住个杀人犯,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正准备通报给大队长,就听着一旁‘面具’女一副鄙夷的嘴脸:“切,老娘两腿之间还夹死万子千孙呢,小瘪三!”

    “……”焦小娇一脸错愕,注意到四周围观者暧昧的嗤笑,才回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不由俏脸涨的通红。

    这个该死的混蛋,居然敢调戏老娘!

    自己要是不把这家伙的第三条腿折断,自己就不叫焦小娇!

    焦小娇正想在这家伙身上狠狠的来一套军体拳,发泄一下。

    就看着这家伙挺直了要,一双眼睛滚圆滚圆的看着自己身后,一张嘴夸张的长成了o型:“我靠,有人在倮奔……”

    “嗯?”焦小娇狐疑的扭头,就暗道不好,原本紧握的那条臂膀就如同泥鳅般的滑溜,再扭过头来时,只能看到那个家伙上蹿下跳溜走的背影。

    “见鬼的倮奔!”焦小娇气的直跳脚,这个该死的混蛋,以后别让老娘在明珠碰见你!

    “小娇,发生什么事?”正在焦小娇咬牙切齿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说话的是一个男警官,从不远处走来,一张中正的脸上,写满了威严,眉头微皱,一双眼睛如刀般扫过四周围拢的围观者,带着一股难言的气势。

    “没……没什么。”见顶头上司询问,焦小娇俏脸有丝紧张,赶紧转移话题,“张局,那边情况怎么样?”

    “内线消息可能有假!”男警官皱眉,微微的摇摇头,蓦然,他心头一跳,锐利的双眼一凝,猛然向着前方墙角一片阴影看去,但是已经阴暗的天幕下,那里什么也没有。

    “张局,发现了什么?”焦小娇有些紧张的看着张局目光注视的地方,该不会被他发现自己手里走脱了那个混蛋了吧,可是看着刚才那个混蛋溜走的方向,哪里有那个家伙的鬼影?

    “没什么!”男警狐疑的收回视线,转身向着警车走去,“收队!”

    ……

    直到警车呼啸着离开,街道恢复了往常的喧嚣,墙角,一片烟暗的阴影中,才显现出苏灿的身影。

    注视着警车离开的方向,苏灿脸色阴郁,嘴角叼着烟,丝丝缕缕的烟雾飘渺,遮挡住了那双阴蛰的眼神……

    果然是他!三级警司!

    苏灿深吸一口气,屈指一弹,烟蒂在烟暗中划过一道隐晦的光芒,落入不远处的垃圾桶,接着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转身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苏灿清楚的记得,从这里,穿过两条主干道,就到达了自己家所在的那个老旧小区。

    此时的明珠已经华灯初上,借着明亮的灯光,苏灿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家。

    从口袋中摸出那枚已经被摸的发黄的镀铬钥匙,随手准备开门,可是当手扶上门把手的时候,苏灿原本疲懒的动作却是一顿,无神的双眼瞬间锐利如刀芒一般,接着却又归于平静!

    咔嚓声中,房门打开,房间中漆烟一片,苏灿走进房间,随手关闭房门,几乎同时,烟暗中,一道轻微的破空声中,一只手掌凌厉的向着自己脖颈砍落。

    苏灿眼睛一眯,随意的一扬手……

    “啪!”

    几乎同时,双手相碰间,发出一声闷响……

    “咦!”

    烟暗中,响起一声惊咦,显然没有想到自己制胜一招失效,不过动作不停,收掌抬腿几乎瞬间完成一个凌厉的侧踢,目标依旧是对方的脖颈……

    让他惊喜的是,这一腿毫无阻拦的落向对方脖颈位置,而对方依旧像是傻了一样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看样子自己是多疑了,这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刚才挡下自己,肯定只是巧合!

    如此想着,李毅脚上的力道也弱了几分,不过即便如此,他也相信,自己这一下要是落实,足够这家伙乖乖的晕几个钟头了。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得意,表情就僵硬在了脸上。

    想象中倒地的声音没有响起,对方依旧如同电线杆般矗在那里,自己侧踢的一脚落在对方脖颈上,对方甚至连脑袋都没有歪一下,那种感觉,不像是踢到了人身上,好似踢在了木桩上一般,而紧接着,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透过脚背袭来……

    他惊恐的瞪大眼睛,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惨哼出声,耳边就响起一道撕裂空气的音爆声。

    李毅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音爆,只有速度和力量冲破音速才能发生的声音,他印象中,好像只有大姐大动手的时候,偶尔有机会产生这种声音吧,而眼前这家伙分明只是随手一击!

    看着烟暗中,一个斗大的拳头向着自己脑门砸来,他甚至来不及躲避,堪堪来得及架起双臂,护在身前……

    “轰!”

    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如同被一辆高速行驶的卡车撞上了一般,手臂瞬间失去了痛觉,而恐怖的冲力下,身子不由自主的凌空而起,狠狠的向身后倒飞而去……

    从先前他对房间的熟悉,知道自己身后就是冰箱,而冰箱一角散落着几个酒瓶。

    他甚至已经算好了,借着冰箱的缓冲,抓起酒瓶反击。

    可是就在那一瞬间,他倒飞的身子就那样毫无理由的停滞在了虚空,他甚至感觉到自己后背已经贴上了冰箱的箱门,然而就这样违反了力学的瞬间停滞,那种感觉好奇妙,好似……周围的空间都凝固了一般。

    接着一道腿影落在了自己身上,原本凌空倒退的身影就这样完全违反力学原理的硬生生转变了方向,狠狠的砸向阳台方向……

    “轰!”

    李毅身子狠狠的砸在阳台一角,他感觉身下整栋楼都好似一颤,那种撕心裂肺的剧痛差点儿没让他背过气去,而发自内心的恐惧,却让他甚至不敢有丝毫的停顿,颤抖着身子翻下了阳台,哪怕这里是四楼!

    苏灿来到阳台的时候,只听着楼下烟暗的街道传来重物落地的闷响,透过阳台,只见楼下烟暗中,一个身影一瘸一拐的逃离……

    苏灿并没有去追的意思,只是眉头微锁,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里的家伙是谁?难道是那群阴魂不散的家伙又找上门来了?

    不过这次这家伙也太弱了点,而且也不像是那群疯子的动手风格,刚才向自己侧踢的时候,分明在半途卸去了大半的力道,那点力道,就是落在普通人身上,顶多就是昏迷而已。

    也正是因为刚才卸去的大半力道,才救了这家伙一命,要不然就不是现在这样一瘸一拐的逃离这么简单了,而是成为一具僵硬的尸体……

    苏灿反身打开客厅的灯,狭窄的客厅,并没有被翻动的痕迹,甚至比自己早上离开时还要干净几分,这又是怎么回事?

    他有些想不明白,正准备转身回卧室,脚步却是一顿,目光落在了阳台边凭空多出来的一架望远镜上。

    难道那个潜入自己家的家伙,还是个天文爱好者?

    苏灿忍不住好奇的凑上前一瞅,很先进,居然还配有夜视功能,军用的。

    咦,画面中居然还有美女在换衣裳,卧槽,原来是个偷窥狂,等等……这女人咋这么眼熟……

    苏灿傻愣愣的直起了身子,看向灯火通明的对楼,死命的挤挤眼睛,乖乖,这居然是对楼那个八婆!

    苏灿赶紧瞪大眼睛,接着又飞快的凑到镜头前,深怕错过更加精彩的片段。

    没想到先前那个家伙兴趣如此奇特,用军用望远镜偷窥美女换衣服,这不是自己昨晚上就准备做的事嘛,自己刚打哈欠,就有人送上枕头,早知道那家伙如此识时务,刚才下手就该轻点儿。

    镜头中,那个八婆已经开始剥下了外衣,露出了秀气透着一丝小性感的小吊带,胸前更是一片雪白若隐若现。

    苏灿一边咽口水,一边啧啧有声中,就看着那八婆已经开始掀起小吊带,甚至紫色的bra一丝丝的呈现在眼前……

    乖乖,这画面也太少儿不宜了,苏灿吞咽着口水,平日里穿着衣服看不出来,现在这么一看,还是蛮有料的嘛。

    而画面中,女人正兴奋的抓着一件内衣,对着梳妆镜比划着,居然正是今天中午自己掏腰包买来的那件?

    一想到自己的血汗钱,苏灿又忍不住一阵肉疼。

    不行,今天拉面没有吃回来,现在豆腐也要吃回来,不过吃多少斤豆腐才能吃回本儿来?

    不管了,能吃一时是一时!

    苏灿笑的一脸的猥琐,一双眼睛可是舍不得离开望远镜一丝,看了一眼又一眼……

    突然,画面中正在欢快的比划着新买的bra的女人似有所感,一双眼睛狐疑的瞟了自己方向一眼。

    苏灿心头一惊,就看着女人已经出现在阳台,一双眼睛正不可思议的瞪大的滚圆,死死的看向自己这边……

    苏灿目瞪口呆,两人在阳台上大眼瞪小眼,苏灿甚至能够感受到一股怒火在发酵。

    “哈哈,那个,今晚月色不错,正是赏月的好天气……”

    “臭流氓!”

    “那个……我刚才在夜观月色。”苏灿嘴角微抽,找了个自己都不相信的借口。

    “你这个混蛋,死变态,臭不要脸!”秧秧一脸的鄙夷,“你……你给我等着,明天……明天有你好看。”

    接着气呼呼的转身进屋,不忘恶狠狠的紧闭房门,拉紧了窗帘,只是没有人看到那愤怒的脸上藏着一抹羞涩慌张。

    “……”

    自己真的是在夜观天象好伐?

    苏灿仰头看天,卧槽,别说月亮,连颗星星都被汽车尾气给遮住了,难怪那妞看自己那鄙夷的眼神……

    一想到那个死八婆,明天又想什么阴损的招数对付自己,苏灿就一脸的郁闷,看着边上的望远镜,更是心情不爽起来。

    好啊,那个家伙肯定算计好了,纵容自己犯错,刚才就该一拳打死丫的。

    看着眼前阳台上,所有香艳的景象都被隐藏在了窗帘之后,苏灿很是大失所望,低头看看自己的右手,难道今晚五姑娘又要‘尸横遍野’?

    算了,还是看看新闻联播,陶冶一下情操多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