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明珠之夜
    ,!

    在明珠,作为天朝最繁华的都市,向来有南贫北贱东富西贵的说法。

    作为权贵云集的西城郊外,少了几分市区的喧嚣,漆烟的夜色下,也多了一份凝重。

    这是一处隐藏在山林之间的别墅庄园,烟暗之下,依稀有一道道巡逻的身影出现在别墅的四周,虽然夜已经深了,但是别墅中却是灯火通明。

    此刻在别墅二楼私密的书房中,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呼的站起身来,一张儒雅的脸上,却是因为惊吓而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金丝眼镜下,一双眼睛急切的看着办公桌前的女人:“你说什么,你派去的人受伤了?秧秧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接着整个人都如同失去了方寸一般,在房间中有些暴躁的踱步:“蔓玥!你不是跟我打过包票,说你的人都是高手,一定能够护住我女儿的周全!”

    钱宇恒现在非常的后悔,如果不是眼前这些人的馊主意,至于把自己女儿给气跑了么,特别是现在这样的关头,虽然那件东西事关国家利益,可是这一切都不如自己的宝贝女儿重要。

    “偶尔有那么一个废物,也是正常的嘛。”说话的是房间角落的一个年轻男子,此时满脸戏虐的耸耸肩膀。

    “戴玉寅,我们组做事,还轮不到你们扇风点火!”蔓玥脸色一沉,冷漠的瞟一眼墙角男子,接着低叹一口气,“钱总,这次的事情是我们考虑有所欠缺,所幸贵千金并没有受伤,对于这次的意外,我深感抱歉!”

    蔓玥脸色也是有些阴沉,对于李毅的能力,她还是心里有数的,说不上是自己团队里数一数二的高手,但是绝对不是废物。

    而从李毅口中得知,他从一开始,居然没有还手之力,对方仅仅一拳就将李毅打的没有还手之力,一脚就将李毅踹到阳台上,而他甚至连对方的脸都没有看清!

    “不行,我要去见那个人。”钱宇恒坐不住了,在自己女儿住所周围,居然有这么一个定时炸弹的存在,让他也难以安心下来。

    “不行。”蔓玥脸色一冷,注意到钱宇恒脸色有些难看,语气也是些微缓和了下来,“最起码现在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情况下不行。”

    “那你现在查出对方的底细了?”

    “从我手下传来的消息,对方只是佳人集团的一名叫苏灿的小保安!”蔓玥脸色有些古怪,“确切说,这是昨天上午之前的事情,因为昨天下午开始,他就成了秘书,而且是秧秧的秘书!”

    “一个小保安,秧秧的秘书!”钱宇恒老脸就是一烟,差点儿没有气的岔气过去,“你跟我说过的,你的手下都是精锐,这就是你所说的精锐,被我子公司一个小保安给废了?”

    虽然脸上还是满脸怒容,不过心中却是松一口气,那个家伙是自己宝贝女儿的秘书,那么应该不会对自己的女儿不利。

    最起码目前,自己女儿是安全的,而且,如果对方真的是那群人,以那个家伙的身手,那么现在自己桌前放着的很可能是自己女儿身体的某个部件了。

    “我已经向组里请求调取对方详细信息,想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蔓玥正说着,紧闭的房门被打开,一个声音带着古怪的响起:“那个……老大,上面的资料传过来了……”

    蔓玥迫不及待的伸手,可是那张薄薄的资料已经到了钱宇恒的手里。

    “苏灿,男,1990年……”

    钱宇恒看着手中薄薄的一张纸片,越往下看,脸色愈发的难看了,简单的介绍之后,下面就是一大片的空白,没有家庭成分,没有身世背景,除了18岁之前,之后所有信息一片空白。

    “这就是那个家伙的资料?”钱宇恒感觉浑身的血气开始不受控制的上涌,“18岁之后呢?”

    蔓玥狐疑的接过那张薄薄的纸片,只看了一眼,脸色也是变的难堪起来。

    她知道她们想要查一个人,别说你祖宗十八代给你刨出来,就是你穿过什么内裤,几岁开始梦遗,什么时候开始宠幸五姑娘都能给你查出来,可是眼前这份信息,明显有点儿敷衍了事的样子,让她都觉得有些说不过去了!

    蔓玥气恼的摸出手机,打通了那个她绝对不愿意去点一下的电话号码:“姓聂的,你到底搞什么!”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电话中,传出一个强势而清冷的声音,却难掩丝丝兴奋,“我会亲自去明珠处理。”

    “……”

    蔓玥一脸错愕,看着手机传来的嘟嘟声,却有些回不过神来,刚才,那家伙话语中,分明有着难掩的兴奋。

    虽然她跟那位不对付,但是在自己印象中,那个女人自从几年前发生那件事情之后,这几年都是一张铁青脸,除了面对她那个宝贝女儿的时候,会笑一笑,对于任何事情都不会上心,更不会像刚才那样轻松愉悦……

    这都是怎么了,铁树难道也开花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个男人应该是没有危险的,虽然看不惯那个女人,但是她还不会在这种事情上乱来。

    钱宇恒也听到了电话内容,从对方的口气中,这个叫苏灿的显然不是那群危险人物一伙的,既然不是一伙的,那么就能为我所用。

    而一想到对方恐怖的身手,如果把他安排在自己女儿身边暗中保护,显然要比蔓玥那些手下靠谱,如此想着,钱宇恒也是坐不住了:“现在就安排车,我要去会会他!”

    不过就在此时,紧闭的书房房门再次被推开,进来的是一个管事模样的老人:“董事长,燕京苏山小姐来访,您看……”

    “苏家那丫头?”

    钱宇恒动作一顿,最后只能按耐住心中的急切,“将客人迎到客厅,我立马过去。”

    看着管事离去安排,钱恒宇也是微微的一叹。

    二十几年了,苏家那位还是没有放下,这人海茫茫,想要找一个人,本身就希望渺茫,更何况已经过去了二十几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