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天堂
    ,!

    每天早上,刚一起床,就有一种午睡的冲动。

    有气没力的从床里爬起来,习惯性的看一眼对楼,阳台上房门依旧紧闭,窗帘依旧拉的严丝合缝。

    苏灿大失所望的摇摇头,离开房间准备上班,不过到了公交站台,才想起来,自己从木晨那倒霉孩子手里劫富济贫而来的毛爷爷都被那个八婆搜刮走了。

    好吧,这又给了自己一个可以光明正大迟到的理由,自己简直太聪明了。

    原本耸拉着一张脸的苏灿又活了过来,不过目前最要紧的还是先弄点儿钱花花,幸好自己工资卡里还有存粮。

    苏灿来到了附近最近的一家银行,清晨的银行大厅显得有些冷清,苏灿来到了柜台,取出了自己的工资卡:“取钱!”

    柜台的大姐可能大姨妈来了,要么大姨妈没准时来,一脸不耐烦:“六万以下,自己去自动取款机。”

    “呃……”苏灿小心翼翼的道,“那个……自动取款机取不了!”

    柜台的女人动作一顿,一双眼睛终于开始正视苏灿,没想到眼前这农民工模样的家伙,还是个有钱人?真是人不可貌相。

    如此想着,女人脸上也化开了笑意,声音更是透着丝丝甜腻娇嗲:“先生,要取多少?”

    “85!”

    “……”

    苏灿拿着钱离开柜台的时候,还能感受到身后那个女人可怖的眼神嗖嗖的往自己射来。

    他就想不明白了,自己有说错话么,自动取款机,确实少于一百没法取来着……

    银行门口,苏灿随手弹出一根烟,疲懒的叼在嘴角,看着眼前宽敞的街道车水马龙,行人如织,他在考虑,什么样的工作来钱最快!

    要不再去找那个木晨,劫富济贫一下?

    想起那个倒霉孩子,苏灿又笑的不怀好意起来,不过这个时候,视线中,一行车队缓缓的驶来……

    领头的是两辆价值卡宴suv,最低配都要百万起,最后两辆不起眼的大众尾随,而中间,一辆劳斯莱斯幻影,方正如刀的外形,彰显着低调奢华。

    如此豪华的车队,即便是明珠这样的国际都市,也很罕见,这也让苏灿无比的好奇,这车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物?

    车队缓缓的在银行门口停稳,五六个西装笔挺,眼带墨镜,耳戴耳麦,神色冷峻的男子,从卡宴下来之后,就各司其职的守护在中间那辆劳斯莱斯四周。

    从他们的站位,以及那戒备的扫向四周的眼神,动作,都掩盖不了隐隐透出的一股军中的痕迹。

    紧闭的车门终于缓缓的开启,首先落入苏灿眼底的,是一条修长的腿,完美的没有一丝赘肉,引人无限遐想,而仅仅脚上那只意大利纯手工制作的高跟鞋,都透着一股内敛的贵气,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因为他曾亲眼在那个老头子的作坊看到过这双鞋子。

    那个怪癖的老头子,所有东西只有独一无二的一件,眼前这双显然不可能是仿品。

    视线上移,精致的短裙,仅堪一握的纤纤细腰,饱满精致的弧度,胸前那枚镶嵌着蓝钻的胸花的价值,都足以在明珠买下最奢华的公寓。

    苏灿眼睛发亮,这可都是钱呐,这女人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钱柜,而目光再往上移,当看到那张脸时,苏灿表情却是一楞,这女人他居然见过。

    确切说是在广告屏里见过,当时木槿可是对着这个女人大犯花痴来着。

    苏灿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能够见到这个女人,好像还是自己的本家,叫苏什么来着?

    不过这都不重要,苏灿在考虑要不要上去绑了,那岂不就发达了?

    突兀的,不远处人群中,一个身着风衣,眼戴墨镜的男子落入苏灿的视线中,而对方入怀的右手抽出,赫然是黝烟的枪口,对准的方向,正是那被众人护在中间的女人……

    “小心!”苏灿脸色一变,眼神凌厉如刀,下一刻,身子已经如同猎豹一般窜向那个女人,一把揽住满脸错愕的女人甩向一旁保镖群的同时,手中的烟蒂屈指弹出……

    刺耳的破空声中,夹杂着一声枪鸣,却见墨镜男身子如同被巨力撞击一般,整个身子诡异的后仰,而后狠狠的砸倒在地。

    短暂的停滞之后,凄厉的惨叫随之响起,只见墨镜男惊恐的双手捂眼,身体痛苦的扭曲着,随着动作,丝丝血迹顺着指缝溢出……

    “保护小姐!”一群愣神的保镖此刻才回过神来,一窝蜂的将女人紧紧的保护在中间……

    而劳斯来斯之后那两辆不起眼的大众上,几个便服男子已经冲向了倒地墨镜男的方向。

    苏灿没有去墨镜男,因为从这个角度,他清晰的看到墨镜男四肢已经开始慢慢僵硬,而那凹陷一只眼的脸上灰白一片,却诡异的带着一丝解脱的笑意……

    “天堂?”这种诡异的死法,让苏灿想起了一个恶名昭彰的刺杀组织,可是这群人一般都在国外活动,怎么会瞄准这个女人?

    蓦然,苏灿心生警兆,瞳孔猛然一缩,抬头向着对面一栋高楼看去,几乎同时,一道镜面放光划过苏灿眼底。

    这种光,苏灿很熟悉,这是狙击镜的反光,不过只要是一个狙击手,都会很好的隐藏镜面反光,而这个家伙居然这样明目张胆。

    这分明是对自己的挑衅,苏灿眼神一凌,耳边,尖锐的破空声传来。

    苏灿没有动,而在脚跟前,一个幽深得弹痕呈现,这是对方对自己的警告!

    子弹击中路面带起的碎石激溅,不过在快击中苏灿身上的时候,却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摄住,诡异的停滞虚空,而后噗噗掉落……

    苏灿的眼底变的幽森,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样挑衅自己了。

    下一刻,脚一顿地面,恐怖的力道下,硬化的路面恐怖的冰裂纹,如同蛛网般四散开来,而苏灿的身子已经如同炮弹一般冲出。

    穿过车流,却远远看着一个男子提着狭长的烟箱,打开一辆不起眼的捷达的车门,在对方上车前,扭头看向自己时,居然挑衅的抬起手,做手枪状,瞄着自己。

    这是在警告自己,下次必杀之!

    苏灿嘴角噙着一丝嗜血的笑,抬手间,手中一张皱巴巴的五元大钞看似随意的甩出。

    那柔软的纸张,在空中居然锋利的刀般绷直,撕裂空间,向着捷达急速而去。

    后窗玻璃碎裂声中,捷达车诡异的一个急刹,接着飞快的一拐,没入了车流之中……

    “天堂?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来闯?”

    看着轿车飞快的融入车流,苏灿停住了脚步,眼中似有寒光闪过,不过接着却是自嘲的摇摇头,现在的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秘书而已,打打杀杀可不是自己干的事儿。

    捷达车在车流中急驶,开车的是一个眼镜男,注意到后视镜中,那个男子没有追来,松一口气的同时,脸色阴沉的可怕:“你们保证过的,那个女人今天必死,你告诉我,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女人还活着?这个家伙又是谁!”

    没有人回答,这让他恼羞成怒,这群该死的外国佬,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眼镜男愤怒的扭头,下一刻,刺耳的刹车声响起……

    车内,眼镜男满脸骇然,身侧,那个自称顶尖杀手的家伙,此刻双眼木然,表情呆滞。

    而在脑后,半张露在脑外的五元纸币上,毛爷爷正露出蒙娜丽莎似的微笑。

    死……死了!

    眼镜男如同见鬼般的盯着那张纤薄的纸钞,此刻只感觉浑身冰凉,两股战战,那个……那个家伙还是人么?

    突兀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车内的凝滞,眼镜男呆愣愣的接通:“少……少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