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暗中机锋
    ,!

    苏灿偷偷摸摸的溜到总裁办公室,还没开门,就听着里面传出一阵斯斯文文的交谈声。

    打开房门,落入眼底的是会客区一个西装笔挺,带着金丝眼镜,一脸温文尔雅的男子,似讲到了什么好笑的话题,满脸笑容洋溢,不过即便是笑,都带着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一看就是容易让女孩子犯花痴的那种钻石单身狗。

    在眼镜男对面,木槿矜持的端着一杯咖啡,脸上同样带着丝丝笑意,看着两人正交谈正欢的样子……

    “呃……不好意思,我来的好像不是时候?”苏灿嘴上说着不好意思,身子可是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径直走进办公室,再不来,自己女人可真要被拐跑了。

    “这位是?”男子看向进门的苏灿,礼节性的点点头,而后扭头看向身前的木槿。

    “苏学长,这位是我的男朋友,对了,跟你是本家哦,也姓苏,叫苏灿!”木槿脸上飘起一丝羞涩,站起身来,亲昵的挽着苏灿的胳膊,声音甜腻温柔,“灿灿,这就是我以前跟你提过的,我的学长苏云明。”

    看着木槿娇滴滴的样子,苏灿只感觉浑身鸡皮疙瘩,心里正想着这母老虎什么时候转性了,就看着身边女人隐晦飘来的眼神,杀气腾腾,锋利如刀,一脸你不好好表现,就死定了的表情。

    感受到腰间肥肉上的那只随时准备施展九阴白骨爪的小手,苏灿立马浮起亲和却又带着一丝矜持的笑,对着眼镜男伸出手来:“原来是苏学长,我对你的名字可是如雷贯耳,我们家亲亲老跟我说,当初苏学长在学校里对她如何如何的照顾。”

    自己以前有跟着家伙提过这个苏云明?

    看着这家伙说的一副有鼻子有眼儿的样子,木槿心里暗自嘀咕,脸上却是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

    苏云明一脸诧异的打量着苏灿,再看看一旁满脸幸福的木槿,才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伸出手跟苏灿一握及收,脸上依旧满脸温文尔雅的笑,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槿儿,真没想到,你这不声不响的,居然已经有男朋友了。”

    槿儿?

    苏灿有那么一点点不爽了,当着自己这个正牌男友的面,还叫的这么亲热,当自己无物是吧?

    “苏学长。”木槿脸上带着幸福的笑,“主要是我家这位太不争气了,我不好意思往出带。”

    听着木槿对眼前这个眼镜男的称谓,苏灿又心中一乐,眼前这个眼镜男对自己女人再怎么亲昵,自己女人对他的称谓也只是一声‘苏学长’,尊敬之中又带着一丝疏离。

    “如果我有这么优秀的女朋友,那么我也可以不争气,男人养女人不算本事,男人能让女人养,那才是本事。”苏云明一脸轻笑的道。

    “……”

    看着那张小白脸,苏灿怎么有种扑上去撕烂这张破嘴的冲动,感情自己成了被人养的小白脸了。

    “主要还是我们家亲亲觉得我长的不但帅,而且身强力壮,斗得过小三,打得跑流氓。”苏灿一脸谦虚的道,接着嘴角就一阵抽抽,强忍着腰间的九阴白骨爪,一脸矜持的笑意,“苏学长这次来是?”

    “哦,苏先生别误会,我这次刚从国外回来,正好有个项目可以跟槿儿合作,所以前来详谈,顺便带着点小礼物来看看我们以前的小学妹。”苏云明无所谓的耸耸肩道。

    苏灿看了一眼茶几上的一瓶红酒,抬头瞟了一眼苏云明,嘴角微微的勾起一个弧度:“苏学长,真是破费了。”

    “不破费,不过是一瓶红酒而已。”

    “如果这瓶罗曼尼·康帝葡萄酒也只能算是‘一瓶红酒而已’,那么怎样才能算是一瓶好酒?”苏灿随手拿起酒瓶,脸上带着一丝调笑的道。

    “这个罗曼什么的,很有名?”一旁,原本正在暗中拧着这家伙肥肉的木槿一脸好奇的看着苏灿。

    她对红酒并没有什么研究,听的最多的就是拉菲,都已经烂大街了,平日里偶尔跟这坏家伙浪漫晚餐的时候,也就是开瓶国产长红之类。

    “doti,在国际葡萄酒界,人们称它为drc,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酒庄,没有之一,它可不是靠着炒作,在华夏已经烂大街的拉菲。”

    “咦,没想到苏先生对红酒还有研究?”苏云明一脸讶然的表情,“这确实是罗曼尼·康帝酒庄的葡萄酒,他不如拉菲那么大的名气,所以一般人可不知道来历。”

    “罗曼尼·康帝号称天下第一酒园,当谈到la roti时,即使是顶级波尔多酒园的主人也会表达崇高的敬意,这是一款梦幻之酒。”苏灿嘴角勾起一抹谦虚的笑,“以前有幸受邀,倒是在罗曼尼·康帝酒庄品尝过一瓶1945年份红酒,深邃的颜色,令人赞叹的东方香料的气息,透出李子和异域浆果的芳香,口中果香充盈,持续极长,以辛香收尾,完美的平衡。是布根地百年难遇的完美佳酿。”

    苏灿一脸的陶醉,当时他跟半仙几个家伙,打开那瓶珍藏的红酒的时候,酒庄那个老头一副死了爹似的表情,还犹在眼前……

    看着苏灿一副陶醉其中的样子,木槿也是暗暗瞪大了眼睛,没看出来呀,就这演技,都能上奥斯卡了吧。

    还有幸受邀,品尝过罗曼尼·康帝?还是1945,这比你岁数都大了吧,说的跟真的似的。

    不过看着对面的苏云明被自己这滩扶不上墙的烂泥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心中小小的虚荣心又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1945年份?听说那个年份,罗曼尼·康帝一共只出了900瓶而已,没想到苏先生这么有口福,真令人羡慕。”苏云明一脸惊讶的表情,接着一脸谦逊,“苏先生既然对罗曼尼·康帝如此有研究,可否鉴赏一下这瓶罗曼尼·康帝?”

    只有900瓶?木槿嘴角一抽,暗恼的瞪一眼身边依旧一脸回味儿的家伙,这家伙吹的也太过头了,几十年前只有900瓶,你居然还在那侃侃而谈,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而听着苏云明后半句话,木槿心又揪了起来,现在要是说不出来,那脸可就丢大了。

    “确切说,这瓶不算正宗的罗曼尼·康帝。”苏灿淡淡一笑,看一眼手里的酒瓶,抬头看着一脸真诚模样的苏云明,“1977,前段时间,佳士得拍卖了12瓶这个批次的酒,被炒作到了48万美元的天价,想来这就是其中一支吧,可惜,罗曼尼·康帝酒园还采取搭售的销售方式,买一箱12瓶同属康帝酒园其它园区的酒,才能获得一瓶罗曼尼·康帝,而这瓶只是罗曼尼·康帝下属la tache酒园出产,显然并不是12瓶中那独一无二的罗曼尼·康帝。”

    “是么?”苏云明一脸讶然,接着一脸歉意的看向木槿,“我对红酒一窍不通,没想到其中还有这样的讲究。”

    一窍不通还能准确说出罗曼尼·康帝酒庄1945年的产量?

    “罗曼尼·康帝,毕竟不如82年拉菲那么烂大街,一般人不了解,也是情有可原嘛。”苏灿一脸理解的表情。

    “……”

    一旁,木槿一脸愕然,还没有消化两人的对话,这么一瓶酒,居然要四万多美元?

    那岂不是要二十几万人民币?

    先前,她以为这不过就是一瓶红酒而已,顶多就是加个外国两字,却没有怎么放在心上,但是现在就不同了:

    “苏学长,这怎么行,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

    “好酒配佳人,这只是我一个做学长的心意而已。”苏云明好像并没有因为苏灿的软钉子而生气,脸上依旧带着绅士的笑,“一瓶酒而已,再好也是一瓶酒,而且就当这瓶酒,预祝我们以后合作愉快。”

    苏灿隐晦的瘪瘪嘴,没想到这家伙比自己还能装,被自己这样挤兑,是个人都会七情上脸,而这家伙依旧一副笑眯眯的姿态,怎么看怎么像岳不群。

    ……

    原本苏云明和木槿两人的交谈,因为苏灿的加入,聊天的内容也变的天马行空起来,而最后,木槿更是沦为了听众,安静的听着两个男人的对话。

    而让她越来越诧异的是,眼前两人的交流,不管苏学长提出什么话题,一旁苏灿总能从容的接上,而且还能侃侃而谈一番,大到华尔街的一次金融风暴,小到非洲某个部落因为抢女人而火拼,金三角某个毒枭的覆灭,一切都好似他亲身参与过一般。

    木槿知道,苏云明当初可是学校风云人物,这些年听说在国外也是混的风声水起,见多识广也可以理解,可是自己男人,不是说高中毕业就当兵去了么。

    现在当兵的还学这些?

    看着隐隐有被自己男人压制的苏云明,那张始终温文尔雅的脸上,笑容也越来越牵强起来。

    而木槿一双看向苏灿的眼中,已是闪动着异样的神采……

    心想,这家伙平日里从来没个正形,整天吊儿郎当,不是跟着保卫科那几个家伙泡夜场鬼混,就是在公司里调戏前台那个朱佩佩,要么就是溜到自己这里,欺负自己,没想到关键时刻,还能撑得住场。

    “没想到苏先生的见识如此不凡。”苏云明脸上的笑有些牵强,抬手看了一下时间,一脸遗憾的道,“我不想找下午还有个会议这样的借口,但是下午的确还有一个会议。”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请你吃顿饭,咱们好好详谈一下今天的方案。”苏云明看着木槿,一脸正式的邀请,接着视线落在苏灿的脸上,“我想苏先生一定不会吃醋吧?”

    “当然不会,苏学长准备哪天请?我们好抽出时间,学长的面子,一定要给!”

    我们?我们!我们……

    看着眼前苏灿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苏云明脸上的笑容终于有些隐晦的阴郁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