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那丝烟草的芬芳
    ,!

    直到送走了苏云明,回到那间宽敞的总裁办公室,木槿才收起亲昵的笑,松开了双手,瞪大双眸,一脸惊讶的看着苏灿:“没看出来呀,你小子这么能吹!不过这次表现不错,没有丢我的脸,值得奖励。”

    “我不能不能‘吹’,你还不知道?”苏灿挤挤眼睛,送给木槿一个你明白的眼神,而后一屁股倒在那张柔软的会客沙发上,恶形恶相的翘着二郎腿,叼着香烟吞云吐雾,“来,小妞,给大爷揉揉腿,奖励一下。”

    “去你的。”木槿没好气的一个白眼,她算是发现了,只要给这家伙一点儿颜色,这家伙就敢开染房。

    “你这个学长,是什么来头,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苏灿也是收敛了一丝吊儿郎当,开口道。

    “还是不说了,怕说出来打击你。”木槿眼珠子一转,嘴里可没有丝毫不说的架势,“怎么样,感觉到危险了吧?人家不但相貌英俊,以前我们学校里,吃着学校特困救济,却被无数花痴女推为平民校草,出国三年,靠着自己的本事,一个穷小子手握亿万巨资归来,这样完美多金的男人,确实是女人的毒药,很容易让小女生们沦陷的完美男神。”

    “这个人很危险。”苏灿白一眼一旁一副流口水嘴脸的木槿。

    刚过易折,而过柔又有失杀气,最危险的就是这种能屈能伸,打完左脸,还能笑着凑上右脸的人,这种人随时可能给你背后来刀子。

    “背后说人坏话,可是小人行径哦。”

    “相比伪君子,我更喜欢真小人。”

    “好啦。”木槿亲昵的坐在苏灿身边,眨动着漂亮的眼睛道,“今天我也没有想到他会来,不过意外之喜的是,他的到来,让我很早就做好的策划终于可以付诸于行动。”

    木槿眼睛很亮,里面闪动着一种叫野心的东西:“很早以前,我就想要构建电商平台,打破服装业传统营销,扩展渠道。知道优衣库,韩都衣舍一年的营销额么,足有百亿,双十一一天营销额破十亿!知道华夏的网民占多少么?知道多少女人在网上购买衣服吗?知道华夏有多少宅男宅女生活都靠网购吗?这都是钱,为什么我们不能分一杯羹?”

    “这跟这个苏学长有什么关系?”

    “之前,我们找不到好的团队,没有想到聊天才知道,苏学长手下居然有现成的团队,更有曾经有过运营亚马孙经验的高手,而且他对我的方案很感兴趣,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肥肉。”

    苏灿眉头微微的皱起,这是巧合?

    不过看着木槿那满脸兴奋的神采,也只是轻笑的摇摇头,接着恶形恶相的盯着身边的木槿:“提前警告你啊,咱们卖艺不卖身,我一瞅那家伙就不是什么好鸟。”

    “知道啦。”木槿一双眼睛瞟向苏灿,看着苏灿那副捻酸的表情,脸上的笑容很灿烂,心中有一丝丝暖流划过,“难不成你还有看透人心的透视眼不成?”

    木槿的笑很有味道,先是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而后一双大而妩媚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纤细漂亮的秀眉也一丝丝的挑起……这就是一个勾魂的妖精。

    “你怎么知道?”苏灿一脸夸张的瞪大眼睛,接着不怀好意起来,“用我这透视眼这么一瞅你,就知道你衣服下面藏着两个大馒头,还不赶紧给我拿出来。”

    苏灿色眯眯的抬起龙爪手,就向着女人高地发起攻击,眼瞅着就要占领要地,眼前却是一花,多了两张红灿灿的请帖模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苏灿眨眨眼睛,看着木槿一脸兴奋的潮红的表情,一张嘴都长成了o形,“难道是你请我喝喜酒了?快说,新郎是谁!”

    原本满脸兴奋的木槿表情一僵,没好气的拧一把嬉皮笑脸的苏灿,顺便拍掉胸前那只不老实的手:“要死啦,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才搞到手的一场慈善拍卖会的邀请函。”

    “知道吗,拍卖会可是放出话来,要拍卖‘苏山的午餐’。”木槿双眼冒光,“而且听说苏山到时候也会出现。”

    “你不会跟我说,你就为了吃顿饭吧?”

    “当然不是吃顿饭这么简单,这可是两个商业团队的对话,像她那样的顶尖大企业,手下的团队,随便对我们指点一下,都是受益匪浅,而且,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提高佳人集团知名度的炒作话题么?”木槿眼中闪动着精明的光芒,不过紧接着又开始犯花痴起来,“当然,能够跟偶像共进午餐,多让人期待!”

    “……”

    “慈善晚宴在周一晚上,记得到时候打扮的帅气点儿,到时候大爷带你去见见世面。”木槿挑逗的勾起苏灿的下巴,居高临下,“跟爷干,爷以后养你……喂喂喂,你……你干什么……”

    “嘿嘿,不是你说的嘛,跟你……干……你养我……”

    “……”

    ……

    洁白的墙壁挂着来自法国的油画浓彩艳抹,地面铺的是波斯手织地毯,坐在华丽富贵如法国宫廷般的椅子上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修长如玉的手指间,端着描金咖啡杯,正飘着丝丝雾气……

    女人一举一动都优雅高贵,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着贵气和知性的女人,此刻,那双好似会说话的星眸,正盯着眼前插茶几。

    如果苏灿在这里,一定能认一眼出来,这就是早上救下的女人。

    “小姐,对不起,今天的事情,我该负全责。”女人身前,一个大汉满脸紧张,额头已经泛起津津细汗。

    今天这分明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杀手显然已经提前知道了车队的路线,以及小姐的目的地。

    如果不是早上那个突然出现的男子,他们或许会发现人群中的枪手,那么他们的思维,首先要做的就是解决那个枪手,必然会给了暗中狙击手可趁之机,想到那可怕后果,事后也是惊的一身冷汗。

    “顾队长,事发突然,这不能全怪你。”苏山并没有抬头,看着茶几的双眸,甚至没有眨动一下。

    茶几上,一枚扭曲的子弹头跟半截烟头诡异的挤压在一起,上面还残留着一丝血迹。

    就是这个烟头,不但阻挡了空中急速飞行的子弹,而且更是带着弹头击中那个枪手的眼睛,这是什么样的手段?

    不知为什么,苏山心中居然泛起一丝遗憾,先前的变故让她也是产生了瞬间的惊慌失措,等她回过神来,唯一看到的是对方远去的背影,还有残留指尖的那丝烟草气息……

    “查出那个人的身份了么?”苏山静静的道,至于那两个杀手的身份,她并不在意,任谁一年收到几十次各种暗杀,也会如她这般淡然,亦或是麻木……

    “那个……”大汉额头的冷汗愈发的多了,“不……不知道什么原因,银行四周的监控器,在那一刻,好像被人控制,转移了镜头,所以没有留下那个人的影像……”

    “小姐,市刑警队的人想见您,您看……”这时,紧闭的房门打开,一个装束如非诚勿扰里范伟秘书似的大胸女人一脸恭敬的道。

    “就说我身体不适,不见客。”苏山声音依旧平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