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知不知道错了
    ,!

    为了以后有人养,所以整个上午,苏灿都在卖力的伺候,顺便还能阴险的吹吹枕边风。

    那个死八婆,居然敢扣自己工资,爷可是女王的男人。

    不过躲开了上午,却躲不了下午……

    “我要喝星巴克的咖啡……什么?不去?忤逆领导,扣工资……”

    “我要吃城西孙记枣泥糕……啥?太远了……扣工资……”

    “城东的铁蛋羊汤不错……”

    ……

    整个下午,苏灿都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最可恨的是这八婆买东西从来不掏钱,瞅着兜里的票票越来越少,苏灿心在滴血,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这死八婆克自己?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苏灿赶紧抬腿就溜,不过刚逃出公司,就被几个打扮嘻哈的小年轻拦住了去路。

    “你是苏灿?”一个打扮非主流,胳膊上系着白布条,一副刚死了老爹似的小青年,如同羊癫疯犯了一般,对着苏灿浑身一抽一抽的道。

    “有事?”苏灿眉头微皱。

    “没事儿,就是看你不爽,想削你,咋滴。”一个穿着背心,胳膊上纹着也不知道是龙还是带鱼的玩样儿的小青年满脸横肉的道。

    “滚!”苏灿已经看到不远处路边,正倚在一辆烟色大众,满脸得意的对着自己竖中指的木晨。

    正缺钱,居然就有人送钱上门,苏灿嘴角一勾,原本郁闷的心情就莫名的好了起来!

    “哟,小子你很吊啊,哥几个上……”看着公司门口已经聚集了一群下班员工,其中居然不乏美女,这可是表现的好机会。

    带鱼男兴奋的脸上青春痘都泛着油光,很有大哥范儿的一挥纹着带鱼的胳膊,向着眼前这家伙的脸上劈落,他讨厌眼前这家伙的脸,长的这么帅,跟个小白脸似的。

    只是巴掌没有落到那张脸上就僵在了半空,而那张狞笑的脸上,表情一点点的僵硬,接着涨红,一双眼睛如同死鱼眼一般突出,傻愣愣的看着胯间那只不知道啥时候出现的大脚,接着整个身子弓起,张的滚圆的嘴巴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

    苏灿收腿,接着一个膝顶落在带鱼男的下颚,张的滚圆的嘴巴合拢,碎牙与血水齐飞,而带鱼男足有百八十斤的身子就那样倒飞而起,将身后几个正冲上来的小年轻撞的滚成一地,惨叫成片。

    “就……这样就完了?”

    木晨傻愣愣的看着眼前一幕,想象中那个混蛋被打成死狗一样的一幕没有出现,倒是自己找来那些自吹很能打的人,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打成了死狗?

    注意到那个家伙向着自己方向走来,笑的一脸阴险,木晨浑身一个激灵,一张乌青的脸又开始抽着疼了,转身飞快的钻进驾驶座,就准备溜之大吉。

    而这时,一只大手出现在即将关闭的车门上,木晨呆愣愣的扭头,就看到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姐……姐夫……”

    看着眼前这家伙对着副驾驶座努嘴,木晨福至心灵,赶紧往副驾驶座爬,正准备打开车门逃离,就看着咔嚓一声,车门被锁死,而那个家伙已经一屁股做到了驾驶位上。

    “车不错嘛。”

    “还……还好。”木晨快哭了,看着心爱的车车融入了车流之中,离自己那群哥们越行越远,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就是一待宰羔羊。

    “知不知道自己错了?”

    “不……不知道……”

    “哪里错了都不知道?”

    “啪啪!”

    “知不知道哪里错了!”

    “知道,知道了。”木晨缩着脑袋,快哭了。

    “啪啪啪!”

    “知道还敢犯!”

    “……”

    “哟,还玩沉默是吧!”

    “啪啪啪……”

    木晨真想死,他发誓,回去一定要在姐姐面前告状,就看着身边开车的混蛋丢过来一个钱包。

    “呃,姐夫,我不缺钱花。”

    用钱想买自己的嘴?门儿都没有,别说门,窗户都不给。

    “想什么呢,把钱包给我装满!”

    “……”

    看着自己干瘪的钱包又鼓囊囊起来,苏灿很是开心的拍拍一旁一副踩了便便的木晨:“不错,小伙子有钱途,恩,就在这里下车吧。”

    “哦。”木晨如获大赦,真准备逃离下车,接着动作却是一顿,小心翼翼的看着苏灿道,“这……车好像是我的……”

    “今天起,他就是我的了。”苏灿笑的人畜无害,一抬腿,将木晨踹下车,而后一脚油门。

    妈的,老子也是有车一族了,果然还是抢劫来钱快。

    看着自己的爱车远去,站在高架桥上,寒风瑟瑟中,木晨的眼泪也掉下来……

    苏灿驾车驶离高架桥,而后在路边停稳车,开门下车,身子倚着车门,随手探出一根烟叼在嘴角点燃,乜着一双眼就见一辆奥迪缓缓的在不远处停稳。

    看着从车上下来一个畏畏缩缩的家伙,苏灿嘴角一挑:“看来你是没长记性?”

    车上下来的正是昨晚那个不速之客,此时脸色苍白,一只绑着石膏的胳膊吊在脖子上,一瘸一拐,那张满是淤青的脸上扯起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看向苏灿的眼底却满是敬畏:“苏先生别误会,是……是有人要见你。”

    “调查的还挺详细。”苏灿没有意外,如果对方连自己姓名都没有调查出来,那才有鬼了。

    苏灿一脸轻笑,接着打开车门上车:“前面带路。”

    看着苏灿配合,李毅也是松一口气,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眼前这家伙的恐怖,自己昨天之所以能够活着逃离,不是自己运气好,也不是自己身手有多高,他知道那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把自己这样的小喽啰放在眼里……

    两车一前一后停稳在一个叫名爵的酒吧门外,而后在李毅的带领下,一路来到了酒吧二楼。

    酒吧二楼显然是被包场了,偌大的空间,一个个神色冷峻的男子三步一岗,让整个二楼多了一丝凝重。

    苏灿扫一眼空旷的楼层,目光一扫,不远处一个卡座后恭敬站立的一男一女落入眼底,而从两人投向自己的视线中,苏灿分明感受到了其中的敌意。

    苏灿很自然的忽略了那个眼神挑衅的男子,目光落向了那个一身劲装,笔挺站立的女人身上。

    女人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凹凸有致,还有一双令人羡慕的长腿,居然丝毫不比木槿逊色……

    在女人身侧卡座座位上,一位中年男人已经起身迎了上来,粗狂的脸上带着爽朗的笑,语气中透着歉意:“苏先生,真抱歉,将你请到这里。”

    中年男人一身中正的中山装,脖子上没有筷子粗的金项链,没有十个指头戴满的戒指,虽然浓眉大眼,似带着一丝粗狂,不过鼻梁上一副眼镜,让中年男子平添了一丝儒雅的味道。

    苏灿再看看四周一个个西装墨镜男,怎么跟港片儿烟社会大佬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