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玩刀的女人
    ,!

    苏灿在中年男人的引导下来到座位坐落,一双眼睛却忍不住落在站立一侧的女人脸上,看了一眼又一眼……

    直到女人不耐烦的双眼一翻,一脸凶狠的瞪着苏灿,接着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小刀,就那么在修长的手指间灵动跳跃,好似随时准备给自己来一刀子似的。

    “那个……你跟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长的很像!”苏灿缩缩脖子,现在这些女人怎么都这么凶悍?一个大姑娘家家的,玩刀多危险,玩玩跳蛋,振动棒之类的多好……

    “你不觉得你这样的搭讪方式很老土。”蔓玥冷冷的道。

    “咳咳,那个……”中年男子一脸尴尬的对着苏灿笑道,“这次将苏先生请来,首先,我要为昨晚的无礼行为向你道歉。”

    苏灿没有说话,既然有了首先,那么肯定还有其次,接下来之类……

    “忘了自我介绍,鄙人钱宇恒,小女秧秧,苏先生应该不陌生吧?”钱宇恒一脸温和的看着苏灿道。

    “……”

    坐在位置上的苏灿就有点儿坐立不安起来,看看四周严阵以待的保镖,难不成自己跟他女儿那个啥的事儿,被发现了?

    现在这架势,是想杀人灭口,还是想要让自己负责到底?

    “那……那个啥,我跟你家女儿是清白的……”

    “……”钱宇恒表情一僵,“苏先生开玩笑了,这次请苏先生过来,主要是有个不情之请!”

    不情之请?有求于自己?

    苏灿眼珠子一转,腰杆立马挺直了不少,还以为被女方家长抓奸了,看把自己给吓得,只要不是对那个小八婆负责,其他都好商量。

    “我想请苏先生当小女的保镖。”

    “什……什么?保镖?”苏灿满脸的轻松僵硬在了脸上,接着火烧屁股般弹起身来,转身就走。

    开什么玩笑,现在仅仅一个小蜜,就被那个死八婆折腾的生不如死,要是再来个保镖的名头,还不得让那个八婆往死里弄自己!

    防火防盗防钱秧秧!

    “嗖!”一把小刀出现在苏灿的脖子上,一个酷酷的声音响起,“坐回去!”

    “小玥,不得无礼。”钱宇恒紧张的站起身来。

    “小心,小心,刀剑无眼……”苏灿笑的一脸僵硬,接着嗖的一声,已经乖乖的坐回了原来的位置,“那个有话好说。”

    “……”

    看着这一幕,蔓玥有些疑惑了,扭头瞅瞅身边手打绑带,满脸凄惨的李毅,她不得不怀疑,就这家伙能把李毅伤成这样?说好的高手风范呢?

    “苏先生,实在抱歉,小玥她不是有心的。”

    “呵呵,贵夫人很有个性。”苏灿从木槿嘴里知道,秧秧之所以到佳人公司,正是因为老子给她找了一个比她还小的后妈,想来就是这酷酷的小妞了。

    看着女人一身紧身皮衣,勾勒的身形火爆异常,要是手里的小刀换成皮鞭,来个捆绑滴蜡啥的,啧啧……

    苏灿很是羡慕的瞅一眼钱宇恒,有钱就是好,还玩制服诱惑。

    “夫……夫人?”一脸酷酷的蔓玥表情僵硬……

    “咳咳,苏先生误会了,小玥是我的助理。”钱宇恒老脸也是微红,一脸尴尬的笑。

    “我明白,我明白,潜规则嘛,我懂。”苏灿对着钱宇恒挤眉弄眼,真是有其女就有其父,女儿养小蜜,老子养助理,贵圈真乱。

    “……”看着苏灿那副无耻嘴脸,蔓玥就想上去捅这家伙几刀。

    “其实我一直把小玥当后辈,那些事情都是为了迷惑外人。”钱宇恒无奈的苦笑,“是秧秧那丫头误会了。”

    “我之所以没有解释,任由秧秧在外,是因为秧秧在外或许比在我身边更安全。”钱宇恒脸上表情也严肃起来,“因为一些原因,有些势力盯上了我,我不想女儿也卷入其中,又害怕有人对秧秧不利,所以我想请你暗中保护秧秧。”

    苏灿眉头一皱,接着站起身来,果然事出反常必有妖!

    “钱先生太高估我了,我不过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小平民而已。”

    他不想卷入这些有钱人的是是非非之中,他也不想问是什么势力因为什么原因盯上了他们,这些跟自己有何关系,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小小员工而已。

    “一百万,保护秧秧半年,只需要半年。”蔓玥身子一动,挡住苏灿去路,一脸酷酷的道。

    “这不是钱的问题。”苏灿身子一顿,接着一脸忸怩,“我还没有娶老婆……”

    “两百万,足够你在明珠买套不错的房子,娶一个漂亮的老婆。”蔓玥已经露出一脸鄙夷。

    “我对老婆要求比较高……”

    “五百万!”

    “嘿嘿,以后万一有个二奶,小三啥的,开销大……”

    “……”蔓玥手里的小刀又开始转的快了起来,真想把这家伙裆里那玩样儿剁下来数年轮……

    钱宇恒嘴角微抽,接着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空白支票:“无记名支票,价格由你开……”

    “谈钱多伤感情!”苏灿手飞快的抽回支票,往兜里揣,“那就这么说定了!”

    “你真贱。”蔓玥一双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苏灿,直到苏灿不好意思的躲开,才轻启樱唇道。

    “谢谢夸奖。”

    “……”

    “哼,我不认为这样的人能够保护好秧秧。”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一旁从始至终没有开口的年轻男子站起身来,眼神满是敌意的盯着苏灿,“想要拿走这些钱,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钱宇恒想要制止,不过心中也很好奇眼前这个家伙是否真的有那么厉害,毕竟眼前这家伙的做派,跟想象中的高手相差甚远!

    钱宇恒一旁,蔓玥依旧一脸酷酷的表情,只是一双眼睛也有些好奇。

    “你是哪位?”

    “山北戴家猴拳第二十三代传人,戴玉寅!”戴玉寅一招腾空抖毛,一脸轻蔑的瞟一眼一旁打绷带的李毅,“我可不是某些废物。”

    一旁李毅原本乌青的脸上脸色愈发难看了。

    “喔~~”苏灿瞪大眼睛,接着一个白眼,“没听过……”

    “你!”原本一脸傲然的戴玉寅表情一僵,“哼,狂妄!”

    苏灿来到黛玉寅面前:“你要挑战我?”

    “是要掂量你……”

    “咦,有人在倮奔……”

    “……”戴玉寅一脸错愕的扭头……

    “砰!”

    苏灿一脚丫子深得快狠准三味,然后一脸傲娇的戴玉寅就如同被爆了菊一般,窜起老高,双手护裆,弓着身子倒在了地上,一声颇具波浪形的惨叫才姗姗来迟……

    看着戴玉寅那副惨状,一旁围观者都觉得裆部一紧,浑身一个哆嗦,一脸酷酷的蔓玥更是瞪大了漂亮的眼睛,这……都行?

    苏灿一脸得意的收回腿:“断子绝孙腿第七四一代传人,这厢有礼了!”

    “扑哧。”蔓玥忍不住笑出声来,一时间百花失色,让苏灿也是看的有些呆了,没想到这皮裤小妞笑起来还挺好看。

    “看什么看!”注意到苏灿不老实的眼神,蔓玥笑脸一收,手里那把小刀又危险的跳动着……

    “你……你使诈!”戴玉寅哆嗦着两条腿,站起身来,额头青筋直跳,一双眼睛满是怨毒,简直太丢脸了,在这么多人面前,被爆了卵……

    “保镖守则,以雇主安全为首任,对于任何危险都要扼杀萌芽之中。”苏灿很入戏的一挺腰杆,一脸义正言辞的道。

    “……”

    “如果没有什么事儿,那我就先告辞了。”苏灿觉得有时间在这里浪费,还不如回家好好研究一下该在支票上画几个零。

    不过就在转身的瞬间,眼角余光扫过一楼,苏灿整个人如遭电击,呆愣当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