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魂牵梦绕的她
    ,!

    班得瑞悠扬,昏黄的灯光中,她就如一个精灵一般毫无征兆的跳入眼底……

    素素的长裙,娇弱的身躯,即使已经过去多年,即使只看到那张侧脸,苏灿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站在二楼,苏灿静静的看着楼下,看着那无数次魂牵梦绕的女人,看着她正卖力的向三三两两客人推销酒水,

    苏灿只感觉心口一阵揪痛,呼吸和心跳都好似在这一刻停顿了,让他脸色灰白,双手不可控制的颤抖……

    她曾经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而现在却为了生计在这种风月场所,低声下气,看着那张因为对方买酒而开心浅笑,因为对方拒绝而失落疲惫的脸,苏灿只感觉双眼涩涩,鼻子也开始发酸……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当苏灿收回酸涩的视线,才发现二楼已经空荡荡的只有自己一人,楼梯口守着一个侍者模样的男子,并没有来打扰。

    显然,今天选择在这里会面,并不是一次巧合,也是对方特意而为,像他那样的人,想要在明珠找一个人不过是动动嘴的事情而已。

    苏灿深吸一口气,对着门口缩头缩脑的侍者招招手。

    “先生,有什么要求?”侍者屁颠屁颠的跑上前,无比恭敬的道。

    在名爵这些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但是今天的场面还真的把他吓坏了,那个跟烟涩会大佬似的男人,带着几十个保镖,那些神色冷峻的气势,一看就揣着家伙的保镖,可不是那些小姐公子哥拿出来炫耀的空有其表的肌肉男。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可是刚才那个大佬特意交待好好伺候的主。

    “让她上来。”苏灿伸手指向了正在向几个客人推销酒水的女人。

    侍者表情一僵,接着满脸堆笑,一副皮条客的嘴脸:“老板看中了她?她开价太贵,又爱装清高,您要是有那方面需求的话,不如我给你介绍些听话……”

    “让她上来。”苏灿布满血丝的双眼冰冷如刀般看向侍者。

    “是是,我……我马上就去安排……”看着对方一副要杀人的嘴脸,侍者浑身一个激灵,扭头就小跑着逃也似的离开……

    ……

    七年了,七年前他一气之下跑去参军,五年前他逃离国内。

    这些年,苏灿曾无数次幻想着两人的再次重逢得场景,甚至幻想过自己功成名就,作为一个成功者,出现在她的面前,看她为自己当初的欺骗背叛而懊悔,然后享受报复的快意。

    可是跨越七年,当两人四目相对时,苏灿心里居然有些害怕,想要逃避。

    她只是傻傻的站在楼梯口,那双明亮的眼睛看着自己,而后一点点的泛红,飘起层层雾气,却硬忍着不让滑落下来,心口那阵撕裂的痛,让她紧紧的捧着心口,俏脸瞬间煞白。

    看着娇弱的摇摇欲坠的她,苏灿的心在抽搐,下意识的想要上前,如同曾经那般将她紧紧地揽入怀中,不过刚刚抬起的手却又一点点的僵硬,声音干涩嘶哑:“好久不见。”

    苏灿的话让她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纤细的手微微的捋过额头略显凌乱的秀发,神色仿佛已经变的不经意般:“好久不见。”

    接下来,是沉长的沉默,注意到那双安静的眸子就这样跨过虚空,静静的看着自己,亦如七年前……

    他曾经以为这些年的变故,早已将他的心封闭的坚如钢铁,再也不会被外物侵蚀,可是此刻却不敢面对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在推销酒水?”看着女人手中那瓶还未放下的白兰地,苏灿扯扯僵硬的嘴角,转移话题道。

    “嗯。”她努力的想要装作不经意,可是眼底的那丝慌乱,却出卖了她。

    苏灿扯起一个僵硬的冷笑:“没想到,曾经的凤凰也有沦落凡尘的一天。”

    “我只是靠自己的努力在赚钱。”像是要解释什么,她紧张的抬起头,一双眼睛慌张委屈的看着苏灿。

    那一刻,苏灿心中的坚冰好似要融化开一般,可是自己这七年所受的磨难,老爹的死,又是谁的错!

    那原本融化的心又开始坚硬如铁,苏灿一脸刻薄的冷笑:“是吗?那一百万把自己卖了,也是你在努力赚钱?”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要工作了……”她瞬间的慌乱,转身就想要离去……

    “你难道不想我出钱买下你的第一夜。”苏灿笑了,只是笑的无比的苍凉,愤怒,心碎,以及怨毒……

    一把拉住想要逃离的女人,一只手霸道的勾起女人圆润的下巴,苏灿双目冰冷的审视着那张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中,让自己魂牵梦绕的脸,那张俊朗的脸也是狰狞的扭曲:“你求我啊,或许我一开心,把你的第一夜买下也不是不可能……”

    “……”

    看着那双柔柔弱弱的眼睛难以置信的瞪大,苏灿只是冷笑:“一百万不够?两百万怎么样?”

    “两百万不够?这张不记名支票,随便你填数字。”

    “啪!”

    时间好似在这一刻停滞,女人颤抖着手,那双眼噙满水汽再也不受控制的化作豆大的泪珠滑落苍白的脸颊,划过圆润的下巴,如同珠串般滴落。

    那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失落,心碎,陌生,被现实折磨的无奈,疲惫……

    苏灿忽然有些后悔,看着女人伤心欲绝的扭身离去,苏灿想要伸手,可是最后一只手还是停在了半空。

    她又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心碎的嘴脸?如果不是七年前,她对自己的欺骗,那么自己会成为名校大学生,四年后他会步入职场,然后找一个过得去的女人,生一个长的像自己的孩子,平淡的过完一辈子。

    是她毁了自己!

    该恨,可是为什么心又这么痛!

    苏灿不知道怎么离开酒吧的,回到自己那空落的小窝,苏灿孤独的缩在一角,嘴里叼着的香烟在烟暗中明灭不定。

    也许,只有烟暗才能让自己真正的安宁和自在。

    “砰砰砰!”

    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房间中的寂静,烟暗中,苏灿无神的双眼微微的聚焦……

    是谁?

    自己家,半年里除了木槿偶尔会来给自己收拾,从来没有别人来过,而木槿有家门钥匙,是不需要敲门的。

    苏灿起身,打开房门,落入眼底的却是一张他此刻绝对不想看到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