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给你打八折
    ,!

    倚在厨房门口,看着钱秧秧的动作,苏灿再也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喂,你笑什么!”钱秧秧一脸凶悍的瞪着苏灿道。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第一次见女人……下面居然是这样的!”

    “你……你流氓!”钱秧秧俏脸绯红,双手紧张的护着私密处,想到那一晚的意外,钱秧秧更是莫名的慌张起来。

    “咦,这跟流氓有啥关系?”苏灿很好奇的瞅着凶巴巴的八婆,“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人下面居然下到冷水里!”

    “……”

    钱秧秧表情僵硬,接着一点点的臊红,特别是注意到这家伙挤眉弄眼的表情,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怎么想歪了?真的太丢脸了。

    不过,泡面难道不是这样泡的?

    钱秧秧僵硬着一张脸,没好气的瞪一眼苏灿:“那……那你说怎么泡面才对?”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苏灿怀疑,这八婆不会是从神农架跑出来的吧,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懂?

    跟这家伙比起来,苏灿这个泡面小王子,只感觉高处不甚寒,泡面界,谁与争锋?

    苏灿摇摇头,转身向着客厅走去,像自己这样的奇男子,还是看看新闻,胸怀一下天下多好。

    看着苏灿得瑟的背影,钱秧秧咬牙切齿,本大小姐还能被一包泡面打败了?笑话!

    舒服的缩在沙发里,打开电视,看着新闻联播,惊闻国家平均工资已经高达49969元,苏灿赶紧扳着指头算了一下自己的工资……

    好吧,我对不起国家,是我给党和人民都拖后退了。

    钱秧秧小心翼翼的端着泡面来到客厅,虽然卖相差了那么一点点,但是最起码闻着都一样香呀,而且这可是自己第一次下厨房的劳动成果。

    钱秧秧美美的吃了一口气,紧接着表情就僵硬在了脸上,怎么这面吃的粘牙,跟塞了满嘴浆糊一样,吃第二口,钱秧秧就差点儿没吐了,同样的味道,吃也太难吃了吧。

    注意到一旁那家伙明显幸灾乐祸的眼神,钱秧秧只能耿直了脖子,一脸享受状的吞下满嘴泡面,不忘挑衅的仰起下巴:“好吃!”

    不过想到自己吃的泡面,可是人家的,自己不请自来就已经很不好意思了,还抢了人家的泡面,这让钱秧秧心里也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刚才是我失态了,这个……泡面,我……我……”

    钱秧秧想说拿钱赔你,可是现在兜里身无分文,让她又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口来。

    “没事儿,不就是一包泡面嘛,不够厨房还有。”苏灿一脸大度的道。

    钱秧秧看一眼苏灿,原来这个家伙也不是很坏嘛,自己这几天给这家伙穿小鞋,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

    “回头一包泡面给你熟人价,一百块。”苏灿一脸和气生财的道。

    “一百块,你怎么不去抢!”钱秧秧瞪大着眼睛,一包泡面一百块?魔都的物价啥时候这样飙涨了!

    “抢?”苏灿瞪大眼睛,“抢哪有这样来钱快。”

    “姓苏的,你!”钱秧秧刚飘起的那丝丝愧疚感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刚才居然觉得给这家伙穿小鞋有点儿过分?自己发誓,不给这家伙穿小鞋穿到腿瘸,自己就不叫钱秧秧!

    看着这家伙那张财迷的嘴脸,钱秧秧气不打一处来:“没钱!”

    “没钱?”苏灿眨眨眼睛,接着继续满脸堆笑,变戏法似的抽出一张纸,“没钱也不要紧,先打欠条,回头发工资了折现。”

    “……”

    “还有,你今晚就住在我家,怎么也要意思意思吧?”苏灿一脸财迷的搓着手指,“咱们怎么也算是熟人了,别说我不照顾你,嗯,别人八百块,给你打个8折,收你一千块!”

    “一千块……”钱秧秧感觉自己肺都要气炸了,不打折才八百,打折后反而多了,你丫的,数学体育老师教的吧。

    “咦,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比我家不满意?那要不请大小姐出去?”苏灿一脸商量的口气。

    “……”钱秧秧表情僵硬了,现在才发现自己就是案板上的一块肉,任人宰割,她还真怕这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家伙把自己丢出去,那样就真要流浪街头了。

    “哼,不就是千把块钱嘛,有什么了不起。”钱秧秧气恼的一把夺过苏灿手里的纸笔,龙飞凤舞的打下充满耻辱的不平等欠条,心中暗自捉摸着,等上班怎么才能让他穿小鞋穿的欲仙欲死。

    苏灿乐颠颠的抽回欠条,验明真伪,接着小心翼翼的贴身藏好,心里可是乐开了花,照这样下去,自己好像不用多久就能追平国家平均工资,从此走上人生巅峰,不枉党和国家培养自己这么多年,再也没脸给国家**伟大理想拖后腿了。

    “钱总,您还有什么需要的?随便跟我说。”苏灿现在对这位金主可是愈发的客气起来了,“没事儿,就算是**苦短,长夜漫漫,想要那个啥,我也不在话下,咱们是熟人嘛,快餐算你五千,包夜的话,一万?”

    这年头,站着把钱赚了,不算本事,跪着赚钱也不算本事,躺着把钱赚了,那才是真本事。

    “滚!”钱秧秧恶行恶相的站起身来,泡面也不吃了,提着行李就像着卧房走去,懒的再看苏灿一眼,现在看着这家伙比看见泡面还恶心。

    不过还没进门,就被一个硕大的身躯挡住了去路……

    看着苏灿挡住房门,钱秧秧瞪大眼睛:“你什么意思!本姑奶奶可是出了钱的。”

    “你的房间在隔壁,这是我的。”苏灿对着旁边虚掩房门的房间努努嘴。

    钱秧秧扭头看着一旁的房间,狭窄的空间被一张床几乎占满,仅剩的一点点空间,也被塞上了各种杂物,最可恨的是这房间因为长时间无人居住,床上飘满了一尘厚厚的灰。

    就这破房间,也好开价一千?

    钱秧秧脸色一点点的铁青,刚准备破口大骂,就瞅着身边苏灿飞快的闪身进屋,关门,只留给自己一个紧闭的房门,还有门上那个嚣张摇摆的福字。

    看着这一幕,只气的钱秧秧浑身直哆嗦,这个该死的混蛋,这个小气的葛朗台……

    直到紧闭了房门,苏灿才收起了脸上的嬉笑,在烟暗中沉静如水,站在窗前,看着远处都市狰狞的轮廓,那双眼底流动着忧伤,心底第一次开始彷徨,自己还是放不下那个身影,也恨不起来。

    他……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