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债多了不愁
    ,!

    夜色笼罩下的明珠,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勾勒出这座喧嚣不夜城的无尽繁华。

    而此时,区局技术科,偌大的房间中,气氛压抑而凝重。

    “死者眼眶粉碎性骨折,眼珠爆裂,不过……因为被动过手脚,不知道是何原因造成,而致命死因是中毒,目前毒素构成已经委托市实验室开始分析,结果还没出来。”法医神色凝重的道。

    看着墙壁上的投影屏,上面一张张照片划过,照片中,死者一只眼血肉模糊,而那张脸上,却僵硬着诡异的笑容,让房间里所有人都是脊背发毛。

    “查出死者身份了没有。”张国胜一张国字脸上写满了凝重,早上那场有预谋的刺杀发生在他们管辖的地盘,让他们都陷入了被动之中。

    一想到那个被刺杀的女人恐怖的身份背景,他也是捏一把汗,幸好那个女人没有出意外,如果真的因为早上的刺杀而出现个三长两短,他这个区局局长也要卷铺盖滚蛋。

    此刻,投影屏上,已经出现了一幕幕动态影像,影像中正是银行门口的画面,几个镜头监控中,从车队到达,到保镖下车,劳斯莱斯车门打开……

    一帧帧,如同无声电影一般跳动。

    接着,其中一个监控画面中,出现了刺杀者的身影,然而就在对方抽出枪,惊险的一瞬间,监控器突然抖动,镜头诡异的转向了另一个方向,没有人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托恩死了,眼睛也被什么东西击的粉碎!

    “通过国际刑警传来的资料核实,死者托恩,南越国籍,被多国悬赏通缉的职业杀手……”一旁,焦小娇一脸严肃的道,“另一狙击手目前身份还未确定,不过通过城市天眼系统,已经锁定对方上了一辆捷达车,队里已经在追踪……”

    “张局,这是我们新调取到的监控镜头。”突然,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这是银行对面狙击手隐藏那栋大厦一楼一家典当行的监控画面。”

    房间中,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落在了投影屏上,只见画面中出现了那个疑似狙击手的身影,接着一辆捷达车出现,而后狙击手转身,看向镜头方向,抬手做了一个枪击的姿势,就在所有人不明所以的时候,画面中突然的出现了一个男子的背影……

    显然,狙击手挑衅的是这个突然出现画面中的男子。

    “是他?”看着背影t恤上印着那夸张的骷髅头,焦小娇瞪大了眼睛,上次突击扫黄时,落自己手里那个混球不是就穿着这么一件骚包的t恤?

    “小焦,你认识?”张国胜转身,一脸紧张的道。

    “不好意思,是……是我看错了。”焦小娇赶紧摇摇头,自己在乱想什么呢,就那个混蛋,满嘴只会口花花,见到这样的杀人场面,恐怕屎都被吓出来了,而且一件相同的t恤又不能说明什么。

    张国胜一脸失望,而视线再次落在画面上,只见那个男子抬手间,一道模糊的阴影激射向那辆不起眼的捷达车,捷达车后车玻璃诡异爆碎。

    张国胜表情一凝:“倒退,放慢速度,看这个人甩出的是什么!”

    几分钟后,整个技术科只有一阵诡异的吸冷气声,墙上被放慢了百倍的慢镜头中,对方甩出去的居然是一张钞票模样的纸张……

    这怎么可能?

    正在所有人傻眼的关头,紧闭的房门打开,一个警员一脸紧张的冲了进来:“可疑捷达车找到了,只是……只是车在江边已经被焚毁,扑灭时,车内找到疑似尸体……”

    哐!

    张国胜一拳砸在桌子上,一张中正的脸上已经铁青一片,眼底难掩的窝火。

    很显然,这是杀人灭口,如此一来,他们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

    清晨,阳光透过纱窗,在凌乱的床上投下一片迷离的光斑。

    苏灿翻个身,最后很不情愿的睁开眼皮,从床上爬起身来,就往卫生间里钻。

    今天是周六,不用上班的日子里,最大的幸福就是睡觉睡到自然醒。

    苏灿准备放完水,继续回去睡个回笼觉,指不定运气好,还能将刚才的美梦给续上,看着高昂着脑袋的小弟,刚才眼看着就要进入正戏了,没想到被尿给憋醒了,真是扫兴。

    正在苏灿畅快的放水,旁边虚掩的厕所门突然被暴力的撞开,一个身影急不可耐的冲了进来……

    时间好似在这一瞬间静止,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些许之后,一个杀猪般的惨叫响彻房间。

    钱秧秧傻眼了,她也想尖叫,可是眼前这个混蛋叫的如同杀猪一般凄惨,让她也是懵了。

    她本来被昨晚那碗该死的泡面折腾的肚子翻江倒海,一晚也不知道上了几次厕所,差点儿没拉虚脱了,眼瞅着又憋不住,所以急匆匆的来到卫生间,没想到推门进来就看到这家伙在嘘嘘,这混蛋难道就不知道上厕所要栓门么……

    看着眼前这混蛋双手护裆,一副被圈圈叉叉了的小受表情,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自己还会非礼这个混蛋不成!

    “喂!你怎么还没走!”苏灿飞快的提裤子,以前独居惯了,一时忘记了昨晚家里多了一号人。

    不过这八婆不是说好住一晚的么,现在已经快大中午了,怎么还在自己家?

    原本正咬牙切齿的钱秧秧表情也是一僵,不过紧接着梗着脖子,一脸高傲的如同白天鹅:“我为什么要走,不就是一千块钱一晚嘛,拿欠条过来,本姑奶奶先住个十天半个月再说。”

    当然,最主要还是现在的她无处可去了,又身无分文,要是回家,不就代表自己屈服于爸爸了么,所以死也不会回去。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就是钻钱眼子里的财迷,反正自己已经签了不平等欠条了,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不就是签个名字而已!

    “钱总,瞧你说的,搞的我像是趁火打劫似的,您老住进我房子里,那是我们老苏家的福气,钱不钱的,多俗气?”苏灿一脸严肃的道,倒是让钱秧秧一愣,难道自己错怪这个家伙了?正心有愧疚,就看着眼前这家伙眼睛眯成一条缝,笑的跟财迷似的,“当然,钱总既然自己谈钱,小的拒绝您,那不就是不给您面子?”

    “……”钱秧秧目瞪口呆,你丫的还能再不要脸点儿么,该死的混蛋啊,诅咒你小gg一天缩短一厘米……

    不过,就算一天缩短一厘米,好似也能缩二十来天吧?

    想到刚才眼角余光一闪而过,钱秧秧也忍不住俏脸绯红起来。

    “这样,十天算你两万,钱总应该没意见吧?”苏灿说着,翻手间,纸跟笔都取了出来,一边龙飞凤舞,一边道。

    “两万!”钱秧秧快跳脚了,一晚上不是一千块么,你丫的不会算数么,姑奶奶文化层次低,你别骗我!

    “怎么?”苏灿一脸为难,而后满是商量的口气,“要不……给你打个8折?”

    这可是自己今年的小金主,可千万别吓跑了。

    “不用!”钱秧秧跳起脚来,她可是见识过这家伙折扣越打越多的,两万指不定就变成三万了。

    钱秧秧飞快的从这个家伙手里夺回那张欠条,刷刷的写下自己的大名,不过看着上面的数字,她又有些疑惑了:“不是两万么,怎么还有个两百?”

    “喂,钱总,人家二弟都给你现场直播了,难道不该给个出镜费?”苏灿一脸委屈的抽回欠条,接着飞快的塞进怀里,这可是自己的老婆本来着。

    “……”钱秧秧觉得自己被羞辱了,涨红着脸,跳起脚来,“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