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那一次,我们画中的相遇
    ,!

    当钱秧秧在卫生间解决完内急,拖着虚脱的身子出来的时候,正好看着苏灿准备出门,不由一愣:“喂,你……你要去哪儿!”

    “刚赚了一大笔钱,准备去村口小芳洗头房庆祝一下。”

    “……”

    钱秧秧呆愣愣的看着房门紧闭,那一刻忽然特别想哭,这个一点儿都不知道怜香惜玉的混蛋,没看出来自己身体不舒服么,而且她从昨晚开始就没有吃东西,难道还要吃方便面?

    那还不如要了她的命,现在提起方便面,她就想吐。

    苏灿并没有真的去洗头房,而是在小区外一家鲜花店买了大大一束白菊后,才驾驶着那辆强抢来的烟色大众,消失在了车水马龙之中……

    西山原始森林公园,这座连接武夷山脉的原始密林被称之为明珠之肺。

    远离了繁华都市喧嚣,这里山势起伏,重峦叠嶂,其间植被密布,山涧激流,山间飞鸟空鸣,没有汽车尾气,空调废气的污染,洗涤凡尘俗世,如同魔力般将人带入梦幻般的天堂……

    一处山涧弯转处,一块突出水流的巨石上,一个宛若精灵般的女人,纤纤素手握着画笔,在身前宣纸上勾勒眼前山水,景美人更美。

    相比油画的浓重油彩,她更喜欢国画那种寥寥几笔勾勒的神韵,意境悠远,或许是因为她内心深处向往那种文人雅士纵情山水,恣意自由的生活吧。

    “小姐,咱们溜出来已经大半天了,再不回去,顾队长肯定急了。”女人身边,一个一身职业装,秘书模样的女子满脸紧张的道。

    昨天那场刺杀事件,让她们整个团队都紧绷着神经,甚至远在国外调研的夫人震怒,连夜返回国内,而在这样紧要关头,大小姐居然偷偷瞒过保镖组,溜到荒郊野外写生,让她如何不紧张?

    “知道了。”苏山声音悦耳轻灵,一双漂亮的宛若电脑插画般的眼眸只是专注的看着手中的画卷,其上石体坚疑、峰峦浑厚、势壮雄强、落笔老硬,把西山壮美之境推于极致,可是为什么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苏山微锁秀气的眉头,而就在这时,远处那宛若画卷般静止的画面中,突兀的多了一道身影。

    他就那样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打破了那片山水的寂静,也打破了她眼底至始至终毫无波动的平静,看着那孤寂的背影,周围梦幻的风景,莫名的,她忽然想到了一首她特别喜欢的诗……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远远的看着那背影,视线微转,苏山表情一愣,落入视线的是那荒草凄凄的荒冢,还有那束洁白的鲜花。

    这让苏山诧异,这荒郊野外,深山老林,怎么会有坟冢?

    画面无声,可是苏山却品味出一种忧伤的味道,而让她好奇的是,那背影为什么有种似曾相识的味道?

    苏山忽然想要上前打声招呼,不过她刚刚跨出两步,四周阴暗寂静的丛林中,突然闪出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小姐,该回去了。”顾志勇沉声的提醒,一双眼睛戒备的看着远处那道背影,沉默些许,而后道,“保卫二组传回消息,夫人所乘班机马上就要降落了。”

    作为保镖,他们的任务是保护雇主的安危,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小姐的些许任性,给予小姐最宽松的自由,但是他们不能让小姐身犯险境,要将一切危险扼杀摇篮之中。

    苏山双眸一点点的黯淡,对于这些很是时候的出现在身边的保镖,她并没有惊讶,也没有被戏弄的愤怒,她拥有别人难以企及的财富,拥有帝国所有人梦寐以求的权势,可是她却如同笼中的金丝雀,好看却只有一方巴掌大的自由。

    她不怪保镖的小心翼翼,正是他们的小心翼翼,她才从一次次危机中化险为夷,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不希望她的存在,那些人或是竞争对手,或是自己‘亲人’,谁又能说清楚?

    “回去吧。”苏山脸上的笑又恢复了原有的端庄,恰到好处,亲和却又隐隐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青山碧水,鸟语花香,远离了城市喧嚣,这里宛若世外桃源,

    苏灿手握洁白的菊花,静静的看着身前那块没有墓碑的坟冢,看着坟头那束洁白的康乃馨,康乃馨依旧娇艳欲滴,花瓣上似乎还有未散去的水珠。

    “是她来了。”苏灿眼底闪过一丝愧疚,握着白菊的手止不住微微颤抖。

    今天是老爹的忌日,本以为这个冷漠的世界,只有他会记得老爹,没想到她也还记得。

    五年前,在被送上军事法庭的途中,他被那些暗中势力半路截杀,是她带着自己逃离,是她带着自己潜入明珠,也是她带回了自己老爹的骨灰,安葬在了这里,除了他们两人,没有人知道这荒郊野外,杂草飞长的坟茔,是老爹安息的地方。

    自己欠她太多了,想到那一天,他对她歇斯底里的疯狂,心中有的只是无法磨灭的愧疚。

    苏灿清理了坟茔四周的杂草,才坐在坟前一块青石上,从怀里摸出明珠当地家酿烧酒,给老爹坟头敬一杯:“老爹,我来看你了,五年了,您不会怪我吧。”

    “你说你,就没有享福的命,要是你不走,现在还不是吃香喝辣,看中哪家婆姨,直接抢回来,有钱,任性。”苏灿咧咧嘴,仰头惯一口烈酒,烧酒如火般滑落口腔,充满整个胸腔。

    烧酒有些冲,冲的苏灿眼睛泛红,就那样瘫坐在坟莹旁有一句没一句的絮絮叨叨,从五年前的离开,到五年里发生的点点滴滴,在到半年前的归来。

    从烈日当头,到日薄西山,苏灿才踉跄站起身来:“你在下面缺钱,记得托梦给我,我烧给你,想女人也没事儿,最近,苍老师,波多野结衣都挺火的,回头买几个烧给你,武藤兰老师就不用了,人家也跑下面去开辟市场了,回头去认认门,窝窝囊囊活了一辈子,在下面可别亏待自己。”

    苏灿摇摇晃晃的离开,那双醉红的眼睛中透着悲伤,爹,我……真的还能像你希望的那样,再做回一个平平庸庸的普通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