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家有小温馨
    ,!

    甩掉了那个疯女人,苏灿也是松一口气,经过这么一折腾,他算是彻底醒酒了,一路驾着车回到小区,才想到家里还有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犹豫了一下,还是在小区口买了份鸡汁包,才向家走去。

    回到家,打开房门,苏灿就感觉到了一丝异样,抬头注意到餐厅里的女人,苏灿脖子一缩,就准备开溜……

    “苏先生,我不请自来,您应该不会介意吧?”一个温柔魅惑的声音飘来,可是苏灿分明从声音中听出了森森寒气。

    “他敢!你可是我请来的。”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响起,“呜呜,木槿姐,这道东坡鱼太好吃了。”

    看着餐桌前,钱秧秧那个八婆就跟饿死鬼投胎似的大快朵颐,一旁,木槿还是那样的端庄靓丽,一双眼睛瞟向自己的时候,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只让他心底发虚,乖乖,这是要世界末日了么!

    苏灿咧开嘴,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不介意,木总能来鄙舍,那是让我这蓬荜生辉……”

    “算你会说话。”钱秧秧一个白眼,接着嘴角又是勾出一个冷笑来,“你不是去村口洗头房了么,洗什么头,用了整整一个白天?”

    “……”苏灿表情僵硬,看着一旁一副好奇宝宝似的瞪着漂亮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木槿,苏灿就想死,不过看着眼前死八婆那副傲娇的嘴脸,难不成她还不知道自己跟木槿的关系?

    “木槿姐,这种龌龊、行为不检的员工,就该开除出公司,太有损公司的形象了。”钱秧秧显然没有想就这样放过这家伙,在一旁添油加醋的道,如果不是自己电话还没欠费,还能给木槿打电话求救,她现在估计早就饿晕在房间里了。

    她要让这个混蛋知道,本姑奶奶也是有脾气的,要让这家伙享受一下穿小鞋穿到腿瘸的滋味儿。

    “那个……你们继续,我还有些事……”苏灿觉得自己现在还是先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为妙。

    “不准走。”钱秧秧满是油腻的小嘴呲牙咧嘴,“木总远来是客,你作为一个主人,不知道陪客么,给我坐下。”

    于是,苏灿只能像个受气小媳妇似的,坐在一旁,看着这位大小姐吃的满嘴流油,只让他暗自鄙夷不已,吃自己媳妇的菜,也不怕噎死你。

    “恩恩,着爹爆炒肥肠好吃,红烧肉也好好吃……水煮肉片好爽……”钱秧秧一边往嘴里塞,注意到苏灿手里提着的包子,对着苏灿眨眨眼睛,“可怜,包子一定不好吃吧?要不你也来试试木槿姐的手艺?”

    “我可以么?”苏灿咽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道,忽然想起来今天早上出门到现在,只喝了一肚子烧酒,被这女人这么一勾,还真有些饥肠辘辘起来。

    “看你说的,我可不像某些人小肚鸡肠。”钱秧秧那性感的小嘴里吐出一块鸡骨头,看着眼前苏灿已经举筷夹起一块东坡鱼,眼底闪过一丝促狭的笑意,“当然,让你白吃,你心里肯定过意不去,这样,一盘菜算你一千块,不算过分吧?这可是我们木大总裁亲手下厨做出来的美味,能吃到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噗!”苏灿差点儿没被嘴里的鱼刺噎死,就这残羹冷炙,也要一千块?看着那得意的嘴脸,真想喷她一脸果汁,自己如果想吃的话,天天都能吃到好伐,是我媳妇,又不是你媳妇,有啥好得意的。

    不过苏灿也是真饿了,筷子横扫千军,还不忘白一眼一脸得意的钱秧秧:“没事儿,我心里过意的去。”

    原本以为扳回一局的钱秧秧表情就有那么丝丝僵硬起来,她想到了开头,却没有想过结果,这个家伙完全无耻没下限。

    看着桌子上的菜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钱秧秧也急了,如同护仔的小母鸡似的张牙舞爪:“这是我的……不准抢……我的红烧肉……木槿姐,你快管管这个混蛋……”

    两人在餐桌上你来我往的厮杀,最后只留下一片狼藉,钱秧秧才舒服的软倒在椅子上,一双手摸着微鼓的肚皮,还不忘一脸享受的打着饱嗝,不过看着眼前这个混蛋剔着牙,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钱秧秧心情就好不起来。

    “好了,你们两个去客厅坐着,我清理善后。”看着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模样,木槿也是无奈的摇摇头,起身熟练的收拾碗筷,转身进厨房洗涮……

    看着木槿忙碌的背影,苏灿眼底也是闪过一丝柔软,这或许就是家的温馨吧,只是这家里多了一个不速之客。

    苏灿一边剔牙,一边乜着眼睛看一眼一旁享受的直哼哼的钱秧秧:“看看人家,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斗得过小三,打得跑流氓,不像某些人,只知道吃!”

    “你!”钱秧秧气的跳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火气就蹭蹭猛窜,“不就是洗碗,木槿姐,我来帮你……”

    “帮我把柜子里的洗洁精拿过来。”

    “噢!”

    “咦,木槿姐,你怎么知道洗洁精在这个柜子里?”

    “啊……哦,刚才找东西的时候看到一下……”

    “哦哦……”

    苏灿嘴角微微勾起,看着厨房两道忙碌的身影,以及不时传出的窃窃私语和娇笑声,让这小小的二居室也透着浓浓的生气,这或许就是老爹当初所希望的那种平淡但是温馨充实的日子吧!

    正当苏灿有些走神,厨房打下手的钱秧秧伸出脑袋来,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道:“喂,晚上好无聊,要不等一下去逛街?”

    苏灿一愣,而后就一个白眼,没有一点儿犹豫的拒绝道:“不去!”

    这八婆可是有前科的,上次一个妞妞罩,让自己一下子赤贫,这次好不容易从木晨那里劫富济贫,他可不想再一朝回到解放前。

    “小气。”钱秧秧撅着小嘴,接着眼珠子又是提溜一转,“要不晚上打牌?木槿姐晚上陪我过夜,咱们三个正好斗地主?”

    “不回家?”苏灿眼睛立马瓦亮瓦亮起来,不过瞅着眼前这八婆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苏灿一脸羞涩的道,“可是……我不会斗地主……”

    “不会?”钱秧秧眼睛愈发的亮了,接着一脸蛊惑的道,“没事儿,回头我教你嘛,斗地主很简单的。”

    “这个……真的么?”苏灿可怜兮兮的道,“那……输了,是不是要脱衣服?输一把脱一件?”

    苏灿扳着指头,自己浑身上下连小内内算上,一共才三件,不过……如果眼前两女脱衣服,恩恩……

    苏灿已经开始吞咽口水……

    “你……恶心。”钱秧秧表情一僵,就想发飙,不过似想到了什么,脸上又布满了甜腻腻的笑,“咱不赌脱衣服,赌钱嘛!”

    “我没钱。”

    “一把十块钱,小赌怡情嘛,而且你要赢了呢?其实人家也不太会斗地主啦!”钱秧秧一脸娇滴滴的道,心里已经开始冷笑,想到自己签下的那几张欠条,自己今天非要把这家伙输到倾家荡产不可,哼哼,姑奶奶可是被称之为明珠地主婆是也!

    “……”

    “乖,快去买扑克,人家等你哟……”

    苏灿浑身一个激灵,转身落荒而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