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你好!我叫锦绣连城
    ,!

    “恩公,是……是你吗。”连城努力的想要笑的自然一些,只是一双保养极好的纤手微微颤抖出卖了她此时的心境,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眼前男子,即便面对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对手,连城都未像现在这样紧张。

    她不想错过这次机会,哪怕他知道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而看不起自己,她也不在乎,她只怕错过了这次机会,再也没有见他的机会。

    原本一脸迷恋的宋安傻愣愣的扭头,看着女人满脸小心翼翼陪笑的嘴脸,就感觉胸口被捅了一刀又一刀,脸上原本兴奋的潮红也化作了被羞辱无视后的铁青。

    他想要甩袖而去,可是想到今晚的主要目的,只能咬碎了满嘴牙忍着,一双眼睛怨毒的看着眼前这对狗男女。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而一旁的木槿也是一脸诧异的看看连城,又扭头看向苏灿,她先前已经预感到对方应该认识苏灿,却不明白这位明珠享有艳名的俏寡妇为什么叫苏灿恩公,难道他救过她?

    “我们认识?”苏灿眉头也是微微的皱起,眼前那张笑颜,让他似乎有些似曾相识,可是自己回国这半年来,确定没有接触过这样一个妖精一般让人过目难忘的女人。

    “两年前,在中东,如果不是您,我恐怕已经死在那群人的手里了。”看着那双疑惑的眼神,连城努力的想笑,只是笑容有些凄然,或许自己只是他随手救下,不起眼的一个女孩而已,也是,那几天里,他们从来没有问过自己姓名,也没有告诉过自己他们的姓名身份。

    那次在国外遭遇的离奇追杀,想到很可能是被亲人背叛,让她当时心灰意懒,她多么希望一直跟在那几个男人身后,哪怕浪迹天涯,可是当一觉醒来,身边熟悉的身影消失了,如果不是压在枕边那张凭空多出来的银行卡,她真怀疑那几天就如同一场梦。

    只是她没有想到那张卡里足足有一百多万,或许那只是他对自己可怜遭遇的怜悯吧,而也是靠着那笔钱,她才在国内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活了下来,才有了今天的锦绣缘!

    中东?

    木槿一脸错愕的看着苏灿,恍然间,才发现自己对他的过去居然一无所知。

    “抱歉,我想你认错人了,我只是一个小保安而已。”苏灿眼睛微微一眯,面无表情的道,本能的,他不想让人挖出曾经的自己,这让他没有安全感。

    其实他想起来了,那次他跟和尚、半仙他们追杀那个狙击手,无意中闯入了一个游荡中东的佣兵组织,正在追杀一个女人,因为那个女人是华夏人,所以就随手救了下来。

    后来接触中才知道那女人可能被自己亲人背叛,当时可怜那女人的悲惨遭遇,还留下了一张银行卡,对于他们而言,那不过是他随手为之。

    只是没有想到,两年的时间,当初那个说话孤僻柔软的女人,居然变成了眼前风情万种的熟/妇。

    果真,岁月是把无情的刀,烟了木耳,紫了葡萄……

    连城眼睛微微泛红,直直的看着眼前男人,她知道自己不会认错的,她就是忘记了这世上所有的人,也不会忘记他。

    而且就算这世间有长相一模一样的人,难道那藏在额间的那道疤痕也只是巧合?

    “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连城伸出柔白的纤手,一双发红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眼前男人,努力的想要让自己笑的自然,只是她知道,那一刻,她的笑容一定很僵硬,“我叫锦绣连城。”

    苏灿眉头皱起,直直的看着眼前这个倔强的女人,看着对方对着自己伸出的纤手。

    连城脸上的笑容也一点点的僵硬,心一点点的冰冷,自己都如此主动了,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冷酷?

    看着对方眼底的那抹凄然,苏灿心中唯有暗叹一声,接着终是伸出手握住那略显冰冷的小手:“苏灿。”

    原本满满紧张的连城终于松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感激:“谢谢,那……我们现在是朋友了?。”

    苏灿,原来他的名字叫苏灿!

    连城心中默念着,接着,脸上的笑容一丝丝绽开,没有功利,只是内心感情的释放……

    忽然,她感受到一道满是敌意的目光,视线微转,注意到了苏灿身边的女人,四目相对,两人都在静距离打量着彼此。

    “我老婆,木槿。”感觉到两女间气氛的尴尬,苏灿苦笑着道,估计今晚上回去又要跪搓衣板了。

    当着一个让她感觉到危险的对手的面,被承认身份,让木槿心中也是喜滋滋的,一张脸上也多了一丝傲然。

    连城气势终是一弱,脸上的笑容更是透着一丝交好的味道:“很高兴认识你,你今晚真漂亮。”

    “谢谢。”木槿带着优雅的笑,身子靠近了苏灿一分,如同宣誓主权般,一双手自然的挽着苏灿手臂,脸上摆出一副私人物品,闲人莫动,否则罚命一条的表情,只是一只躲在暗中的手正在蹂躏着苏灿腰间的肥肉……

    拍卖依旧在继续,经过了几件不温不火的拍品成交,晚宴真正的重头戏终于开始……

    苏山的午餐!

    随着漂亮司仪的介绍,整个大厅也开始喧嚣起来,不仅仅因为这顿午餐的主人是一位冰雪美人,更因为对方背后有着强大的智脑团队和庞大的商业帝国,如果能够攀上交情,哪怕对方指缝里流出一丝,都够他们赚的盆满钵满了。

    所以,司仪话语刚落,无底价竞拍数字就开始飙涨,看着那疯狂的样子,木槿脸上也是露出一丝苦笑,看来先前还是她自己异想天开了,跟别人拼钱,她还没那个底气。

    “一百万。”

    宋安脸色铁青,目光森冷的扫过整个大厅,让原本气氛热烈的大厅都是瞬间冷场,出价声也是嘎然而止,此时的宋安明显就是一个输红眼的赌徒,苏山午餐固然诱人,但是想到这位安少背后那位,谁也不愿意这个时候去触眉头……

    “一百万零一毛!”

    一个声音阴魂不散,让宋安脸色一白,一毛,又是这该死的一毛。

    宋安一双眼睛满是怨毒的盯着那个该死的保安:“你确定要跟我们宋家做对到底!”

    “如果我的自由竞拍让你受伤,那么我想说……”苏灿一脸不好意思,“我是故意的。”

    “……”如果不是他身边站着那个神色不善的俏寡妇,他都想上去大战三百回合,马勒戈壁的,这个贱入!

    “哥们儿,得饶人处且饶人!”宋安一旁,那个保镖模样的男子一双眼睛冷冰冰的注视着苏灿,浑身透着一股危险气息。

    连城身边那个表情冰冷的女保镖神色也是一冷,就准备上前,却被连城拦下,只是一双眼睛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

    “是么?”苏灿嘴角一扯,好似没有听出话语中的威胁,“我只知道痛打落水狗。”

    “……”宋安觉得他快要疯了,“两百万。”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先前付了一百二十万,现在只有一百八十万了吧?”苏灿笑的幸灾乐祸,刚才貌似听见这家伙只带了三百万来着。

    宋安就憋屈的想吐血:“这不该是你管的。”

    “两百万一毛。”苏灿乘胜追击,“当然,你可以报四百万嘛,说不定我就不争了。”

    “……”

    宋安倒是想,可是这明显超出了预算,要是再傻逼一样被戏弄,回家肯定被自己大哥打断腿不可,而且这家伙旁边,还有个奸夫淫妇似的女人明显没准备给自己面子。

    此时,他脸一阵青一阵白,直到拍卖槌落下,一切尘埃落定,才眼睛阴毒的盯着苏灿:“好好好,我们走。”

    他实在没脸再呆下去了,带着身边人转身气急败坏的离开……

    “这人真没礼貌。”看着宋安离开的背影,苏灿摇头晃脑,“流氓退场前,不是应该来一句青山常在,碧水常流,咱们走着瞧才对嘛。”

    “……”宋安一个踉跄,接着脚步更是快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