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把你的热狗给我
    ,!

    苏灿快哭了,如果可以,苏灿真想学着周星星那样,掰到一边,可惜他没有壮士断腕的勇气。

    “你不拿是吧,哼。”钱秧秧一脸凶狠,双手虽然掐着这混蛋,不过还有腿能用嘛。

    于是,钱秧秧双腿一夹,就想夹着那该死的国产机,挪到一边去,只是感受到腿间传来那软中带硬的触觉,似乎还带着热度,钱秧秧忍不住皱起眉头,还不忘扭动身子,细细感受一番。

    “喔……”苏灿吸一口冷气,忍不住叫出声来。

    “闭嘴,不准叫。”钱秧秧一脸霸气的道,接着瞪大一双漂亮的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苏灿,苏灿脖子一缩,就准备先讨饶,却见身上的女人一脸气愤:“好啊,该死的混蛋,居然藏了热狗,还吃姑***泡面!”

    “热……热狗!”苏灿眼珠子差点儿没掉出来。

    “我要吃热狗。”钱秧秧终于松开一只手,接着一招猴子偷桃,一只纤细的小手已经狠狠的扣住了那‘热狗’,只是紧接着,钱秧秧满脸的得意刁蛮都僵硬在了脸上,感受到手上的触觉,漂亮的眼睛惊恐的瞪大,一张粉白的俏脸一点点的绯红。

    呆愣愣的看着身子下如同受气小媳妇似的苏灿,她就是再傻也知道手里抓的是什么玩样儿。

    钱秧秧尖叫着松开手,紧张跳起身来,然而忙中出错,却一不小心扯住了裹在身上的浴巾。

    于是,噗的一声轻响,浴巾被扯落,那一瞬间,两人都呆愣当场。

    “啊……”

    许久之后,钱秧秧才发出凄厉的尖叫,慌张的抓起浴巾护住要害,却见身下的混蛋居然双眼冒光,看的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你……你还看,臭流氓。”

    “不看不看,我什么都没看到。”苏灿眯着眼睛,心头却是暗乐,没想到这女人里面居然是真空,看不出来还挺有料的嘛。

    “你……你给我等着。”钱秧秧慌张的跳下沙发,向着卧房落荒而逃,临走前还不忘恶狠狠的撂下狠话。

    只留下苏灿委屈的缩在沙发上,看着高高支起的帐篷。

    太过分了,真的太过分了,老子都已经成干柴了,烈火怎么就这样跑了?

    ……

    这是一间阴暗的房间,孙林和王倩瘫在地上,脸上表情因为恐惧而煞白,在两人身边,宋安和阿彪如同一滩烂肉一般软到在地上,唯有时不时发出一声低弱的惨哼,证明两人还活着。

    一群深色冷峻的保镖环饲四周,连城如同女王一般端坐在唯一的一张椅子上,冷冷的看着眼前地上的四人……

    “这次是我栽了,我认了,给个面子,此事就此揭过。”宋安满嘴透风,如同破损的风箱,呼啦作响,一张俊俏的脸此刻浮肿的如同猪头一般,水肿的眼皮也遮挡住了那双怨毒的眼睛,如果当时这个女人如果出手,自己也不会这样凄惨,作为锦绣缘的主人,客人被殴打,她却只是做壁上观!

    一对该死的狗男女!

    想到那个男人,宋安的脸颊又是火辣辣的疼起来,心中更是无比的怨恨,总有一天,他要让她们生不如死!

    “面子?”连城嘴角勾起一个妖媚的笑容,好似会说话的双眸也是好看的弯起,“你是以你宋安的身份在跟我要面子,还是你哥哥宋破军的?

    “你什么意思!”宋安努力睁开眼睛道。

    “如果是你宋安的面子……”连城掩嘴娇笑,“你还有面子么?”

    “要是你哥哥宋破军的面子嘛。”看着宋安带着期待的表情,连城脸上的娇笑却如同翻书一般,化作冰寒,“我不准备给!”

    “那……你还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连城一把抓住宋安的衣领,提了起来,接着一巴掌狠狠的甩在对方高高隆起的脸上,接着又好似不解气般,又是一个巴掌接一个巴掌的落在对方已经变形的脸上:“你算什么东西,他那样的男人,也是你这种废物二世祖能够在他面前作威作福的。”

    宋安没有惨叫,他已经麻木了,那张脸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脸。

    而看着这一幕,一旁瘫着的孙林和王倩吓的簌簌而抖,一双眼睛中满是惊恐的看着这个即便是扬巴掌,都如此优雅的女人。

    也不知道甩了多少个巴掌,连城终于松开了宋安,接着反手一个巴掌甩在一旁浑身簌簌而抖的孙林脸上……

    “连城小……小姐……”孙林惊惧的捂着火辣辣的腮帮,用满是祈求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姿态高雅的女人。

    “孙林,一家叫做龙腾建筑拆迁公司的老板,你说,在金钱和尊严面前,你会选择哪个?”连城眼睛微微的眯起,“放下手!”

    “……”孙林浑身一个哆嗦,一种莫大的恐惧包裹全身,接着颤巍巍的放下捂着腮帮的手,他们不是那些靠着家世横行霸道的二世祖,对他而言,金钱才是最重要的,脸丢了,明早洗洗脸,去美容院做个spa就又回来了,如果公司被端掉,自己没钱了,那他就是个屁!

    这也是他们这些市井小民的生存之道。

    “果然,这世上,最不要脸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商人,一种是政客。”连城眯着眼睛,正手一巴掌,反手一巴掌,连绵不断的落在孙林的脸上,他既然不愿意当恶人,那么这个恶人就由自己来当吧,反正她已经是个声名狼藉的恶女人,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轰!”紧闭的房门夹着踉跄后退的身影轰开,也打断了房间里清脆的巴掌声。

    房间外,一个昂扬大汉大踏步的走了进来,大汉身后,一个无尽妖娆……的男人走了进来,一只修长纤细比女人还要柔弱的手捏着方帕,掩着嘴角,而在其进来后,身后门外又是一群西装墨镜的男人涌了进来……

    看着这一幕,半死不活的宋安又活过来了一般:“哥,救我!”

    “闭嘴。”男子声音尖冷的道,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已经看向连城。

    看着眼前男子,连城眼睛一缩,眼底闪过一丝忌惮,在明珠,没有人不知道明珠三秀之一的宋破军,霸气的名字,却奈何长着一张人妖的脸。

    “哟,宋大小姐大驾光临,姐姐我有失远迎,对不住……”连城嘴角又勾起一抹妖娆,笑的如同一个妖精。

    宋破军眼睛微微一眯,眼中闪过一丝凶芒,他最恨别人拿自己的外貌调侃!

    “放肆。”主子有难,当然该下人出场,一旁一个络腮大汉已经冷喝出声。

    连城俏脸一冷:“你家主人还没有发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条狗出来乱吠了。”

    “你!”大汉老脸涨红,而这时一只雪白捏着手帕的手微微一扬,止住了身边的大汉,宋破军已经踏前一步,脸上洋溢着柔柔的笑:“姜夫人何必跟一个下人一般见识?”

    连城脸色森寒了下来,她是一个寡妇,姜家的寡妇,但是全明珠人都知道,她最讨厌别人将她跟姜家联系一起。

    她只是她自己,锦绣连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