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罪恶的夜
    ,!

    “我想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宋破军看一眼顶着猪头的宋安,还有一旁一滩烂肉似的阿彪,脸色阴沉的道。

    “发生了什么?”连城娇笑连连,“宋二少一不小心从楼上滚下去了,然后就成这模样了,对于这个解释,你还满意?”

    好似没有听到连城的解释,宋破军眼睛微微一眯:“我要看当时的监控视频。”

    “哎哟,不巧了。”连城咯咯直笑,“今晚上监控室一不小心被烟客入侵,所有监控记录都被清除了,不过宋大少放心,我已经将今晚监控室当班的那几个废物给开除了。”

    “……”宋破军的表情就僵在了脸上,接着一点点阴沉了下来,“这么说,人你是保定了!”

    连城脸上的表情也是冷漠下来:“你也可以这么认为。”

    “好。”宋破军不在废话,“人我带走,姜夫人没有意见吧?”

    “可以。”连城脸上又勾起一抹妖惑众生的笑,“不过刚才宋二少滚下楼梯的时候,一不小心打碎了我阳台上的盆景,那可是亡夫留下来的遗物,我还准备传给将来的儿子,啧啧,少说也值一百万。”

    “你找死!”宋破军身边络腮胡大汉怒不可及,一把抽出腰间烟黝黝的手枪,随着他的动作,身后一群西装墨镜男齐刷刷的抬起烟压压的枪口。

    而面对这一幕,连城身边,神色冷峻的女保镖踏前一步,护住连城的同时,一把黝烟的枪口抬起……

    “只有一把抢,你确定能挡的住我的手下?只要我一句话,你们这些人全会死,而我这边,最多只是死几个而已!”宋破军嘴角扯起一个妖娆嘲讽的弧度。

    “我不需要他们死,只需要他们在干掉我之前,解决掉你。”冷酷的女保镖神色冷如寒冰,“不要怀疑我的枪法。”

    宋破军嘴角的弧度就僵硬在了脸上,眼睛微微一眯,才发现那烟黝黝的枪口只瞄准自己一人……

    场面僵持,整个房间寂静的掉针可闻,许久之后,宋破军脸上才洋溢着轻笑:“不就是一百万,我出。”

    说着,从怀中摸出支票本,刷刷写下一串数字,撕下支票丢在地上,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才瞄向了神色冷酷的女保镖:“我最讨厌别人用枪指着我!”

    “砰!”

    宋破军声音刚落,就听着一声沉闷的枪响,房间里短暂的一静,接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在耳边响起。

    “不好意思,我也最讨厌别人用枪指着我。”连城笑眯眯的从保镖身后挤出身子,手里正把玩着一把袖珍女式手枪。

    看着那个络腮胡大汉抱着鲜血淋漓的右手,黝烟的手枪跌落在地上,手枪一旁还落着一根微微抽动的手指,连城却很是不满意的摇摇头,嘟囔着道:

    “怎么就打偏了呢,其实瞄的时第三条腿来着!”

    原本抱着右手惨叫的络腮胡也忘记了惨叫,看着连城不怀好意的目光,浑身都是一个哆嗦……

    而一旁,宋破军表情僵硬了,用那掩嘴的方帕僵硬的抹着脸颊,看着那抹妖艳的红色,宋破军花容失色,浑身都在簌簌而抖,声音尖锐的叫:“锦绣连城!这事儿没完!”

    当宋破军从锦绣缘出来时,只是用一张全新的方帕,一遍又一遍的擦拭着脸颊,看着一旁鼓着腮帮,半死不活的宋安,宋破军面无表情:“是谁!”

    “苏灿,一个小保安而已。”宋安一脸怨恨的道。

    “一个小保安还不至于让那个疯婆娘发疯,不过……”宋破军眼睛微微眯起,闪动着如同毒蛇一般的妖芒,“不管是谁,杀人都要偿命!”

    “杀人?”宋安表情一愣,谁死了?

    “阿彪死了!”宋破军面无表情的道。

    “他死了?”宋安疑惑的看着一旁担架上的阿彪,分明还有气!

    “你记错了,他死了,被那个苏灿活活打死的。”宋破军不耐烦的挥挥手,一旁的络腮胡大汉会意,上前一步,一只手紧紧的捂住了阿彪半张开的嘴巴。

    担架上,浑身染血,陷入昏迷的阿彪挣扎着,接着慢慢衰弱,直到最后僵硬的一动不动。

    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在眼前看着消逝,宋安也是一个激灵,眼中有些不忍,不过一想到那对狗男女,一双眼底又化作了浓浓的怨毒:“对,杀人就要偿命,现在可是法治社会!”

    “我会通知刘局。”宋破军好似只是在处理一件在普通不过的事一般,说完,一双眼睛却瞄向了一旁的孙林和王倩……

    孙林和王倩浑身都是一个哆嗦,他们从来没有想到,一条人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没了。

    注意到对方冰冷的目光,孙林和王倩福至心灵,紧张的卑躬屈膝:“我们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也不会说!”

    “不!你看到了,也听到了,而且还要说出来。”宋破军一点点逼视着眼前两人,“是苏灿杀了阿彪,你们亲眼看到的,对不对?”

    “是是是,我们看到了,就是苏灿亲手打死阿彪的,我们可以作证。”孙林和王倩浑身哆嗦,相比先前那个毒寡妇,眼前这位宋大少简直就是见血封喉的阴毒蝮蛇。

    ……

    清晨,

    苏灿难得起了个大早,跑去附近的菜场买了新鲜食材,熬了一锅瘦肉粥,没办法,昨晚得罪了那个女人,总要想办法将功赎罪……

    钱秧秧蜷缩在床上,浑身裹着被子,此时的她只感觉又冷又饿,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泡包方便面,被那个该死的混蛋一扫而空,事后居然还发生那么丢脸的事,钱秧秧忍不住砸脑袋,简直太丢脸了。

    而且,那个混蛋,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也不怕长鸡眼!

    嗯?什么东西这么香?

    蜷缩在被窝里的钱秧秧耸耸鼻子,一股诱人的食物芬芳飘入鼻端,让钱秧秧也是止不住咽咽口水,偷偷的瞄着门缝,就见那个该死的混蛋在厨房忙碌的背影。

    钱秧秧有心想要眼睛一闭,眼不见为净,奈何肚子咕噜咕噜唱空城计,让她忍不住凑到厨房外,看着厨房里的苏灿,一扬脑袋:“喂,你做的什么东西?”

    “爱心早餐。”苏灿头也不回,看着火候快到了,再撒一些香菜,就大功告成。

    钱秧秧心中一喜,算这个家伙还有点儿良心。

    不过接着,钱秧秧又傲娇的扬起了头。

    哼,想要一顿早餐就让自己原谅他,没门儿,最少也要两顿,不行,最少也要一个礼拜的免费早餐才行。

    钱秧秧喜滋滋的想着,注意到苏灿正在往保温杯里倒粥,钱秧秧脸上摆出一脸不在意的表情:“不用往保温杯倒了,直接给本菇凉倒碗里就行!”

    “给你倒碗里?”苏灿一脸诧异的扭头看着钱秧秧,“喂,你不会以为我是给你在爱心早餐吧,开什么国际玩笑!”

    “你不是给我做的?”钱秧秧表情一僵,接着一脸愤怒,“那你给谁做的爱心早餐。”

    “跟你有什么关系。”苏灿一个白眼。

    钱秧秧就感觉胸口中刀一般,俏脸一点点的涨红,接着直接恼羞成怒的扑上去,一把夺过这个让她恨不得想锤死的混蛋手里的熬粥锅。

    还好,还有一小半!

    钱秧秧就着汤勺,就往嘴里送,至于什么大小姐形象,通通见鬼去吧,跟这个恬不知耻的混蛋,自己有什么好客气的!

    恩,不得不说,这混蛋熬的粥味道不错,这让她止不住忍着烫,一口一口的飞快往嘴里喂,要是慢一点,指不定就被这混蛋抢回去了。

    直到吞下最后一口粥,才满是享受的打个饱嗝,注意到身前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苏灿,钱秧秧心里也是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貌似有点儿无理取闹了:“对……对不起,苏灿,我……我就是有点儿饿急了……所以……所以……”

    “没关系,回头给你记账上就好。”苏灿笑眯眯的看着钱秧秧道,“一碗爱心粥,收你一百块,不算贵吧?”

    说着,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纸笔,脸上堆满讨好的笑:“这是欠条,麻烦你签收一下!”

    “……”

    看着眼前这张脸,钱秧秧怎么有种把手里电饭锅扣上去的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